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分析案例之六日战争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知识】60个中国智慧城市行业解决方案

人类社会由”体力时代”向”物力时代”、再向”智力时代”的进化发展,是文明不断升级的大趋势。当生产工具从农业机具向工业设备、信息化设备、智能设备发展时,社会形态就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信息社会、网络社会过渡。城市也从农业城镇、工业城市、数字城市走向

萨木村事件,阿以之间风波再起

1967年5月15日,埃及开罗。天刚蒙蒙亮,成群结队的坦克、半履带式装甲车、炮车和卡车如潮水般涌向尼罗河沿岸,挤满了开罗的主要交通干线。这支装甲车部队特意舍近求远,绕道外国使馆区,声势浩大地开出开罗、向伊斯梅利亚方向运动,然后经费丹大转桥越过苏伊士运河,朝西奈半岛开去。

与此同时,“米格-19” 式和“米格-21”式战斗机也从沿运河的空军基地起飞,朝位于西奈半岛中心的比尔萨马达和季夫贾法井机场飞去;“米格-17”式飞机也进入了利卜尼山和阿里什机场的跑道。约中午时分,埃及军队总司令阿密尔元帅的座机也在比尔萨马达机场上降落。当没完没了的军用车辆穿过开罗的时候,首都上空出现了巡航的喷气式歼击机的编队。

就在前一天,埃及总统纳赛尔指令阿密尔元帅对埃及军队下达了第一号战斗令, 两个师的埃及军队陆续开进了西奈半岛,开罗电台也发出了“消灭以色列”的号召。顿时,世界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中东地区,战争的阴云再次笼罩在这块多灾多难的土地上。

纳赛尔是想同以色列开战吗?是什么促使他做出如此举动?

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第二次中东战争结束后,迫于国际社会的压力,以色列军队从埃及领土上全部撒出,回到1949年的停火线。阿以双方都尽量保持着克制,不敢贸然行事。但以色列人和阿拉伯人都清楚地知道,阿以双方争夺生存空间的斗争和尖锐对立的宗教矛盾短时间内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随时都存在着爆发大规模战争的危险。双方军队更是枕戈待旦,日复一日地在惴惴不安中度过,严密地监视着对方的一举动。所幸,除一些零星的冲突外,还算相安无事,没有发生大规模的流血战斗。

然而,进入1966年之后,阿以关系进入了新一轮的紧张时期, 阿拉伯人和以色列冲突不断。而由于在对以开战问题上与阿拉伯强硬派存在分歧,纳赛尔正遭到其他阿拉伯国家越来越多的非难甚至嘲讽。1966年的萨木村事件更是把他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1966年11月12日,以色列巡逻队在约以停战线旁巡逻,一辆指挥车触发地雷,造成3人死亡,6人受伤。这一事件在以色列国内引起轩然大波。以色列不愿息事宁人,而希望把事态搞大。它首先指责约旦,说这是约旦的预谋入侵。实际上,它很清楚,事件虽然发生在约以边界,但究竟是不是约旦人干的,则很难断定。而更大的可能性是,这次又是叙利亚支持的巴勒斯坦游击队干的。然而,要对叙利亚实施一般性报复袭击,是绝不可能的。

叙以边界线不利于以色列。叙利亚一侧的戈兰高地海拔800-1000米,居高临下,易守难攻;再加上近几年叙利亚人在苏联帮助下,在戈兰高地建立了牢固的防御阵地,进攻这些地方,会造成很大伤亡。因此,以色列来了个杀鸡给猴看,拿约旦作为出气的对象。

11月13日黎明,以色列出动了一支装甲部队, 在空军和炮兵的掩护下,向约旦河西岸希伯伦地区的萨木村进发。全副武装的以色列士兵,把约旦老百姓赶出住房,到门外集合。在确认房内已经无人后,以色列士兵开始放火,共烧毁了125间房屋,整个村庄被夷为平地。

萨木村事件在约旦国内引起强烈反响,人们谴责以色列的暴行,也谴责政府的软弱无能。激愤的人们甚至把怒气撒到纳赛尔身上。你不是阿拉伯民族的天然领袖吗?萨木村人民受难时,埃及军队在干什么?安曼电台对纳赛尔更是百般奚落,说约旦的军人捐躯疆场,而埃及人则“躲到了联合国紧急部队的裙摆后面去了”。

一波未平, 一波又起。1967年4月3日,以色列官方宣布,以色列将耕种非军事区内的全部土地,包括属于阿拉伯农民的第51号区和52号区。消息一出,立即引起阿拉伯人的强烈反应。4月7日,一辆以色列装甲拖拉机在军队的掩护下,开始强行耕种阿拉伯人的土地。叙利亚军队鸣枪警告,双方发生冲突。戈兰高地的叙利亚炮兵向以色列开炮。而以色列则出动飞机炸毁了这些大炮。

随后,叙利亚也出动空军与以色列交战。叙利亚空军出动的是当时最先进的米格21战斗机,而以色列则出动了法国的“幻影”战斗机迎击。几分钟内,六架米格-21折戟沉沙,而“幻影”则毫发无损。胜利的以色列空军乘胜追击,一直前进到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上空。以色列此举也许是给叙利亚人一个警告:在以色列军队眼中,戈兰高地不是天然屏障,米格-21也不是保护伞。

可是,以色列此举在阿拉伯人看来,却是个十足的挑衅行为,叙利亚援引《叙埃防务条约》,指责埃及作壁上观,而约旦的新闻媒介再一次极尽奚落之能事, 嘲笑纳赛尔。一家约旦报纸问道;“当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遭到明目张胆的空中侵犯时,开罗做了些什么?”

纳赛尔的处境相当尴尬,如果继续无所作为,将影响他在阿拉伯世界的地位和形象,但他实在不愿意在这个时候与以色列发生冲突。

纳赛尔决定对叙利亚人进行约束。4月17日起,埃及总理苏莱曼与叙利亚领导人进行了为期5天的会谈。会谈中, 埃及要求叙利亚克制自己,停止暴力行动,但遭到叙利亚人的反对。埃及不得不答应,一旦以色列侵略叙利亚,埃及将向叙利亚提供援助。双方保证,如果以色列再次挑起战争,埃叙双方将采取联合行动。

5月1日,纳赛尔在“五.一”节演说中警告以色列:埃及准备向叙利亚派遣飞机,以对付以色列。苏联也向以色列发出了一份措辞强硬的照会,警告以色列不要挑衅。

然而,事与愿违,叙利亚并未因埃及的压制而停止袭击活动,而是继续支持法塔赫发动更为频繁的袭击。5月4日,一辆拖车在巴拉姆附近公路上触雷;5月5日,法塔赫突击队在黎巴嫩边界的田野上架起一门迫击炮,炮击马纳拉农庄,并炸毁纳胡姆村附近的一架抽水机。据记录,5月上旬共发生了11起事件。

以色列对此做出了强烈的反应。5月1日,以色列总理艾什科尔向叙利亚发出正式警告:除非叙利亚人停止侵略行动,否则以色列军队将在自己选择的时间和地点, 以自己选择的方式回敬叙利亚人。以军总参谋长伊扎克 .拉宾也威胁道 :“我们将对叙利亚发动闪电战, 占领大马士革,推翻那里的政权后再班师回国。”

紧张的局势让纳赛尔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铤而走险,纳赛尔出兵西奈

纳赛尔的桌上,散落着几份情报。一份是5月12日苏联发来的急件,上面称:以色列正在叙利亚边境附近集结大批部队,进攻迫在眉睫。第二份是当天晚些时候从苏联传来的急件,上面明确指出以色列的进攻时间是5月17日4时。另外还有份是苏联驻开罗大使5月13日转来的急件,上面称:以色列在叙利亚边境集结了11至15个旅的步兵和装甲部队,这些部队将于5月17日凌晨4时至5时之间进攻叙利亚。这些情报,纳赛尔已经看过无数遍了,但每次看完,纳赛尔仍是愁眉不展。

纳赛尔自命为阿拉伯民族的领袖,可是,其他阿拉伯国家的领导人却不断向他挑战,给他出难题,这让他委实难堪。想到这,纳赛尔懊恼地用手狠狠敲了一下桌子,随后拿起正在苏联访问的埃及副总统萨达特传回的情报。情报的内容没有什么新奇之处,不过苏联建议埃及增兵西奈半岛,并表示苏联将在埃叙同以色列的作战中给予支持。纳赛尔身子往后仰了仰,心里似乎有了主意….

5月14日,纳赛尔召开了有埃及武装部队总司令阿密尔元帅和情报机构负责人萨拉赫.纳斯尔参加的紧急会议。会上,纳斯尔极力说明情报的可靠性。联系最近以色列报纸和舆论的反应,纳赛尔认为“再也不能无所作为了”,他已经当众向叙利亚做过保证: 一旦以色列对叙利亚发动攻击,他将派军队援助叙利亚。现在是兑现诺言的时候了,否则他和他的国家在阿拉伯世界和全世界面前都将抬不起头来。

会议决定,对以色列采取威慑行动,派大批装甲部队、飞机和步兵向西奈半岛集结, 公开威胁以色列的南部边界,使以色列不敢在北方叙以边界轻举妄动。当晚,纳赛尔指令阿密尔元帅签发了第一号战斗令:

“自5月15日14时30分起,部队进入最高戒备状态。参加这次军事行动的师和营根据作战计划离开驻地,向指定的集结地区运动。”

“部队整装待发,根据军事行动发展情况,为赴以色列战线参战做好准备。”

于是,就有了文章开头发生的一幕。

可是,阿拉伯人不仅仅满足于纳赛尔对以色列做出强硬姿态,而是要求他发动一场旨在消灭以色列的战争。为此,作为纳赛尔在阿拉伯世界的老对手,约旦嘲笑纳赛尔“躲在联合国紧急部队的保护屏后面。发出一些好战的叫嚷”,“假如埃及人确实言行一致,那么就让他们以赶走联合国部队来表明自己的诚意吧”。

在阿拉伯国家的步步紧逼之下,纳赛尔步步前行。

【工具】免费网络关系图流程图绘制工具—-yed

今天发现一个免费、小巧、支持多系统还可以进行数据可视化的流程图、网络关系图绘制工具——-yed,分享给大家: 官网地址:https://www.yworks.com/ 各种版本yed下载地址:https://www.yworks.com/downloads#yEd yed是一个可以使用各种类型的图形对数据和网

5月16日22时,埃及负责与联合国紧急部队联络的军官易卜拉欣.沙卡维准将,向联合国紧急部队的印度司令官里基赫递交了埃及总参谋部的信件,称以色列正在叙利亚边境集结部队,如果它进攻叙利亚,埃及将向叙利亚提供援助。如果战争爆发,联合国部队将处于危险之中,因此,埃及要求联合国部队立即撤出西奈。里基赫对此感到非常震惊。他告诉沙卡维,作为这里的司令官,他无权采取任何行动,因为他是听命于联合国的。信件被转给联合国秘书长吴丹。吴丹发现, 埃及并不是要求全部联合国紧急部队撤出埃及,它只要求沿西奈和加沙边境上的驻军撤入联合国军营地,并没有提到驻扎在蒂朗海峡入口处的联合国军分遣队。开罗的新闻公报和电视台都肯定了这点。

吴丹在与联合国顾问委员会商议后认为,不能要求联合国“靠边站,以便让双方重开战事”。他告诉埃及,联合国不能遭到戏弄,他不同意局部撒军,也不同意暂时撒军。要么全部保留,要么一个不留。随后,吴丹公开了他的决定。

5月18日,埃及做出了断然反应。埃及外交部长里亚德受命通的吴丹:埃及政府决定结束联合国紧急部队驻扎在阿联(指埃及)领土上和加沙地带的状况,请秘书长采取必要的措施,在最短的时间内撒走这些部队。

甚至在里亚德写这封信之前的5月17日,埃及武装部队就已经开始接管联合国部队的各个哨所。18日,埃及军队进驻蒂朗海峡的入口处沙姆沙伊赫;次日,联合国紧急部队司令部降下了联合国的旗帜。

5月21日,埃及派伞兵在沙姆沙伊赫空降,占领了这一军事要地。埃及战舰也穿过苏伊士运河,分布在红海和亚喀巴湾的入口,更多的部队向西奈半岛开进。

下一步自然就是关闭亚喀巴湾,封锁蒂朗海峡了。

半推半就,纳赛尔祭起威慑法宝

在封锁蒂朗海峡问题上,纳赛尔犹豫了。

纳赛尔非常清楚蒂朗海峡对以色列的价值。以色列在很大程度上依靠蒂郎海峡获得石油等物资,该海峡对以色列还有政治战略意义。基于这一原因,以色列把封锁海峡视为对其主权的侵犯。1956 年时,以色列就是因为埃及封锁蒂郎海峡而决心开战的。自那以后,以色列人在海峡问题上的态度非常鲜明:封锁海峡等于开战。

另外,蒂朗海峡被定为国际水道,按国际惯例,任何国家的船只都有无害通过国际水道的权利,埃及如果对其封锁,势必会引起英美等海运大国的反对;而且,“天然盟友”苏联也未必会在此问题上支持埃及。

然而,阿拉伯人却不允许纳赛尔犹豫,他们强烈要求他关闭蒂朗海峡,约旦电台在不停地对他使用激将法:“埃及人夺下海口,但是以色列船只照样在蒂朗海峡通行无阻。”

爆发战争的可能性是多少,纳赛尔心里做了盘算,当他把军队集结到西奈半岛时,他估计爆发战争的可能性为20% ;如果封锁海峡,开战的可能性为50%。

紧接着,纳赛尔又把这时的形势与1956年苏伊士战争前夕的形势进行了一番比较。他认为,封锁蒂郎海峡有一定风险, 但以色列人不会发动进攻,为什么呢?

首先,从大国的态度来看。苏伊士运河战争时,以色列得到英法的支持,它们不仅为以色列提供空中保护,而且亲自出兵对埃及开辟第二战场。而此时,西方国家已不愿再如1956年那样支持以色列了,美国警告以色列不要开第一枪,戴高乐也警告以色列不要打仗,英国则不闻不问。以色列只有在它得到西方大国同意的情况下才会冒险进攻,不会单靠本国的力量来发动战争。1956 年的埃及是孤军作战,而这次整个阿拉伯世界却团结起来,唯他马首是瞻。而且,苏联盟友信誓旦旦,会保护埃及的安全。这与1956年也是不一样的。

其次,那时和以色列作战的是一支部署在西奈的力量薄弱的埃及军队,而大部分埃及军队正集中在运河附近抵挡英法军队的进攻。即使在那个时候,以色列也未能夺下阿布奥拉和拉菲亚两个阵地。而现在,整个战线的防御工事要比1956年坚固得多,而且埃及军队的数量和武器也今非昔比。

以色列未必敢碰埃及这块硬骨头。

对于埃及目前的军事实力。纳赛尔还是相当满意。从1963年始,苏联向埃及大规模地提供当时最先进的战机如米格-21 和苏-7、图-16、以及T-54坦克,后来甚至提供了更新式的T-55 坦克及萨姆-2导弹。在空军力量方面,埃及共有580架飞机,其中作战飞机380架,而以色列只有354架飞机,作战飞机196架。从纯兵力来看,埃及对以色列占有较大的优势,埃以飞机数量对比达到2.5:1,坦克数量对比达到2:1。是的,这足以对以色列产生巨大的威慑作用。

3月21日,纳赛尔参观了位于西半奈岛季夫贾法井的空军基地,飞行员告诉他,他们只需几个小时就能消灭以色列空军。飞行员的乐观给了纳赛尔信心,当他离开空军基地的时候,他相信,这一次埃及军队不仅与以色列旗鼓相当,甚至还更胜一筹。

回去之后,他准备封锁亚喀巴湾。他说:“犹太人已经发出了战争威胁。我们告诉他们:欢迎你们。我们已经做好了战争准备。我们的军队和全体人民已经做好了战争准备。”

这次参观可以说完全改变了纳赛尔对阿以双方力量对比的看法,纳赛尔认定,以色列不会发动全面战争。即使采取行动,也完全可能是有限的行动,充其量也就是占领加沙地带和阿里什地区。

而自己的军队很强大,足以阻止以色列获得任何决定性的胜利。从最坏的方面考虑,万一战争的进程不利于埃及人,在以色列取得某些局部的、有限的胜利后,埃及人的防御部署和苏联朋友在联合国谋求立即停火的行动,也会阻止以色列人前进。而在这种情况下,海峡依然处于封锁状态,王牌仍旧在他手中。

以色列艾什科尔政府的态度也鼓励了纳赛尔。

5月21日,艾什科尔政府发表了以色列自联合国军队撤走之后的第一篇声明。声明中, 艾什科尔呼吁保持以色列及其邻国之间的和平,要求纳赛尔从西奈撤军,至于海峡问题,他甚至只字未提。

纳赛尔从中得出结论:以色列的艾什科尔政府不敢打仗。失去了本.古里安和摩西.达扬的以色列,是不可能为了海峡与埃及打仗的。如果他封锁海峡,也许以色列只会忍气吞声。纳赛尔当然知道以色列政府里面存在一些主战的反对派,但他不相信反对派能左右事态的发展。

5月23日,纳赛尔会见了来访的吴丹。他告诉吴丹,他准备封锁亚喀巴湾。纳赛尔的意思是,在这段时间内,双方都不要采取行动使问题激化,以色列不要让船只通过海峡,而埃及也不搜查任何船只。这样,事态就会逐渐平息下来。吴丹则警告说,以色列已经表示,封锁海峡是一种战争行为。随后,埃及宣布了纳赛尔的决定,并说,埃及和以色列现在已经处于临战状态。

5月26日,纳赛尔发表讲话,称他曾想等待阿拉伯国家强大起来并做好准备后再对以色列采取行动,为此他曾遭到其他阿拉伯国家的责难:“现在我们感到我们已经非常强大,可以和以色列进行一场战斗。在安拉的帮助下,我们能够获胜。正是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才决定采取实际行动。”

他说:“采取这一行动还意味着我们准备与以色列打一场全面战……我们的基本目标是摧毁以色列。要是在5年甚至3年前,我很可能不会谈这件事。在1956年已过去大约11年的今天,我谈起了这件事,因为我有信心。”

然而,当纳赛尔从电台里听到摩西.达扬出任以色列国防部长的消息后,他意识到,战争已经不可避……

思考题

1.纳赛尔通过总参谋部要求联合国维和部队撤出,是何意图?

2.你认为纳赛尔的威慑战略存在什么缺陷?

3.在封锁蒂郎海峡问题上,纳赛尔对国际局势的判断是否准确? 如果你是纳赛尔,你会如何看待当时的国际形势?

4.如果你是纳赛尔,如何看待埃以军事实力对比?

5.纳赛尔在分析以色列的意图时存在什么缺陷?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丁爸 情报分析师的工具箱

【知识】从专利申请窥探Palantir的发展方向

作为一家“黑马”公司,Palantir总是显得那么神秘,其带给外界的印象往往就是强大的背景、前沿的技术和高额的估值,他们为客户提供包括网络安全服务和数据分析在内的多项服务。 Palantir的产品和服务已经部署在军队、情报、执法和金融领域,以打击犯罪。Palan

人已赞赏
安全工具

【工具】丁爸教你一招快速提升朋友圈图片的文艺档次

2019-10-15 15:44:00

安全工具

【知识】60个中国智慧城市行业解决方案

2019-10-15 15:44:2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