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分析案例之仁川登陆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在亚洲北部的朝鲜半岛,6月代表着季风季节的开始。1950年6月25日,一阵突然的炮火打破了这个星期日黎明的宁静,朝鲜人民军一支近9万人的大军和150辆苏制T34坦克以雷霆之势快速向“三人线”以南挺进,气势如虹…….

溃败!危机!

身着褪色的咔叽衬衫和有些皱巴的皮夹克,头戴镶有金边的破旧大檐帽,胸前挂一架望远镜, 尽管天气阴暗依然会戴着一副墨镜的麦克阿瑟,邋遢又帅气地伫立在山头上。他内心焦躁不安,但却装出漫不经心的样子。他非常清楚这几天自己情绪的变化。就在周日战争已经爆发12个小时后,自己会见杜勒斯和艾利森时还泰然自若地叼着人所熟知的玉米穗芯烟斗在宽敞的办公室里神态轻松地踱来踱去;

他还清楚地记得自己对客人们说:“这可能仅仅是武力侦察。假如华盛顿对我不加妨碍的话,我可以把一只手绑在背后, 只用只手就可以对付。”他还知道就在星期一上午,自己还认为穆乔大使撤离平民的行动“太操之过急,没有理由惊慌失措”,韩国的部队一定能够抵抗得住朝鲜的进攻。

但是仅仅过去四天,战争形势骤然变化,韩国部队不仅一再溃败, 连李承晚政府也已从汉城撤出,将士们在精神上和战斗力上都被这突然袭击击倒了,一时半会儿还回不过神儿来。而送到第一大厦(麦克阿瑟在东京的总部所在地)的一大堆情报都没有现场感,没有指挥官所需要的那种战斗呼啸与轰鸣的真实感。

虽然就在几个月前自己曾出席过李承晚总统的就职典礼,但除此之外,对这块正在爆发战争的土地就再也没有任何亲身经历了;看过战前的韩国陆军报告,本以为这支部队能够抵抗得住朝鲜的进攻,但它却令人失望地瞬间败下阵来。韩国的这支军队还有救吗?败阵之师还能够被重新打造成骁勇战士吗?

“判断一场战斗的唯一方法就是亲临现场!”所以,自己必须来前线看一看。就在刚才见到李承晚时,他用最精辟的语言概括了当前的局势—-“我们处境险恶”。

丘奇准将给出的数字是,10 万人的韩国陆军仅剩下2.5万人了。而眼前的景象更加证明了韩国的防卫潜力已经耗尽:汉城内一片火海,天空中回荡着弹片的尖啸声,“溃不成军、气喘吁吁的军队…挤满了所有的道路,汇成一股蜿蜒移动、 尘土飞扬的人的洪流”,向汉江以南逃窜。

麦克阿瑟放下胸前的望远镜,意识到丘奇准将的看法是对的:尽管美国海军在海上的实力无与伦比,但单靠舰艇和飞机是无法挽救当前局势的。眼前的景象刺痛了双目,今后的策略在脑海里翻滚—-当久久伫立在山头的麦克阿瑟再次极目远眺时,一个扭转战局的宏伟计划已然在胸中渐显,轮廓逐渐清晰起来…..

 处处告急!

杜鲁门总统对着即将离开他办公室的中央情报局长希伦科特少将大怒:“我认为中央情报局是一个情报机构, 不是记事板!”

正如杜鲁门在在日记中所坦露的那样,这段日子搅得他焦头烂额,他的脾气异常暴躁。首先是情报部门失灵,他得不到自己想看到的情报。他深知担负亚洲方向情报工作的麦克阿瑟将军在东京的远东司令部G-2军事情报处和远在地球另一边的华盛顿的中央情报局都是人财俱乏,难担大任;

而且两个机构间还存在罅隙,主要是麦克阿瑟曾与战略情报局(中央情报局前身)势不两立,所以也绝不让中央情报局染指他的战区。因此中央情报局无法涉足日本和朝鲜,在东京“站”总共才三人,窝在一家旅馆的客房里工作。

中央情报局在亚洲根本没有个牢固的立足点,始终无法在远东恢复工作。中央情报局似乎很擅长分析和指指点,但却缺乏最需要的准确的情报公告能力,对朝鲜爆发战争的可能性评估,是长于宏观分析而缺少具体预测,过于关注全球宏观问题而忽视了特定形势的具体分析。

——从3月1日至战争爆发,中央情报局的《每日综述》中未曾提到过朝鲜。

——而同一时期中央情报局的《每周综述》曾6次提到朝鲜,3份报告谈及 5月份的国民议会选举,其他3份报告分别报告的是动荡的政治经济形势、朝鲜离苏联和共产党中国太近、朝鲜正掀起一场“和平”统一运动。

——战争爆发前, 中央情报局的一份题为《当前北朝鲜政权的实力》的地区性情报报告中最后一次谈及朝鲜问题,报告日期注明是6月19日,但使用的素材只截止到5月15日。报告指出,“北朝鲜有能力以短期的军事行动实现针对南朝鲜的,包括夺取汉城在内的有限目标”。报告提及了分界线附近的朝鲜坦克,但却只字未提沿线村民撤出一事。

杜鲁门知道中央情报局的情报搜集能力匮乏使它在自己心中无足轻重,自己经常想不起希伦科特和他的中央情报局,在朝鲜入侵后头几天的会议上,自己都没有邀请这位局长出席。不过说实话,他的存在也确实对于会议没有太多的助益。那么远东司令部的G-2呢?杜鲁门皱了皱眉头,长吁一口气。

与中央情报局的情报匮乏正相反,远东司令部军事情报处简直就是一台庞大的吸尘器,各种细枝末节、模棱两可的信息以及漫无边际的猜测统统被它搜罗来了。在杜鲁门的印象里,G-2的《每日情报综述》繁冗拖沓,有时长达40多页,阅读它就仿佛在集市上听一群老太太传闲话,什么家长里短呀,什么流言蜚语呀……以致看完厚厚的材料,本来清醒的头脑却混乱起来,不知所云。

朝鲜战争已经爆发了,作为事后诸葛,如果再重新审阅冗长的《每日情报综述》,确实能发现在成堆的纸张中散布着几页带有征候信息的碎纸片。例如,5月末的一项情报给出了有关朝鲜人民军组建了一个新坦克旅的异乎寻常的详细报告:估计有180辆中型和轻型坦克、1 万名官兵,还有诸如反坦克炮、野战炮、摩托车这些支持设备。

然而G-2在5月25日的《每日情报综述》的一项评论中,却不认为这一情报为有效情报。G-2声称:“先不论在部署上——比方说一个坦克师时——通常会遇到的那些困难,感觉上要在北朝鲜组建这样一支部队, 在经济上和军事上都不切实际。”

此外,G-2曾探知并搁置了另一个有关战争迫在眉睫的征兆:居住在“三八线”周边两英里之内的所有住房都搬迁了。G-2为自己的解释是:一些农民也许是为了避开朝鲜人民军“在分界线附近埋设的地雷的危险”。G-2将出现的任何被迫撤离都解释为“出于给部队腾出地方居住的需要,出于在经营发生边界冲突的地区进行耕作的不现实性,以及由于对南北武装冲突的害怕”。

“缺乏近忧远虑,是的。”杜鲁门暗暗点头,“缺乏近忧远虑,已经蔚然成风!”所以,当战争突然爆发,情报部门手足无措地一再高估朝鲜人民军的实力,给出的数字远远高于朝鲜人民军的实际数量,也就不足为奇了。

尽管美军加强了增援,但当时人们普遍认为,朝鲜兵力远元超过美军和韩国的兵力。造成对朝鲜兵力估计过高的部分原因在于美军情报机构不知道韩国军队对朝鲜造成的伤亡有多大。G-2情报部估计,朝鲜伤亡人数为3.1万人,而陆军部的估计是7500人。根据当时对战俘的审讯,朝鲜人的伤亡约为5.8 万人。无论出入有多大,但可以肯定的是美军高估了朝鲜的实力,在初期的战争中,美军与韩国军队在数量上未必处于劣势。

杜鲁门开始在宽敞的办公室里慢慢踱步,使自己从怒气中走出,冷静下来仔细分析一下当前的形势。他认为,朝鲜战争爆发以来的这些天,自己在处理朝鲜问题上还是谨慎有度的。

首先,成功地赢得了联合国的支持出兵朝鲜,使自己得以声称是“联合国采取的一次警察行动”,从而避免使用“朝鲜战争” 这个词;

其次,在“台湾问题”上自己也是谨慎的,决定出兵朝鲜的同时,将第七舰队部署在台湾海峡,避免中国共产党趁美军在朝鲜作战出兵占领台湾,而受到些极力主张先援助蒋介石的议员对自己在政治上进行攻击。但尽管自己如此谨慎,在动用地面部队的问题上还是失去了国会对自已毫无保留的支持。

而就在这个节骨眼上,麦克阿瑟却突然造访台湾,这是在向自己的政策发出挑战,差点酿成失控的局面。麦克阿瑟这个家伙和自己在国家战略上的意见一直相左。军方和政界领导人都坚信,对美国的威胁不是来自于亚洲的一个半岛,而是来自欧洲,那里有数百万全副武装的苏联军人,只待克里姆林宫一声令下,便会倾巢出动。

只有麦克阿瑟认为“华盛顿的那帮人”只盯着欧洲,而亚洲才是决定西方世界命运的地方。整个参联会都认为美国应以欧洲为主要方向,而他却一直坚持应更多关注亚洲, 并在台湾问题上屡次与自己意见相左,这是在向总统权力发出挑战。“我是不是应该正式考虑将麦克阿瑟就地免职?”杜鲁门对自己说。

一想到麦克阿瑟,此时杜鲁门的头更疼了。

增兵,增兵,杜鲁门认为这是这段时期以来一接到麦克阿瑟的电报就看到的两个字。他十分清楚此时美军的形势:美军总共只有10个师,4个师部署在日本(第7师驻在北部,第1骑兵师驻守在东京周围;第25师驻在南部的本州,第24师占据着日本最南部的九州),1个师在德国驻防;其余5个为普通后备师:第2步兵师和第3步兵师,第11空降师和第82空降师,还有第2装甲师。所有这些后备师都被军事专家认为不宜投入朝鲜战场,尤其是第11空降师,根本没有做好战争准备。

7月1日凌晨,麦克阿瑟发来一份洋洋洒洒两千字的电报, 要求“从在日本部队中抽调多至两个师的兵力供早期的反攻使用” ;而让人气愤的是,电报的最后是一段被柯林斯将军概括为 “要么照我的干,要么拉倒”的语句。

刚批准他的请求,并且派出了一个海军团战斗队以及协同作战的海军航空兵后,7月5日,他又要求增派整个第2步兵师、第2特种工兵旅以及第82空降师的一个团 ;紧接着7月9日,他再次要求“刻不容缓以现有的一切运输手段” 再增派四个师。

如果真的再派四个师的话,美国陆军将全部投到朝鲜作战,西欧或者美洲大陆就没有任何士兵进行防守了。

杜鲁门感觉到处都在闪烁着救火车车顶上旋转的红色警灯,自己该如何有效应对呢?

仁川?群山?

麦克阿瑟一言不发,面无表情地看着会议室里自战争以来最蔚为壮观的头面人物的大聚会。他拿着那闻名遐迩的玉米穗芯烟斗,一边抽着,一边仔细听着眼前各路将领充满激情的发言。

刚才火炮支援军官阿利.卡普斯少校说的“我们列出了所有可以想到的和自然的不利条件,仁川样样俱全”给自己印象深刻,而通信军官门罗.凯利中校说:“如果开出一张关于两栖作战禁忌事项单子的话,那你会得到一份仁川行动的真实写照。我们很多制订计划的人认为,如果仁川行动成功,我们将不得不改写教科书。”这种反语用得也不错,容易打动听者,麦克阿瑟对自己说。

参联会的柯林斯将军警告自己说,如果第8集团军不能向北进攻与登陆部队胜利会合,这对入侵仁川的部队来说“也许是灾难性的”。他提议将位于仁川以南100英里的群山作为替代登陆地点,那里既没有仁川那些不利的自然条件、也接近朝鲜人民军穿过群山和大田的补给线,更为靠近第8集团军的战线,因此会使联合国军的两支部队更容易会师。参联会的谢尔曼蒋军表示同意。求自已忘掉仁川,进攻群山。

仁川?还是群山?

麦克阿瑟在心里暗暗思忖,其实我更希望你们忘掉群山,只有仁川!

所有人说的情况自己都了如指掌。情报部门搜集了仁川非常详细精确的情况:仁川位于朝鲜西海岸中部,距离汉城只有32千米,最大特点是潮汐落差很大,平均落差为6.9米,最大落差达10米,居亚洲第一,世界第二。

而且仁川港的潮汐也很奇特,每个月只有一天的满潮,每个满潮日的高潮时间也只有早晚各3小时,而美军的登陆舰艇由于吃水所限(直接抢滩的小型登陆艇吃水为7米,登陆舰吃水为8.8米),只有在满潮时才能进入港湾。

9月之后的满潮日依次是9月15日、10月11日和11月2日;满潮日满潮的具体时间只有早上6点59分和晚上19点19分两次,中间整整相距13个小时。如果不能在早上满潮的短短3小时里将第一波登陆人员、 装备和器材卸下,那么已经登陆的部队就会暴露在仁川——泥潭之中, 成为任人宰割的羔羊;潮水退去也会使攻击舰船在泥泞的岸滩搁浅,成为朝鲜海岸炮兵良好的射击目标。

仁川的泥潭,那是几百上千年以来潮汐所带来的泥沙淤积而成的,“烂泥恰如巧克力软糖,但味道却大相径庭”,无法承载成年人的重量,连人员的行走都相当困难,更不要说通行车辆了。

仁川港还有一大阻碍——地形。进出仁川港只有一条必经航道, 长约90千米,宽约1.8千米到2千米,水深10.8米到18米,潮水流速却是高达每小时9.5千米的飞鱼航道,即使是在白天,也显得既窄又险。它蜿蜒曲折,从泥滩中穿过,而且只能从南面接近,因为北面是岛屿和泥滩之间的极其险恶的迷宫式弯道。海军水雷专家说,飞鱼航道是布雷的天然场所,任何一艘船沉在那里都会阻塞这条航道,船只驶进海峡时,犹如驶入“死胡同”,在那里船只无法掉头。一艘动弹不得的船只将阻碍整个船队。

此外,航道入口处是海拔105米的月尾岛,如果不能有效压制月尾岛上的守军,登陆部队就无法安全进出飞鱼航道。

高涨的潮水,宽阔的泥滩,狭窄的航道,有人防护的岛屿……以美国海军陆战队的登陆作战教范来看,登陆地点必须具备的十大条件,仁川没有一条符合, 确实是最不适合登陆的地点!

在聆听会议发言期间,麦克阿瑟的大脑也在飞速地运转着,他的脑中闪现出很多年前的“坎尼之战” 和“奇袭魁北克战役”:紧接着,“二战”期间的太平洋战役又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他的嘴角微微上扬,他依然为自己创造的著名的“越岛进攻”战略而感到骄傲。

当时情况是多么的危急,太平洋小岛众多,易守难攻,1942 年美军在中太平洋地区与日军逐岛争夺,战果不尽如人意。于是,1943 年,麦克阿瑟提出“越岛进攻”战略,他们绕过日军重兵驻守的岛屿或阵地,对这些岛屿围而不打使之困死;然后越过这些岛屿而进攻关键性岛屿,使孤立的日本驻军“憔悴而亡”,这些被绕过去的日本兵就好似被送进了战俘营一样束手无策,毫无用处。事实证明,“越岛进攻”战略非常成功。麦克阿为自己当年卓越的智慧而感到自豪。

他用眼角轻蔑地扫视了一下此时的整个会场,觉得眼前的场景非常有趣:同样一种形势、 在一个军事家眼里是大胜的良机,而在其他军事家看来却是莫大的冒险。好了,大家的发言已经结束了,轮到自己了,但还要再等一等, 此时的沉默能够取得更大的戏剧效果,自己不就喜欢赢得注视的目光像个演员一样表现自己吗!

瞧,”阿尔蒙德将军在座位上不安地移动着。如果真有那么一次沉默可称得上是耐人寻味的话,那么此刻便是。我几乎可以听到我父亲的声音,好像他在许多年以前那样告诉我:‘道格,军事会议产生胆怯心理和失败主义。’”

好了,是时候了!于是,麦克阿瑟放下玉米穗芯烟斗,用平缓的语气开始了长达45分钟的绝妙陈述….

思考题

1.如何辩证客观地分析仁川登陆前的朝鮮战场形势?

2.判断美军可能在仁川登陆的基本依据是什么?

3.在三个场景中,如果你是决策者,你将如何制定及时有效的策略?

往期关联阅读:

1、情报分析案例之诺曼底

2、情报分析案例之珍珠港

3、情报案例之巴巴罗萨计划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丁爸 情报分析师的工具箱

人已赞赏
安全工具

【论文】美国情报工作外包服务的模式、经验及启示

2019-10-15 16:14:16

安全工具

【图片挖掘】落你妹之------照片背景的“话外之音”

2019-10-15 16:14:2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