为了躲避投诉者,我注册了一个小号。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昨日一文,很多先生女士未见其文便闻红灯,不知其因,解释一二。

因为时间原因,该文直接复制粘贴了第一份和第三份报道。

有趣的是,其中还有腾讯新闻的影子。

结果居然还是亮起了大红灯

有兴趣可以上我微博(blackorbird),一个我日常乱说话的地方

“ https://www.weibo.com/blackorbird ”

看一下,或者

直接访问原文,文章毫无丝毫与国内相关,实在不懂哪位大哥大姐错误解读,代入角色或刺痛心灵,涉及那条法规?

https://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25061502156815#_0

实际上,这类奇奇怪怪的投诉,从5月以来开始不间断的出现,有的是投诉原创,有的投诉洗稿,有的投诉危害国家安全,更有甚者,直接截张图片,什么话都不说,然后就说我抄袭,而上传的图片内容居然还是别人抄我的文章,最为奇葩的一次,是某公众号洗稿我的文章后,居然拿着他的文章隔了好几天来投诉我说我洗了他的文章,可谓人生阅历,开个公众号自行增长几十年。

而每一次被投诉后,我一直在思考是否为自己做的不够好,毕竟此前我确实也做过一些不对的事,比如摘取他人文章未进行引用,图片未加说明等等。在多次改进文风,坚持所有文字手打,做好相引用,并且征得原作者同意等等手段后,发现投诉者依旧出现,而那时候我才发现,很多问题并不全是出在我的身上。

而是在人身上。

▲评论来自互联网

我不敢说我发的东西,大家都有收获,但至少100个看文章的人,有一个人看了有收获,那便是我的荣幸,如果投诉的人是其中一个,那他的所作所为,我不敢过于讽刺,毕竟这年头,投诉零成本,本篇也必将被人挑刺投诉,参照网上网友的一段话。

如果你学得了知识,还日复一日的从中挑刺,这几天有个案例,让我很是印象深刻,在此引用一二。

▲图片来自互联网

在这里,为了不混淆概念,毕竟举报和投诉实际上还是有一定的区别,但我想说的是,忘恩负义一词,在输送方和被输送方之间同样适用,并不是说我写在这里的东西,是免费给你看,所以你便有义务去阻止他人观看的权利,这种行为无话可说。因为,我也没有权利和权力阻止你的点击投诉的行为,目前平台的法规也确实在助长这种行为,我提出的记录举报人的行为是否为恶意举报的意见相关人员也并未采纳,因此你所做的一切合法合规,然而我仅仅只能在道德上谴责你,并不能对你怎么样,毕竟我写文章是为了给支持我的人看,而不是给一个只会躲避在阴暗处默默的享受着举报快感的人看。

并且,在多次申诉失败后,我已对于微信的审核机制失去希望,毕竟人工审核还是带有自己的观点,而对于不在行内的人士完全便是对牛弹琴,不存在公平性,因此申诉失败,但因生态原因不得不依靠这个平台时,那么问题来了,就像很多大号一样,我开通了一个小号,而这次我开的是企业号,一个花5000左右迁徙用户即可解除不良记录,从而好好扯皮的神奇的东西,说白了还是钱的力量。

最后再补充两点,老实说,写公众号真的不是为了赚钱。

平时不码字,晚上下班回家学习点新技术也同样可以让我获得数倍的回报,但我在这,写些东西,如果是为了赚钱,我隔两天就放一个广告,像正常公众号运营看齐,岂不更好。

一切,是为了情报运转的生态,在中国,很多东西大家都是藏着掖着,情报不共享,知识不流通,人人守着金山不放,谈何发展,我初衷本是建立一个情报共享平台,在经过试验后发现人们并不会主动去做这件事情,因此我选择了单向输出,结果发现很多小伙伴开始会主动私聊与我交流安全情报的时候,我才发现只有输出才有回报。

同样,构建生态需要有人主动输出,这点从各大安全公司做威胁情报就可以看出,输出是必要的,大家做的也无偿输出(除了个别机密情报外),但对于开源情报的处理,不仅需要业界读,还需要外界读,对于大众而言,一件安全事件造成的影响,比事件本身涉及的技术更为重要。

有时候,真心怀念曾经随心所欲畅所欲言的日子。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黑鸟

人已赞赏
安全工具

白富美培训公司:训练男人当狗,月入百万不是梦?

2019-10-16 10:39:02

安全工具

从此再无Hacking Team,但江湖仍有它的传说

2019-10-16 10:39:0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