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英 国 情 报 模 式 的 建 立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英 国 情 报 模 式 的 建 立

Huw Dylan博士和 Michael S Goodman博士


几个世纪以来,英国国王和王后都曾利用他们的间谍来巩固他们的政权。当今情报人员的专业血统可追溯至遥远的十六世纪。在帝国时代就有在国外进行长期间谍活动的传统,以及为了保卫东印度,对在阿富汗荒地进行调查和间谍活动的情报人员进行调配使用的活动——这些冒险活动可能为最有名的间谍故事提供了灵感,Rudyard Kipling的小说《金》(Kim)。并且,他们可以研究英国情报如何在二十世纪的几场大型战争中发挥作用,这通常是有所区别的。他们有相当丰富的历史遗产。如今,在英国,情报仍然是治国方略的重要组成部分。本文介绍了英国情报,并提供了对情报中“英国模式”的见解。


直到如今,被政府保密部门极力掩盖的丰富历史才得以为人所知晓。1985年,著名的战争历史学家Michael Howard教授哀叹道:“就官方政府政策而言,英国的安全和情报部门并不存在。就好像(我们是在)在猕猴桃丛中发现了敌人,情报是由鹳带来的一样。”现在不再是这种情况了。在二十世纪的最后几十年里,官方政府对保密的态度发生了一场小规模的革命。退伍的战时情报军人发表了他们的回忆录;官方历史资料被出版;在1993年,Waldegrave开放政府倡议增加英国国家档案馆的情报文件,这引起了大众流行文学和学术写作的热潮。这种有限(但是前所未有)的开放趋势仍在继续,最引人注目的是出版安全局(the Security Service, MI5)、秘密情报局(the Secret Intelligence Service, SIS/MI6)和联合情报委员会(the Joint Intelligence Committee, JIC)的官方历史资料。这次革命还得到了对情报界权威调查的补充,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关于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战前情报的巴特勒报告(Butler Report)。这些资料有机结合起来,为学生和学者提供了在英国治国方略中情报作用的优秀见解。


1

建立英国的情报模式


早在十六世纪,Francis Walsingham爵士和他的前辈William Cecil爵士曾组织了一个“情报人员”网络,用来收集了反对伊丽莎白女王的天主教阴谋的情报。在整个十七世纪,英国通过拦截动乱策划者的信件来收集他们的情报,到了18世纪,出现了一个针对外国势力密码的官方解密者。这些活动由国家秘密服务基金资助,由外交大臣管理。然而,在二十世纪之前,情报搜集并没有像外交那样专业化;它被视为一种极不正当的活动。在帝国扩张的最艰苦时期,是武装部队发展了情报并使之正式化,正如武装部队自身一样。1887年英国夸赞其海军情报部门,战争办公室于1873年也建立了情报部门。这些组织开创了英国现代情报,从各方面的来源收集、处理和传播情报。但是,建立一个真正的英国情报部门仍需要很多年。


创造现代情报机制的催化剂是德国的崛起。事实证明,英国军事组织和外交部无法为焦虑的部长们提供他们所要求的情报,因此在1909年,帝国防卫委员会(the Committee of Imperial Defence)设立了特勤局(the Secret Service Bureau, SSB)。起初,它由军队和海军分支组成,很快就被重组为国外部分和国内部分。国内部分最终将成为安全局,并由陆军军官Vernon Kell上尉领导。国外部门,MI-1c最终成为秘密情报局;它由令人敬畏的指挥官Mansfield Cumming领导,他(喜欢)用绿色墨水写一个字母“C”来签署信件——这是秘密情报局所有主席沿袭至今的传统。

特勤局的创建开始了建立一个功能性情报团体的漫长过程。正如其帝国主义传统,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军队在很大程度上主导了情报。军情五处和秘密情报局都是民用机构,但是其成员很多都是退役军人,他们的关注点主要在于(虽然绝不是完全)敌人的能力。1923年以后,通信情报是秘密情报局控制的政府密码与解密学校(Government Code and Cypher School, GC&CS)的权限范围,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这所学校合并了海军和陆军的战时SIGHT外观、40号房间和MI-1b。陆军和海军仍保留了自己的情报部门,但其协调程度存在问题(令人质疑)。外交部对这些机构保持相当冷淡的态度,认为自己是外事和外交发展的唯一权威。战后有一位评论员记录下了他目睹的“空军部、战争办公室和海军情报部门的下级军官都做同样的工作,写同样的东西,收集相同的信息,大部分工作不采取任何形式的保密。”情报复制非常普遍。


1936年,战争的乌云再次出现,内阁秘书和帝国国防委员会Maurice Hankey爵士提出了改革措施,来确保组织的融合会产生有用的情报,以满足部门首长和政府的需要。

他们创建了联合情报委员会,该委员会一建立便成为英国情报机制中的最高机构,并屹立不倒。这一发展对于英国管理其情报事务的方式具有重要意义。在(解决了)一些初期问题之后,联合情报委员会得到了外交部的积极参与,其成员,包括相关政策部门、军队和情报机构,所有成员都将共同努力为委员会的工作做出贡献。这确保了工作方向和情报搜集更加集中;确保了联合情报委员会报告是真正的“国家性质的”、达成共识的报告,而不是某个部门的报告;确保了情报和政策能够相互协调;确保不是某一个部门独占鳌头。今天,这些特征仍然存在:英国情报方式的特点是委员会的管理方法、一个共同而非竞争性的情报部门工作、一个(普遍)推动共识的驱动力、以及情报对国家事业的各个方面都有价值的观点。


2

当今的英国情报

英国情报的核心机构已证明了它能够经受住各种打击(具有弹性)。他们在巨大的失败之后接受了尖酸刻薄的批评,也挺过了经济的繁荣和萧条。这是由于一下几个因素: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政策制定要支持情报活动的传统;冷战和苏联的核威胁;英美关系中情报的核心地位——从Churchill到Tony Blair一直被英国政治家们所重视和培养;在帝国末期的小战争中,优质情报的重要性;而且由于英国一直面临着对恐怖主义的威胁。即使其他方面的全球影响力都在减弱,英国也在非常努力地维持其情报能力。


现代机制与冷战的典型体现有两个典型区别。首先,当今的这些情报部门具有相当正派的公众形象。他们公开招募新人,他们的(部分)记录被公开,他们公布了官方历史,领导人在议会的情报安全部门(Intelligence and Security Community, ISC)之前公开露面。第二个特征是情报安全部门本身,以及对英国情报部门的监督。虽然在整个二十世纪中,联合情报委员会和各个部长们实施了内部监督,但是情报部门不受议会的有力监督。1994年,情报部门法案(the Intelligence Services Act)的出台和情报安全部门的成立改变了这种情况。近来,通过2013年的司法和安全法案(Justice and Security Act)的改革,情报安全部门现在是议会下的一个委员会,直接向议会报告其政策情况、行政工作、经费支出和业务活动等各个方面。

3

在英国设定情报要求

英国情报部门相对较小,因此,制定明确的要求至关重要。在冷战时期和二十一世纪初,这是联合情报委员会的责任。2010年,当联合政府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 NSC)时,这种情况发生了变化。国家安全委员会由总理担任主席,致力于“协调和执行政府的国际安全议程”,并根据英国外交、国防和安全政策的战略方向做出决定。国家安全委员会成立后不久,就发布了英国第一个国家安全战略,该战略确定了15种“优先级风险类型”。这些国家优先战略为联合情报委员会每年为情报机制设定的更为详细的优先事项提供了指导。该系统基于的原则与联合情报委员会建立的原则相似:第一,使用委员会的方法来实现协调、共识和效率。第二,确保情报部门和政策制定部门紧密相连。



情报分析师

致力情报知识和文化的传播




一起分享生活的点滴

长按二维码关注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丁爸 情报分析师的工具箱

人已赞赏
安全工具

【转载】中国第一反诈骗黑客张瑞冬:借我夜行锦衣,还你天下无贼!

2019-10-15 16:45:03

安全工具

【技巧】情报分析之图片挖掘

2019-10-15 16:45:3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