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顺应大数据发展趋势,创新情报服务方式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工具】手机IMSI号码归属地查询

国际移动用户标识(IMSI)是与全球移动通信系统(GSM)和通用移动电信系统(UMTS)网络移动电话用户相关联的唯一号码,通常是十五位数。IMSI是识别GSM用户的唯一号码。 这个数字有两部分。 初始部分由北美标准中的六位数字和欧洲标准中的五位数组成。用以识别

公安部公安发展战略研究院


公安情报服务,是指公安情报机构利用各种情报资料,形成情报产品,提交给情报用户,满足其情报需求的过程。公安情报机构应该将其职能定位于情报服务,以情报资料为基础,以情报用户为核心,以提供高质量的情报产品为目标,为公安机关各部门及其民警提供高效、优质的情报服务。当前大数据发展为公安情报机构提升情报服务水平提供了契机:各种类型的大数据可为公安情报服务提供充足的情报资料;运用大数据方法可以准确确定用户并分析其情报需求;大数据有助于提高情报产品的有效性。在大数据环境下,公安情报机构可以创造性地探索一些新的情报服务方式。



个性化情报服务

所谓个性化情报服务,是基于情报用户的偏好、身份以及利用情报的行为、习惯,为满足其特定情报需求而提供的情报服务。在这里,“个性化”不等同于“个体化”,即并不是说情报服务必须面向单一个体,而是指情报服务要具有个别的、特定的指向性和针对性。准确地说,个性化情报服务就是针对特定用户的特定情报需求而开展的情报服务。当前,公安情报机构往往对情报用户不作明确区分,对用户的情报需求未作清晰界定,情报产品大多宽泛,看起来适用面广,实则大而无当。通常只是根据部门或业务岗位来开展情报服务,这样失之于简单、笼统,情报用户被同质化了,情报需求也就模糊化了。即便是面向特定对象如决策领导的情报服务,也只是遵循固定程序而已,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量身定制情报产品。

大数据时代将是一个标举个性化的时代。万物皆联网,无处不计算,使得数字化生存成为普遍现象。无处不在的数据,让物理环境领域的计算掀起一场巨变。在社会生活领域,“社会计算”也变得越来越普遍:许多社会现象可以转化为数据,通过计算进行分析。那么,“人”也是可以计算的,可以从作为整体的“社会”脱颖而出,成为个性化的存在。因此,在大数据环境下,个性化的公安情报服务是可以实现的。当社会计算越来越普遍,利用大数据,对某一群体乃至每一个个体行为和心理的分析,都可以交给算法来完成(当然,这种大数据主义观也存在偏狭、极端的一面)。这样就能够对情报用户进行逐层分类,乃至区分出具体的个体来。这时,情报服务是以具体的、明确的情报用户为对象,就能根据他们特定的情报需求,来提供与其需求高度符合的情报产品。


精细化情报服务

目前,公安情报机构所提供的情报产品出现了明显的程式化现象,反映出情报服务方式的简单粗放。一是类型相对固定。如每周、每月、每个季度及至半年、全年等不同时间周期的社会治安形势分析、社会稳定形势分析、犯罪趋势分析或警情分析等。二是结构框架形成套路。例如,对犯罪前科人员、吸贩毒人员等基本情况的分析,凡性别、年龄、地域、民族成份、受教育程度等,一一罗列。再如,综合研究类情报产品大多是“现状+趋势+对策”几大板块的拼合。三是写法单一。例如,情报产品中有不少图表,饼状图、柱形图、折线图、条形图等样样俱全,然而大多是文字内容的重复,显得可有可无。再如,趋势分析类情报产品,大体是通过各类数据的同比、环比,得出“几升几降”之类的结论。总之,这样的情报产品内容宽泛、形式单一,对于情报用户来说,几乎没有什么吸引力。

上述问题的存在,表面上看是情报产品编制的问题,其实,从根子上说则是因为受到数据资源的限制,情报深度挖掘不够。将大数据融入公安情报服务,可以改变这一现状,使情报服务特别是情报产品向精细化方向发展。首先,有更多的数据资源为依托,对情报产品类型的区分可以进一步细化、具体化。例如,社会治安形势分析可从刑事、治安、交通管理等角度分开来写,刑事犯罪形势分析还可按危害公共安全、侵犯财产等犯罪类型细化。其次,利用大数据可以深入挖掘情报价值,在情报产品内容的取舍安排上就会有更多的选项。例如,关于人员基本情况的分析,除性别、年龄、民族成份等要素外,可以拓展到其他更多的要素,如习惯、兴趣、性格、家庭、收入、社交网络等,甚至关于习惯这一要素还可进一步细化,如上网习惯、手机使用习惯、出行习惯等。第三,大数据还能丰富情报产品的表现形式。例如,情报产品的可视化不仅仅是情报事实、结论的描述与报告,它还具有观测与发现的功能:通过数据属性的可视化映射,帮助用户识别与理解数据间的模式和意义;在可视化交互的环境中,用户可以选用不同的方法来展示数据,通过与数据互动来探索“为什么”,从而获得新的洞察。


跟踪式情报服务

【情报学】《武经七书》中的情报思想

中国古代兵书战册浩如烟海,以《孙子》十三篇成书为标志,约在2500 年以前,中国就已经诞生了体系完备的军事情报思想。据《中国兵书知见录》的统计,见于著录的,便逾3000 余部,存世的逾 2000余部,而大量的非兵书类的“经、史、子、集”中亦散落着丰富的论

用户的情报需求并不是静态的、固定的,常常处于动态变化的状态。公安情报机构根据用户“此时”的情报需求,于“彼时”提供情报产品,就会出现时过境迁、情报产品失效的情况。因此,最好的情报服务应该对用户进行全程跟踪,根据用户情报需求的变化来调整情报服务方式。然而,这对于面向公安机关全体民警及各个部门开展情报服务的公安情报机构来说,跟踪式情报服务费时费力,几乎是不现实的。

大数据发展让跟踪式情报服务成为可能。现在,数字化在公安机关已成为普遍现象。公安民警不但采集各种数据,而且也无时无刻不在生产数据:他们随身携带的手机、警务通等移动设备,日常巡逻盘查的车载GPS等方面的数据,全面呈现他们的日常警务活动状况;浏览公安内网、查询各类信息管理系统、使用搜索引擎等方面的数据,反映他们的情报需求及其变化;他们对情报产品的理解、接受程度,情报产品在实际工作中的应用状况,也会以信息反馈的方式表现出来……利用这些海量数据,采用大数据算法,可以对情报用户进行日常性跟踪,了解他们的工作内容、行动状况和情报需求。这样无论情报用户发生什么变化,情报服务总能准确提供、及时到位。


前瞻式情报服务

公安情报机构应该努力做好情报服务工作,而且这种追求是没有止境的。用户有求必应,属于被动式或响应式服务,这是情报服务第一重境界;想用户之所想,是主动式服务,这是情报服务的第二重境界;想用户之所未想,让情报服务走在需求的前面,是前瞻式情报服务,显然这是情报服务的最高境界。

要实现前瞻式情报服务,关键要做好潜在情报需求的发掘工作。潜在情报需求包括用户没有表达出来的情报需求,以及潜在情报用户——尚未通过情报机构的服务而获得满足的用户的情报需求。因此,发掘潜在情报需求,一是要帮助用户表达自己的情报需求,二是要让潜在情报用户转化为现实情报用户。目前,潜在情报需求的发掘,一般采用逻辑思维方法,如系统分析法、逆反思维法、发散思维法,量化分析工具如因素矩阵法,或者人际交流方法如咨询、反馈等。这些方法都需要投入大量人力,难以全面推广。

情报需求虽然是一种意识,有时甚至是无意识,但它总会通过行为表现出来。运用大数据方法,可以打开人类意识和无意识这一神秘之窗。全面采集反映公安民警警务行为方面的数据,建立数学模型或通过特定的算法,可以对大量数据进行自动分析,挖掘那些可能需要情报作为支持的行为,再与大量已有的情报支持下的行为进行比照、验证,就能比较准确地识别出民警的哪些行为需要情报,这样在他们还没有形成明确的情报需求之前,公安情报机构能够及时将情报产品提供给他们。当然,这种前瞻式情报服务带有理想色彩,但仍然是公安情报机构应该努力的方向。




彭知辉,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侦查与反恐怖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公安情报理论、群体性事件等方面的研究。







一体化指挥调度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是我国社会治安防控领域指挥调度关键技术体系研究基地和创新成果的集散中心,是一个开放创新的平台,是中国指挥与控制学会智能指挥调度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单位。

长按二维码,关注实验室动态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丁爸 情报分析师的工具箱

【资料】美国情报处理与分析参考图书(含电子版下载链接)

Intelligence Strategy and Policy 情报战略与政策 1、 National Intelligence Strategy of the USA, Office of the 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ODNI), October 2005 1、美国国家情报战略, 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ODNI),2005年10月 电子版下载地址:

人已赞赏
安全工具

【技巧】如何处理飞秋、警网通、政务微信等不能正常接收或者发送信息的问题?

2019-10-15 15:42:47

安全工具

【工具】手机IMSI号码归属地查询

2019-10-15 15:43:2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