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今日说法》之《一张火车票》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情报教育】谢晓专:美国执法情报分析专业的硕士生学什么(调查报告)

2015年吉林通化柳河警方碰到了一起案件:在一偏僻乡村田野里发现一具无名女尸,经现场勘查确定系他杀,死者身上除了一张火车票,再也没有可以证明身份的任何东西了,而这张火车票却又不是死者本人的,也不是凶手的。围绕这张火车票柳河警方展开调查,最终找到了抢劫杀害死者的犯罪嫌疑人韩世军。 

今日说法,撒贝宁时间,《一张火车票》 
播出时间:2017年02月12日
案发时间:2015年
案发地点:吉林省通化市柳河县
出镜警方:吉林省通化市柳河县公安局

2015年冬天,吉林省通化市柳河县一位农民报案,称自己路过村里苞米地的时候,在秸秆堆旁发现了一具女尸。

柳河县警方立即赶到了现场。

死者为中年女性,仰面躺在雪地中,上身衣物已经退到胸口,下身只穿着一条内裤,身边没有任何可以证明身份的证件,提包甚至鞋袜都不见了。

法医对尸体进行了初步检验,结果表明,死者身上并没有开放性伤口,颈部有掐痕,死因初步推断为扼颈窒息,死亡时间为4-5天以前。死者腕处有勒痕,但较为整齐,没有挣扎、搏斗的痕迹,应该是在和平状态下被捆住手脚的。

通化市内多山,案发地位于柳河县一个较为隐蔽的角落,加上冬天天气冷,附近村民很少会走到这个地方来。凶手能够找到这样的一个弃尸地点,并且不做任何遮掩,证明他对这个地方很熟悉,凶手有极大的可能是本地人。

围绕本地人开展排查,没有找到可疑对象。

死者体内检出男性分泌物,为DNA排查提供了条件。

警方提取了当地各姓氏、适当年龄的男性成员DNA,希望通过Y染色体的检验,发现凶手可能属于哪些家族,再进一步摸排、锁定。理想是美好的,尽管警方做了大量的工作,但并没有如愿找到能够和分泌物匹配的可疑人士。

警方重新勘查现场和检查了死者的遗物。

遇害时,死者上身穿一件带有黑色花纹的羽绒外套,这件衣服已经被雪水打湿,提取不到有用的生物检材了。而且这件衣服并不是品牌服饰,也很难根据商标、品牌去追查死者的生活区域。

正当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细心的法医有了一个让大家激动的重要发现。死者羽绒外套上有一个极其隐蔽的假口袋,这个假口袋里竟然塞着一张卷成团装的车票!车票是从沈阳开往熊岳城的,时间正是尸体发现的5天前,也就是警方推断的死者遇害时间。

车票属于一个叫赵磊的男人。警方很快就查清了他的情况。

赵磊,34岁,离异,熊岳城人,目前在营口市工作。赵磊曾经在沈阳生活,与妻子离异后,他在营口找了一份工作,经常来往于沈阳、营口以及熊岳城三地。

警方立即兵分两路,一路赶往沈阳,一路赶往熊岳城。

先到达沈阳的警方在火车站的监控视频中,很快就发现了重要线索,在案发前5天,赵磊独自一人到达了沈阳站,举止正常,神情放松。但是在检票上车时,赵磊却走向了开往通化的站台!

警察们都很兴奋,感觉胜利就在眼前。他们立即通知了前往熊岳城的警方这个好消息。

在熊岳城的警察听到这个消息,也很振奋,但既然都到了熊岳城,该做的工作还是要做,他们照原计划调取了熊岳城火车站的监控。结果,在该次列车停靠在熊岳城的时候,他们看到了赵磊出现在了站台,并且从容地走出了火车站!

原来当天沈阳站一火车晚点,开往熊岳城的火车停靠在了平常开往通化方向的站台上,所以才使得第一波警察误以为赵磊是在有意遮掩行踪。

但警方依然不能轻易放过这唯一的证据,他们对赵磊进行了进一步调查。调查结果显示,赵磊为人正派,社会关系简单,工作踏实认真,并没有什么异常。

警方刚到营口,与赵磊进行了面谈。赵磊承认当天他的确乘坐了这一班次列车,出站后,就将车票随手一丢,和朋友吃饭去了,因为喝了酒,还是朋友送他回家的。这些都在之后的外围调查中,一一得到了证实。看来赵磊的确没有作案的动机和时间。

那么他的火车票是怎么到了死者手里呢?这个问题不仅警察困惑,赵磊自己也说不清楚。

赵磊说,自己出了车站就将车票随手一丢。假定赵磊说的是真话,那么死者一定是到过熊岳城火车站才有可能捡到这张火车票。

死者要么是在附近居住,要么是来这里乘车,无论哪一种可能,都说明,死者非常有可能是营口人。在营口警方的配合下,柳河警方在这里做了大量的摸排工作,始终未有所获。

直到有一天,一名营口刑警的朋友来找他报案,称自己的姐姐离家出走了,而她的姐姐失踪的体貌特征竟然和柳河警方苦苦寻找的死者十分相似。通过对死者照片、衣物的辨认,家属确认了这名死者正是“离家出走”的姐姐。

【情报】美国国家反恐中心主任Joseph Maguire

Joseph Maguire(约瑟夫·马奎尔)于2018年12月27日宣誓就任国家反恐中心(NCTC)的第六任主任。他曾担任NCTC 2007至2010年战略运作规划副主任,并代表该中心成为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反恐安全小组的一部分。   Joseph Maguire曾担任特别行动战士基金会的总裁兼首

死者黄玉珍,人到中年,无正当职业,平时偶尔做小生意,爱好打麻将。黄玉珍离异多年,丈夫下落不明,独自一人带着女儿生活,有一个比自己小一轮的年轻男友,名叫林鸿轩,同样无业。

警方立即传唤了林鸿轩。林鸿轩说,自己最后一次见到黄玉珍是在案发前6天(这是个推算的时间),当时,黄玉珍和自己提出了分手,并坦白已有更合适的对象,要去过“幸福生活”。对于这次突如其来的分手,林鸿轩有点不能接受,回家后,给黄玉珍打了三次电话,均无人接听。虽有些难过,但也无可奈何,林鸿轩之后再没有联络过黄玉珍。

尽管黄玉珍的家人表示,并没有听黄提起过这个所谓的男朋友,但是警方的外围调查证明林鸿轩似乎真的不具备作案时间。

警方对黄玉珍的通话记录进行调查,发现其中有一个号码与黄玉珍联系的十分频繁,难道这就是那个“更合适的人”吗?

这个号码属于一名中年男子,韩世军,更让警方兴奋的是,韩世军是柳河县人!第一次DNA提取的时候,由于韩世军在外打工多年,村里人早就忘了他的存在,并没能提取到他的DNA。

对韩世军的行踪调查后发现,在黄玉珍遇害的当日,韩世军从打工的营口返回到了通化,但是他并没有回家看望父母,也没有与任何朋友联系,而是独自在市里停留了两天,就返回了营口。

这一举动十分可疑,警方立即找到了他。韩世军没有挣扎,很快就交代了。

韩世军与黄玉珍在网上认识,两个人在微信中坦陈了身世,互生好感,很快就发展为男女朋友。

为了让自己更有吸引力,韩世军在交往过程中,对自己的家庭、工作等进行了一些美化,并用自己的全部积蓄8000元给黄玉珍买了一条黄金项链,让黄玉珍误以为可以过上“幸福生活”。

随着接触加深,韩世军认为黄玉珍并不是一个自己可以hold住的女人,他决定分手,但他舍不得项链。

韩世军认为自己贸然和黄玉珍要回项链,肯定会遭到拒绝,他必须想一个办法。

案发前几天,韩世军对黄玉珍说,自己决定带她回家见父母。黄玉珍很高兴,和自己的小男友分手,欣然前往自己从未去过的柳河。她搭乘了一辆从大连开往通化的大巴。

早就计划好了一切的韩世军在大巴车停靠点接到了黄玉珍,两人乘坐一辆黑出租前往一座陌生的山岭。在车上,韩世军向黄玉珍描绘了一场极其美好的会面,两人都笑得很开心。

到了一座山脚下,出租车难以通过狭窄的山路,韩世军带着黄玉珍开始步行,他说自己的父母承包了这座山,两位老人就住在不远处的山顶。

走到一个水塘边,韩世军突然对黄玉珍提出了性要求,黄玉珍同意了。

随后,两人又继续赶路。走到案发的苞米地的时候,一直说说笑笑的韩世军突然翻脸了,他要求黄玉珍还给他那条黄金项链。黄玉珍立即同意了,但她当时并没有带着那条项链。韩世军进而要求她把项链折成现金还给他,黄玉珍也同意了,并且交出了自己的银行卡。

韩世军提出,由自己下山去取钱,先把黄玉珍捆住,以防她逃跑,等自己取了钱,就来放她走。黄玉珍闻言,不做反抗,依然同意了。

然而,在捆住黄玉珍之后,韩世军并没有去取钱,而是掐死了她,并且带走了她的衣物鞋袜,随手丢在了山下的垃圾桶里。

至于这张车票到底是怎么到死者口袋的,斯人已逝,现在谁也没法知道真相了。

但万幸有这张车票,帮助警方找到了侦查方向,并且最终抓到了真凶。


该案值得总结的几点教训:

1、现场勘查一定要仔细。

该案引导警方来到营口,最终发现死者身份的火车票是多人多次检查后才发现的,若检查时足够仔细可在第一时间发现关键线索。

2、应广泛发动官媒和自媒体发现和提供线索。

火车票引导警方到达营口开展工作时,警方没有发动媒体查找死者身份,而是在一个很偶然的机会下获得死者身份信息的。

3、调查走访要多问。

赵磊上火车一段视频误导警方,就是在调查访问时没有询问相关情况,产生误判。

4、重点排查时一定要多维度求证。

警方在案发现场附件排查时,因凶手很久没有回家被人遗忘,但是人口数据里应该有啊,系统肯定不会遗忘他,若结合数据排查,也可提早发现相关线索。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丁爸 情报分析师的工具箱

【情报】互联网时代,情报收集无处不在—–健身数据致69国情报及军事人员行踪暴露

环球网消息,瑞士资讯 7 月 10 日援引法新社报道称,荷兰安全研究人员日前发现,供用户记录健身数据的芬兰手机应用软件 Polar,竟泄露 69 国军事及情报人员的敏感资料,Polar 目前已暂停定位追踪功能。 据报道,当地时间 7 月 8 日,荷兰安全研究人员表示,他

人已赞赏
安全工具

【时政】德国专家说美国干涉中国香港事务违反国际条约“维也纳公约”

2019-10-15 16:07:45

安全工具

【情报】美国国家反恐中心主任Joseph Maguire

2019-10-15 16:07:5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