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历史故事之混乱的一战情报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工具】23个国外社交网络及(人肉)搜索工具

今天给大家推荐二十三个国外社交网络和搜索工具: 1、推特 https://twitter.com/ 2、 https://www.facebook.com/ 3、 https://www.peekyou.com/ PeekYou收集并整合来自社交网站,新闻,主页和博客平台的分散内容,以呈现全面的在线身份。 4、 http://snitch.n

 一战之前, 即使是最明显的情报成就,其用处也很有限。这一成就发端于俄国情报机构于1913年招募奥匈帝国总参谋部的军官阿尔弗雷德.雷德尔(Alfred Redl)为间谍。俄国人发现,雷德尔是个恋童癖,因此设计了一个小男孩与他幽会,并拍了照片。受到曝光要挟后,雷德尔把自己能弄到手的一切情报都交 了出去,其中包括“3号计划” (Plan 3).也就是奥匈帝国在与俄国作战的军队动员和部署计划。不过,雷德尔后来被捕,俄国人只能推断奥匈帝国已经知情计划泄漏,显然会改变计划。

1914年发生的事情表明,狭隘地注重战术情报注定会导致灾难。7个欧洲国家糊里糊涂地卷入了战争,每个国家都确信自己的军队在“叶落之前”就会凯旋归国。比利时人气定神闲地待在那些阻挡德国进攻的“牢不可破”的堡垒后面,其情报机构根本没有想过要了解清楚,如果开战,德国人打算如何对付这些堡垒。所以比利时人根本不知道德国已经制造出专用的攻坚火炮,能够将他们的堡垒轰成瓦砾。

法国情报机构只盯着阿尔萨斯-洛林, 别的什么都不管。阿尔萨斯-洛林原属法国,44年前在普法战争中割让给了德国。法国情报机构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断定,德国的主要行动会放在阿尔萨斯-洛林带。由于缺乏对德国军事思维和计划的深入了解,法国人没有发现德国的百万大军已经涌人法国北部,等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一切都太迟了。

德国情报机构对英国的野战武器和战术知道得不少,但对于英国计划用军队去干什么则一无所知。结果德国情报机构没有注意到英国远征军( British Expeditionary Force, BEF) 向欧洲大陆推进的消息。这个情报的重大失误让威廉皇帝大为光火,他训斥那些懊恼不已的部长们说:“我周围的人全是笨蛋吗?”

英国情报机构对德国海军知道得不少,但就是不知道战争爆发后德国海军的行动计划。因此英国人没有认识到,与自己的设想不同,德国人不是用潜艇去侦察大型舰队,而是将潜艇用作战船。在一战初期,两艘英国皇家海军巡洋舰在没有反潜保护的情况下航行,被一艘德国潜艇只用了14分钟就击沉了。

这一连串的情报灾难, 都是已经基本失灵的欧洲情报机构干的好事。这些情报机构的核心问题是它们都已经严重落后于时代。从美国内战开始,就表明战争发生剧烈的变化。这样清晰的警示,而情报机构却没有注意到,所以没跟上迅速变化的节奏。

诸如电报一类的技术发展,使大规模的军队快速调动成为可能,使战争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而情报工作还处于拿破仑时代的某个年月停滞不前。没有哪个国家建立了集中统一的情报机构,去搜集和评估情报。密码应用时有时无,情报工作全部交由军方处理,意味着情报工作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数豆子:无可救药地、狭隘地局限于整理有关对手的军队和武器数量的资料。

最为无能的是法国的情报机构。普法战争的灾难使法国人认识到,自己失败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缺乏关于普鲁士军队的情报。为了纠正这一点, 法军总参谋部成立了一个新的机构,叫“总参二局”(Deuxieme Bureau )。一切与情报有关的事情都由总参二局负责。这是个机构组织上的错误,因为与任何军队一样,战斗部队才有晋升和成功的途径,所以吸引了最好的军官。情报工作意味着前途终结,任用的都是平庸的军官,他们的大部分时间都用于活动调换岗位的事情。总而言之,他们中大部分人不懂情报,也根本不打算深入学习。

更有甚者,总参二局内部人员不和,意见分歧。矛盾的高潮是发生于1894 年的阿尔弗雷德.德雷福斯( Alfred Dreyfus)上校一案。德雷福斯是总参谋部的军官,被控向德国出卖军事机密。但是真正的叛徒是总参谋部的另外一个军官,正是他陷害了犹太人德雷福斯。其他军官具有反犹倾向,试图包庇真正的叛徒。数年后, 包庇的事情败落,公众对总参谋部的支持一落千丈。1908 年,左倾政府上台后,大幅消减了总参谋部(包括总参二局)的预算,情报工作变得半死不活。

德国没有德雷福斯案,但正如瓦尔特.尼可莱看出的那样,德国情报工作同样存在巨大的空白。尼可莱是德国总参谋部的下级军官,本来对情报工作一无所知。在一战就要爆发前的某一天,他突然被叫去接管德国的情报机构。让尼可莱目瞪口呆的是,该情报机构总共只有13个人,是由总参谋部的一个老军官管理12个下级军官。

还有更糟糕的消息,尼可莱被告知他的正式头衔是“总协调员“,除了指导情报工作外,还要协调对德国的全部宣传行动和检查事务的监督工作,而他完成这些事情所能动用的预算只有区区47万马可。尼可莱想知道为什么德国投资在情报方面的钱这么少,得到的答案是战争只会持续几个月,没有必要花很多钱。

有一次,总参谋长埃里希.法金汉( Erich Falkenhayn)对他说:“一定要告诉我敌人是如何办事的。我在这里听不到任何消息。”

尼可莱想不明白,就这么点钱,又这么少人,这个情报机构该怎么组织。(实在没有办法,他只好录用了50个警察作为他的第一批新招的情报人员。)

就在此时,俄国情报机构奥克拉纳却有多达8000名特工,有大规模的线人网络,还有自己的密码部和通信网。从理论上说,这是一个庞大的情报组织,但它的注意力用得很不是地方。由于民怨日炽,沙皇总是担心内部威胁,一直把奥克拉纳当成镇压内部的工具。1914年,奥克拉纳在境外只有一个站,设在巴黎。并且即使是巴黎站也没有专注于对外情报,而是监视流亡的俄国人。

这样做的后果显而易见,1914 年战爆发的时候,奥克拉纳对于俄国面对的情况根本一无所知。俄国的战略很简单。庞大的“俄国蒸气压路机”(数量众多的军队),将会一路西进,压碎德国人,直抵柏林。但对于驻扎在与俄国相邻的德国领土东普鲁士的德军,奥克拉纳没有一丁点儿情报,对德国将会如何应对俄国入侵也毫不知情,两支俄国大军像瞎子一样越过边界, 不知道德军在何处, 有多少人, 有何企图。一支军队如此盲目地开赴战场,必将遭遇军事灾难。

【通知】“全国警务人工智能大数据实战应用研修班”报名已截止

昨天和前天发布的:4月15日至20日在湖北省宜昌市举办“全国警务人工智能大数据实战应用研修班”因大家踊跃报名参与,目前名额已满,报名已截止。 需要参与后续培训的,请大家大家关注中国刑事科学技术协会官网相关通知。 中国刑事科学技术协会官网:http://ww

1914年8月26日,当俄军第一军和第二军糊里糊涂地闯人东普鲁士的时候,他们遇到了一个特殊的麻烦 :通信。奥克拉纳不遗余力地维持其对密码技术的垄断,这就使俄军就像是后娘生的,设备和人才都少得可怜。事实上,资源如此短缺,以至于俄军在东普鲁士只能不加任何隐蔽地广播作战命令。德国人听到广播后,惊讶之余,将俄军引人了坦能保镇附近的一个大伏击圈,尔后一次就造成 122万名俄军伤亡。而这只是第一场灾难, 系列灾难接连面至, 最终摧毁了俄军。

对这一历史上最恶劣的情报灾难,奥克拉纳不打算承担任何责任。按政府的要求,奥克拉纳对坦能保发生的情况进行调查,结论是失败的唯一原因在于战争部长的叛国行为。证据是他老婆是犹太人,花了很多钱买衣服,而且开战之前一个星期他还给位奥地利朋友写过信。在信里他提到,因为天气恶劣,“不能长途远行”。奥克拉纳坚持认为, 这是一条加密信息,透露的是俄军入侵东普鲁士的行动计划。他因此被判终生监禁。

英国情报机构没有愚蠢到这种地步,但是同其他欧洲国家的情报机构一样,它对欧洲大陆正在发生的事情也没有深入的了解。英国在很大程度上依赖志愿服务的业余间谍,这一传统从这时起成为英国情报机构多年的特征。

志愿间谍的名单里包括了探险家理查德.F.伯顿(Richard F. Burton),他提供了自己在阿拉伯地区游历时观察到的情报。还有童子军的创始人罗伯特.巴登鲍威尔( Robert Baden-Powel).他是英国陆军的间谍,强项是隐写术,就是将情报信息隐藏在普通的艺术品中。他常喜欢画鸟和昆虫的素描,尤其是蝴蝶。这位民族英雄还是一位静态防御学说方面的专家,他把侦察过的堡垒最细微之处都画人自己的画作中。他把这一技艺使用得炉火纯青, 如果不懂得他的情报图规则的话,绝不可能看出端倪。

在英国,情报工作到了20世纪初才成为一件正事。当时发生了了近代最严重的间谍恐慌事件,举国震惊。这种恐慌是由日益好战的德国引发的,德国海军将领大举兴建战舰,他们公然断言,与英国终有一战,而德国将因其“装甲拳头”—–公海舰队而取胜。

自拿破仑之后,英国从未如此时一般感到威胁。报纸开始用关于德国日益增加的军事威胁的故事来填满版面,字里行间的潜台词则是大规模的德国谍报威胁。很多人相信,德国随时可能入侵,而谍报威胁则是关键的前奏。

1903年,英国爱尔兰籍作家,同时也是为外交部工作的业余间谍的厄斯金.柴德斯(Erskine Childers) 发表了一部小说, 将恐慌推向了高潮。小说名为《沙岸之谜》,写的是一个名叫卡拉瑟斯( Caruthers )的帆船爱好者,在弗里斯兰岸边航行时,偶然发现了德国的一个秘密人侵计划。(很有意思的是,确有其人,此人是外交部的业余间谍。)卡拉瑟斯和他的一个同伴还揭露了英格兰东部海岸一个庞大的德国间谍网,其头目是生性残暴、诡计多端的“多尔曼先生”。小说中的这个人物以讽刺的手法,完美诠释了德国邪恶间谍首脑的形象,也将之“野蛮特征”体现出来了(具体形象留待读者想象)。

小说轰动一时, 是当时颇受欢迎的畅销书之。柴德斯自己承认,他的目的就是要激发舆论潮,敦请政府和海军行动,应对“德国威胁”。他达到了这一目的, 一时间舆论大哗,公众有这样的反应, 主要是因为人们普遍认为,这本小说实际上写的是几乎不加掩饰的事实。很多人相信,德国大规模的入侵真的就在眼前,德国的谍报活动已经渗透了英国生活的每个领域,为入侵提供帮助。

从谍报的角度看,这本书的重要作用就是它对英国政府的影响。英国帝国防务委员会得出结论:柴德斯措绘的可怕场景没有事实基础。但委员会同时认识到, 自己对德国威胁的大小确实并不了解,于是就此问题组织了几项研究活动。研究结论是确实不知道问题的答案,但可以推断 :1、可能已经有德同间谍在英国活动;2、存在日益增大的德国威胁,需要动用更多的情报力量对其加以监视。

研究结果就是在1909年成立了秘密勤务局,该机构初期分为陆军部和海军部。一年之后, 该机构分为负责国内反谍报事务的“国内部”(后为军情五处)以及负责境外谍报工作的“国外部”(后为军情六处)。

在这新构架之下的对外情报部门,在一战爆发后未能在欧洲大陆建起情报网,只是在中立国荷兰和瑞士发展了一些情报人员,作为刺探德国的监听站点。在瑞士的明星间谍是萨默塞特.毛姆(Someret Maugham ),他后来将自己的谍报经历写入了《英国间谍阿兴登》里。这些短篇小说描写了一战期间,一个在瑞士进行间谍活动的英国特工(基本就是毛姆本人)。

小说里的特工有许多詹姆士.邦德式的事迹,而在现实中,毛姆在瑞士的谍报工作要乏味得多,主要監视德国政府通过瑞士银行的资金流动,以及从他混熟了的那些年轻外交官那里打听些外交方面的细枝末节。毛姆借口为写小说做“研究”。周游瑞士,将搜集的情报藏在寄给英国出版商的手稿里,再发到伦敦。这倒是一个很有创意的谍报通信办法,因为瑞士海关官员不太可能有耐心通读数百页手稿,从中找出几张不是稿件内容的情报。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丁爸 情报分析师的工具箱

2018年6月通过“案件信息查询”类网站实施网络诈骗的情况分析

人已赞赏
安全工具

巴基斯坦情报机构

2019-10-15 16:01:36

安全工具

【工具】23个国外社交网络及(人肉)搜索工具

2019-10-15 16:01:4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