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历史】克格勃曾经两次偷窃战斗机真相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这是一篇来自2004年第8期《航空知识》的文章,题目为《同样的图谋,异样的结果——克格勃两次偷窃战斗机真相》。时隔十余年,在《航空知识》61年之际,我们重新找出这篇文章,再回头看一看克格勃两次偷窃战斗机的故事。




在军用飞机中,战斗机最能体现一个国家空军的实力。其研制、生产和装备,被列为国家军事绝密。尽管各国战斗机的保密程度非常高,但仍挡不住间谍们窥视的目光。曾几何时,克格勃的间谍,对新型战斗机的兴趣就十分浓厚,其“谍眼”时刻在盯着世界上最先进的战斗机。


“鬼怪”变成“响尾蛇”


  1967年春天的莫斯科,乍暖还凉。一天深夜,克格勃总部的一间办公室里,仍是灯火通明。克格勃第一总局(对外谍报局)下属的科学技术局局长奥涅金将军,正对着办公桌上一份发自联邦德国的情报沉思。他的目光不时地停留在这样几行字上:


策勒空军基地的保卫工作做得很差,

任何一天晚上,你都可以走去,

偷走一架F-104战斗机。


  “偷走……战斗机”这几个字像锥子一样刺痛了奥涅金。就在几个月前(1966年8月),以色列成功地从伊拉克人手中偷走了一架苏制米格-21型战斗机。

推荐阅读

以色列人万里偷飞机,你能偷架飞机过元宵吗?

小编偷偷告诉您,这篇超精彩↑↑↑

读完全文记得回来看看以色列人偷飞机的故事哦


要知道,米格-21战斗机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战斗机。“他们能偷我们的,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偷他们的?”一个大胆的设想在奥涅金将军的脑海中逐渐清晰起来。但他对F-104战斗机并不感兴趣。F-104不仅航程短,作战半径仅为370~1100公里,而且事故频繁,故障率很高。从F-104诞生到飞满15万小时的时候,已经坠毁了71架,有27名飞行员因它而丧生,这在当时是创纪录的。虽然美军为其取了“星”这么一个雅号,但已是一颗就要陨落的“星”。而奥涅金需要的是一颗“新星”——F-4E战斗机

第81战术战斗机中队的F-4E投放500磅Mk-82炸弹

  F-4本是美国在50年代,为海军研制的远程全天候舰队防空战斗机,后美国空军也大量采用,并外销到十多个国家,成为风靡世界的名牌战机。F-4的外形有点奇怪:平尾向下倾斜,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美军因此给它取了一个形象的绰号:鬼怪。

推荐阅读

F-4“鬼怪”是个什么鬼? 扒一扒美国喷气式战斗机家族谱(2)



F-4“鬼怪”有多种改型,到60年代中期,已有F-4B、C、D、E等型别及RF-4C侦察型投产和装备部队。F-4E是当时的最新改型,也是F-4各型中生产数量最多的一种。它进行了“换心术”,换装了新式发动机,并装备了电子光学目标识别器,使其高空飞行性能和超低空性能得到较大提高。F-4E主要用于制空作战,也可用于对地攻击。根据奥涅金掌握的情报,联邦德国策勒空军基地的第74战斗机中队,将是最先换装F-4E型多用途战斗机的部队。

F-4E战斗机三面图


  F-4E装有许多先进的机载设备,包括中央大气数据计算机;通信—导航—识别系统;雷达寻的和警戒系统;自动火力控制系统;火控雷达以及程序计时装置;备用姿态参考系统;瞄准照相枪等等。

美国F-4战斗机


  F-4E的火力和突击能力也很强。它装有1门M-61A1六管机炮,可带6枚“麻雀”Ⅲ或4枚“麻雀”Ⅲ和4枚“响尾蛇”空空导弹。该机最大平飞速度为马赫数2.2,转场航程3100多公里,作战半径可达1200公里以上。这种飞机从联邦德国基地起飞能够直飞苏联的西部地区作战,因此不能不引起苏联方面的严重关注。

日本航空自卫队装备的F-4EJ战斗机


  根据科学技术局局长奥涅金将军的指示,克格勃总部给其在联邦德国的一个间谍小组下达指令:隐蔽待命,待“鬼怪”式一到,就从策勒空军基地偷出一架。


  受命偷“鬼怪”飞机的这个间谍小组共有3名成员:头子曼弗列德·兰明格,是个30多岁的德国建筑师,早在1963年就加入克格勃,并在莫斯科受过间谍训练;另一个成员约瑟夫·林诺斯基,波兰人,是一个有经验的锁匠;第三个成员沃尔夫·诺普,是联邦德国空军第74战斗机中队飞行员,很了解德国空军的武器装备。


  就在偷窃F-4E战斗机的准备工作正紧锣密鼓地进行时,诺普所在的部队又进了一批新装备,其中有美国生产的
“响尾蛇”空空导弹

偷一枚导弹也不是难事,

何不偷一枚‘响尾蛇’呢?

诺普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兰明格。兰明格在听了他的详细行动计划后,也认为这是一件“顺手牵羊”的好买卖,而且也不会妨碍偷F-4E“鬼怪”。再说,这也是表现一下的好机会,为什么不干呢!于是兰明格未请示莫斯科,就擅自决定动手偷一枚“响尾蛇”空空导弹。

美国F-104战斗机

  “响尾蛇”是美国雷锡恩公司研制的空空导弹。当时提供给联邦德国空军的“响尾蛇”是其系列中一种较新的型号——AIM-9E。这是一种近距格斗空空导弹,是在AIM-9B的基础上改进而成的。该弹安装了热电制冷的硫化铅探测器,并使导引头的跟踪角速度提高到每秒16°。导引头的视角达40°。这种导弹对引信作了改进,采用了新的电子器件,增大了低空攻击范围。它的最大射程4.2公里,最大速度2.5马赫数;弹长3米,弹重74.5公斤,弹径0.127米,翼展0.559米,战斗部重4.45公斤;动力装置为固体燃料火箭发动机。AIM-9E采用被动红外制导方式;用尾追方法进行攻击;战斗部采用破片式。它可装备F-4、F-100、F-104、F-105和A-4等当时先进的战斗机、战斗轰炸机和攻击机。

展示的空对空导弹模型,其中位于中央的是AIM-9响尾蛇导弹


AIM-9响尾蛇空对空导弹挂于F/A-18

  诺普先对基地的导弹库进行了仔细侦察,然后将库房那些锁的详情告诉了林诺斯基。在研究了基地的保安措施及其他有关情况后,他们选定10月7日动手。


  在策勒空军基地,因老鼠十分猖獗,故基地司令下令10月7日晚投毒饵灭老鼠,所有养狗的住户都得把狗关起来。这可是个意外的好机会,基地里那些狗不会出来汪汪乱叫了,排除了偷导弹的最后一个严重障碍。


  这天,林诺斯基拿着诺普为他准备的通行证进入了基地。天黑以后,诺普先到基地环形栅栏边一个选定的地方,把铁丝网剪开一个口子,然后再把它恢复原状,如果不注意根本看不出破绽。午夜后,他们来到了导弹库。林诺斯基没费多大劲就打开了几道门锁。进入库房后,他们把一枚“响尾蛇”从安置架上卸下来,装上双轮手推车。其实,对苏联情报部门真正有价值的是导弹的导引头,而不是笨重的弹体。只是由于二人不懂导弹的构造,又缺乏把导引头卸下来的必要技能,因此才不得不把长3米、重70多公斤的导弹整个儿地弄走。

  诺普和林诺斯基把导弹推出库房,又把几道门按原样重新锁好,然后从预先剪开的豁口把导弹抬出铁丝网。在附近的一条胡同里,兰明格正在诺普的马塞拉蒂牌跑车旁等着他们。因导弹太长,车里装不下,他们只好把跑车的后窗打破,使弹头伸出车外。诺普还找出一块破地毯,把导弹弹头严严实实地裹起来。他们驱车跑了300多公里,横穿半个德国来到克雷菲尔德的一所公寓。在那里,他们设法把导弹分成两部分,分装在两个木箱里,贴上“商业样品”的标签。当诺普长途跋涉赶回策勒空军基地时,兰明格开车来到杜塞尔多夫机场,把两个木箱寄往了莫斯科。


  苏联人对“响尾蛇”这种先进的近距格斗导弹自然欢迎。当时他们虽已有AA-2“环礁”等近距空空导弹,但性能一般,战绩不佳。现在有了“响尾蛇”导弹实物,既可借鉴其技术,改进本国的导弹,又可找出对付它的有效对策。

AA-2短程空对空导弹

  而当“响尾蛇”已成了苏联人的囊中之物时,蒙在鼓里的德国人还不知道自己的导弹被偷走了。由于这次行动,兰明格和他的同伙得到了3万美元的报酬。踌躇满志的兰明格间谍小组摩拳擦掌,等待时机下手偷走一架F-4E“鬼怪”飞机。


  然而,一次漫不经心的意外,导致了兰明格间谍小组的“全军覆灭”。一天,策勒基地的一个外科医生受妻子的差遣去采野芹菜,他沿着基地周围的栅栏漫步,意外地发现了铁丝网上被剪断的地方。他立即报告了基地保安部门。经过迅速的调查,发现基地的导弹被盗,线索直指诺普。从诺普又找到了林诺斯基和兰明格。他们均以间谍罪被捕。诺普和林诺斯基分别被判3年和4年徒刑;他们的头头兰明格被判7年徒刑。


  克格勃对兰明格爱恨参半:恨的是他擅自行动,失掉了一架很可能到手的“鬼怪”飞机;“爱”的是他偷回了一枚先进的“响尾蛇”导弹。1971年8月,在一次大规模的间谍交换中,克格勃点名要回了兰明格。


幻影变成泡影


  如果说兰明格顺手牵羊偷走了导弹,还算是一次成功的话,下面的间谍行动就没那么幸运了。这回,克格勃间谍把目光瞄准了法国的“幻影”战斗机

法国空军的“幻影”Ⅲ

“幻影”是在法国原总统戴高乐亲自关心下研制成功的;是当时世界上一流水平的超音速喷气式战斗机;曾被认为是“法国的光荣”;很多国家都从法国购买了这种飞机。“幻影”Ⅲ为“幻影”家族的第一代,曾屡经战火考验,阿以战争、印巴战争的战场上空,都出现过它矫健的身影。1967年的阿以战争中,“幻影”Ⅲ飞机曾大显身手。一次,16架“幻影”Ⅲ战斗机与20架米格-21战斗机在空中展开了激烈的空战。作战结果令世人瞩目:4架米格-21被击落,而“幻影”无一损伤。从此,“幻影”Ⅲ声名大噪,成为当时与美制F-104、苏制米格-21并驾齐驱的世界三大主力战斗机之一;自然也成为米格-21的劲敌。这就难怪苏联人对它发生浓厚的兴趣了。

“幻影”Ⅲ教练型

  虽说在1966年,克格勃设法在法国偷取了一些“幻影”飞机的技术资料,但要有效地与它进行对抗,还必须得到一架实物,以作进一步研究。由于米格-21在战争中的连连失利,使苏联人十分着急。为此,克格勃决定铤而走险,在地中海边上的黎巴嫩下手偷。


  1969年的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在距苏联大使馆3个街口远的地方,有一幢高层公寓。在其第七层,设有一个苏联贸易代表处。驻当地的克格勃间谍网头目、苏联驻黎巴嫩大使馆一等秘书亚历山大·科米亚科夫坐在这间办公室里,正会见一个黎巴嫩人。科米亚科夫45岁上下,人高马大,举止粗野蛮横,黎巴嫩人都叫他“冲进瓷器店的俄国蛮牛”。那个黎巴嫩人叫巴达维,原是黎巴嫩空军的飞行教官,因涉嫌走私贩毒被革职。离开空军后,巴达维混进中东航空公司,作了机长。克格勃早就盯上了他,此次见面已不是第一次。


  “你能给我们搞一架‘幻影’Ⅲ飞机吗?”科米亚科夫单刀直入地问。

  

吊挂在翼下的“响尾蛇”空空导弹

  “什么价儿?”巴达维也不客气。
  “至少100万美元吧。”科米亚科夫说。


  巴达维沉吟片刻,他知道这是一桩大买卖,100万美元打不住;但现在还不能性急,蛋糕得一口一口地吃,条件得一点一点增加。“我试试吧。”他说。巴达维接受了任务,然后去找他的学生、空军中尉穆罕默德·马特。巴达维之所以首先想到马特,是因为信得过这小伙子。他以前当过马特的教官,两人关系十分亲密。此外,马特的飞行技术是一流的。巴达维还知道,马特已结婚,有了孩子,很需要钱。见了马特,他开门见山地问:“老弟,你想发一笔大财吗?”


  马特对巴达维的老底儿很清楚。他疑惑地望着自己从前的教官,耸耸肩膀说:“谁不想发财?不过要看怎样去发。”
  “我有一些朋友,他们需要一件东西,你完全可以为他们弄到手。”
  “什么货色?”马特以为他说的又是什么私货,便说,“我在空军可没有你们民航那样方便。”
  “恰恰相反,正因为你在空军,我才来找你。他们想要一架‘幻影’Ⅲ战斗轰炸机。”
  马特惊讶地张了张嘴,瞪着巴达:“你疯了?那是我们空军的飞机啊!”但是巴达维下面讲的一番话,使他背上一阵阵发凉,虽然中东8月天气闷热,但还是浑身冒出了冷汗。
  巴达维说:“只要能把一架‘幻影’弄到手,你可以得到300万美元,保你一辈子也享用不完……”

 

马特问:“你朋友是什么人?”
  “那无关紧要,只要你肯干,就成了。谁给钱谁就是上帝,你肯吗?”
  “钱这东西,谁能拒绝呢?不过,偷飞机可是件大事,我要好好考虑一下。”
  “对,是应该好好想想。不过,这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可别错过良机。这事我会为你安排得十分周密,绝对保险。你放心好了,过几天你给我个确切的答复?”
  过了几天,在得到马特肯定的答复之后,巴达维又约见了他。在座的还有苏联“贸易代表”华西列夫。
  华西列夫向马特提出了一系列问题:他的家庭背景、在军队中的经历与飞行经验……最后,他满意了。
  “你们怎样交付那300万美元的报酬呢?”马特问。
  “300万?”华西列夫叫起来,“不,谁说300万美元?我们只出100万美元啊!”
  马特不满地转过头,问巴达维:“这是怎么搞的?你不是讲好他们出300万吗?”
  巴达维脸涨得通红。原来是他有意向马特夸大了数目。无奈之下,巴达维只得一面劝华西列夫加价,一面劝马特减价。最后马特很不情愿地答应减至200万,不过要先付60万。这事令华西列夫很为难,他说:“这事我个人做不了主,我要请示上级。”

“幻影”Ⅲ战斗机三面图


  9月9日,科米亚科夫和华西列夫飞返莫斯科,向克格勃总部请示。克格勃根据他们的汇报,订出了周密的行动计划,连同活动经费预算,呈上级审核。计划很快就得到批准。科米亚科夫和华西列夫带着一系列详尽的指示返回贝鲁特。这些指示均用俄文和法文两种文字写成,以保证双方都能理解得完全正确,不会有任何误解而导致行动的失败。


  9月中旬,科米亚科夫亲自会见马特,告诉他:“我们同意你提出的200万美元。并且按做买卖的常规,给你预支10%。”
  “那么,你什么时候行动?”科米亚科夫问。
  马特说:“我10月3日预定是要做一次训练飞行的。”
  “好极了,”科米亚科夫说,“到时我们会做好一切准备迎接你。”
  马特冷冰冰答道:“在我起飞之前,一定得先拿到那20万预支款。”
  “行,行,你会得到的,放心好了。”科米亚科夫不耐烦地说。
  马特说:“先讲明了,我可不要现钞,拿一大笔外币招摇过市是容易引人怀疑的。我要一张支票,写我父亲的名字就行了。”
  科米亚科夫说:“9月30日的晚上,我们再碰一次头,对飞行计划做最后的讨论,那时我会给你准备好支票的。”


  9月30日晚,马特中尉略显紧张地走进了华西列夫的寓所。为了使他放心,科米亚科夫交给他一张20万美元的支票,是1969年9月29日由莫斯科的一家银行过户的。“你看,我们说到做到。”科米亚科夫说。

“幻影”Ⅲ空中编队


  华西列夫对航空方面比较熟悉,他把详细的飞行计划讲给马特听:“你飞到3000米高度时,向贝鲁特机场塔台报告,说发动机出了毛病,然后发出紧急求救信号。在这之后,将无线电完全切断,急剧俯冲,在接近海面时改平,避过雷达监视,然后,向苏联方向飞。在你进入苏联国境4分钟后,会有3架歼击机飞来同你会合,引导你飞向阿塞拜疆的巴库。如果会合不上,你就用322兆赫的频率,同我们的基地联络……”他详细地讲解着行动计划。


  就在这时,突然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华西列夫拉开一条门缝,看到乌黑的枪口正对看自己。“宪兵!”华西列夫狂叫一声,拼命地想把门关上,但已经太迟了……经过一场激烈的枪战,科米亚科夫和华西列夫虽然保住了性命,但双双做了俘虏。


  次日凌晨,黎巴嫩政府发布新闻简报,宣布逮捕了克格勃间谍科米亚科夫、华西列夫和巴达维。不久,官方又详细公布了整个事件的真相。


  原来,巴特中尉是一名出色的反间谍人员。当巴达维第一次来找马特后,马特就将巴达维的阴谋一五一十地向反间谍机构进行了报告。此后,马特的一切行动都是为了找到幕后的策划人。马特成功了,而克格勃偷窃“幻影”的计划化为了泡影。



风上风云|云端故事


航空知识


长按二维码关注

微信ID:hkzs1958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丁爸 情报分析师的工具箱

人已赞赏
安全工具

【工具】1:1人脸比对网址、小程序、API接口汇总

2019-10-15 16:11:37

安全工具

【美国情报】美国《2019年全球威胁评估报告》(下)

2019-10-15 16:12:0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