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情报】美国情报分析培训研究——以CIA肯特学院为例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美国情报】实时和开源分析(ROSA)资源指南

该实时开源分析(ROSA)资源指南由国家信息中心网络与国家情报局局长办公室(ODNI)信息共享环境合作伙伴参与办公室(PE-ISE),美国国土安全部(DHS)合作开发。 联邦调查局(FBI)和刑事情报协调委员会(CICC)的代表协会,协助执法机构和融合中心了解合法

胡雅萍(1986-),女,南京大学信息管理学院情报学专业2012级博士研究生,已发表学术论文10余篇,主要研究领域:安全情报、情报分析。

摘要:情报分析作为情报教育中的重要方面,成为很多高校和机构必开科目。美国拥有非常丰富的情报实践以及情报教育经验,本文选取情报培训领域中的著名的CIA肯特学院为研究对象,根据官方网站公布的数据及文献资料进行梳理,从培训形式、内容、方法等角度进行分析,剖析情报人才培养特点,为情报分析培训提供借鉴。

关键词:情报教育intelligence视角情报分析培训内容教学方法案例研究


1引言

情报分析是情报流程中的重要环节,是将原始数据进行序化编码,利用一定的分析工具进行处理加工的过程。其中,分析人员担负着有效分析和准确传递的重要作用。由于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分析人员的偏见、缺乏想象力、镜像思维等因素都会导致情报的失察,因而分析过程的规范性和科学性就显得尤为重要,提高情报分析准确性的同时也对情报分析的教学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何制定规范的分析流程和结构化的分析方法?采用何种教学手段能迅速提升分析人员的研判能力,这些都是情报教育与培训需要思考的问题。目前,我国专业情报培训机构相对匮乏,主要以高校情报教育为主导,其中又以图情为主要研究对象,对intelligence领域情报教学与培训的研究少之又少。针对这些问题,本文选取情报分析培训界具有代表性的肯特学院(Sherman Kent School for Intelligence Analysis)进行研究,从课程设置、教学方法、教学内容等方面进行探索,希望为我国情报培训领域引入新的视角。由于安全和技术需要,部分课程被敏感性物理隔离(Sensitive Compartmented Information Facilites, SCIFs),因此,本文通过官方网络及公开文献资料进行梳理,归纳CIA情报培训体系,力求窥一斑而知全豹。


2美国情报分析培训

美国的情报研究具有丰富理论与实践经验,“911事件”后,美国对情报教育的需求表现出极大的迫切性,涌现出了大量对情报失察问题的关注,其中主要是如何避免失察以及提升情报分析准确性的研究。情报分析的准确与否直接关系到情报结果的成败,然而,情报分析是十分复杂的过程,情报分析的结论大多数情况下是探索性的。起初有学者认为产生这一现象的原因是“由于情报机构搜集的信息是模棱两可的,从而导致了不同的分析结论。[[1]]”但Yitzhak KatzYgalVardi利用实验证明,即便是相同的数据,不同分析师分析也会得出不同的结论[[2]]。因而,对情报人员的培养显得尤为重要。

因此,学术界和情报界以提升情报分析准确性为主要目标,积极开发情报分析类教育培训课程。在前期研究中,通过对情报教育主体划分研究发现,相较于以往政府情报部门侧重于情报实践研究,高校侧重于长期具有连续性的理论研究的情况。但随着教育培训网络体系不断深化,这种情况有所改变,两大主体教育形式和培训内容具有不断融合的趋势,即出现政府情报部门通过联盟的方式构建研究型大学,如2002年成立的中央情报局大学(CIAUniversity)FBI的分析研究学院(College of Analytical Studies)等;同时高校也积极面向社会开展短期的情报培训,如Mercyhurst College[[3]]

与情报教育的广泛性和长期性不同,情报培训具有短期、针对性强、面向特定群体等特点。情报人员常常根据工作需要或职业发展,进行有目的提升。这里将情报培训内容的整体情况进行分类整理,以便了解培训概况:

1. 情报培训分类和描述

划分标准

培训类别

描述

研究内容划分[[4]]

情报理论

是情报培训中最广泛的内容,目的是构建“情报意识”,包括情报原则纪律的相关内容(如定义、方法、流程等)通常结合特定的主题进行教授(如禁毒、反恐、执法等),课程大多持续2小时至4天,属于知识普及类培训。

情报实践

提供实际应用类的情报知识,目的是解决学员日常工作实践中所遇的情报问题。

情报分析类

针对情报周期中的分析环节进行深入研究和专项培训,课程包括对思维方式、分析方法以及分析工具开发等内容。

面向对象划分[[5]]

情报分析人员

针对专业从事反恐、军事、公安等人员的培训。课程以情报分析中的特定主题展开培训,每个主题持续几小时。如FBI大学针对管辖区域内的犯罪情报方法课程;美国缉毒局(DEA)有关贩毒材料分析的情报方法课程。

调查员和相关工作人员

培训内容层次略高于通识教育,却缺乏深度培训。培训对象多为需要从事相关分析工作人员。

研究类别划分[[6]]

区域知识

研究特殊地理区域的地理、历史、政治结构等知识,如远东、南亚、非洲等地区的专业知识。这类课程通常要求具备一定的语言基础,以及大学期间的相关背景,课程采用内部研讨会的形式展开。

技术知识

重点培训“间谍情报技术”,较为代表的是肯特学院的谍报技术课程。也包括“软件类课程”,即如何使用特定类型的情报软件(分析软件或数据库)。较为著名的是Anacapa Science公司提供的犯罪情报分析技术课程。

专业知识

这类培训与个人日后从事的职业密切相关,如从事政治、军事、经济和领导力等分析,需要专门进行政治科学、军事科学、经济学和政治心理学等学术课程的学习。

3.CIA肯特学院概况

美国中央情报局为了解决机构分析的弱点,促进和提升情报人员的情报分析能力,于2000年成立了肯特学院(Kent School[[7]],专门为情报处(DI)提供情报分析及管理培训,被誉为情报分析培训的“最佳实践”[[8]]2002年合并到新成立的CIA大学中,作为一个独立的学院提供外语、区域研究、谍报技术培训以及媒体报道服务[[9]]。肯特学院的目标是培养具有出色情报分析能力的分析人员,要求学员具备高效的解决问题能力、较强的沟通能力和团队协作能力[[10]]

肯特学院由三部分组成[[11]]:①基础培训:教授基本技能,分析人员将学会思考、写作、简报技巧等必备素养,以及研究分析工具、公告能力、反间谍等问题,通常培训时间持续4个月,其中最著名的是提供给新分析人员的职业分析项目(The Career Analyst Program, CAP);②中高级培训:培训对象主要是分析师及管理人员,内容包括领导技能、分析方法及实质性管理问题,主要目的是提升领导力,较为代表的如提供给中高层职业分析人员的情报分析培训项目,该项目一般要求受训人员需具备5年或以上的情报分析经验;③肯特中心(KentCenter),学校的宣传中心,用来传播和评价中情局的情报产品,为学术和社会情报团体提供推广。

另外,肯特学校培训提供持续培训与异地培训两种形式[[12]]:异地培训是指分析人员除了在华盛顿地区的大学接受训练以外还可选择其他地区提供的专职训练,如陆军、海军战争学院或国家战争学院的军事服务计划,包括外语培训和区域知识培训,可选择全日制或兼读课程的形式。持续培训是指当新入职人员经过CAP训练后,在整个职业生涯中随时返回肯特学院接受持续培训,以便及时了解情报技术的变革以及关注情报界和全球发展的关键问题。

以下从肯特学院的培训内容、培训方法以及教研结合等方面进行剖析,以便总结归纳肯特学院的培养模式:

3.1培训内容分析

情报分析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其承担着将原始信息转化为决策制定需要的情报的功用,而实现这一转化的最重要因素是采用科学的方法[[13]]Washington Platt将科学方法定义为特定的基本流程,他认为“尽管不同分析人员分析情报的方式手段不同,但基本流程特征是相似的,这些特征包括数据搜集、形成假设、测试假设以及基于可靠来源得出预测结论[[14]]”。而CIA肯特学院的教学与研究的重点之一就是不断探索科学严谨的分析方法,培养分析人员形成批判性、创造性思维以及采用科学化的分析方法。以下以最为著名且拥有较长历史的职业分析项目(CAP)为例:

职业分析项目是中情局“第一个为专业新入职情报分析人员打造的全面培训计划”。为了促使新入职的分析人员能够更有效进行情报分析和生成情报产品,更精准分析的原因和手段以避免情报失误,CAP教授情报知识、技巧、认知工具以帮助分析人员利用科学方法构建自身的分析体系。培训使用谢尔曼·肯特的“情报分析原则”作为学生学习分析技巧的指导方针[[1]],该指导强调分析严谨的重要性,鼓励使用外部专家意见以避免内部闭门造车,同时坦率承认分析的不足以及积极从失误中进行学习。CAP培训的时长从早期为期10个月的培训,经过专家不断修正和综合调查来自学员的反馈,于2002年被精简到最合适的22[[15]]。以下对CAP项目为期22周的教学内容进行详细分析:

1周(课堂教学):介绍情报话题:包括历史、任务、CIA的价值观,同时关注情报历史和情报文献,相关课程由情报研究中心的历史教员进行教授。

2~5周(课堂教学):教授情报技巧,包括分析思维,写作和编辑,简报、数据分析技巧和团队写作能力训练。培训这些技巧是十分必要的,因为情报分析需要关注于决策者对不同问题的信息需求,而不仅仅是情报分析学术上的问题。因而,简报技巧并不强调学术上的研究性,而是注重如何提升情报传递给政府的有效性。另外,分析思维培训在于避免分析人员在撰写情报分析材料时带有个人主观色彩和自身经验。

6~10周(临时任务):进行轮值锻炼。学员被分配到CIA其他部门、其他联邦机构或政府部门外的情报分析公司。轮值的目的在于让学员更切实的感受情报实践工作,以便于更加有效的适应CIA工作。帮助学员理解情报总监如何识别情报需求,以及如何为CIA其他部门、情报界以及决策机构提供服务;提供分析人员职业相关知识,特别是从分析专家视角了解其他决策机构的工作情况,以便更好的完成工作任务,如安排学生参观珍珠港,洞察军事合作用户的需求,了解CIA一手资料以及推理过程,避免类似的灾难发生。

11~14周(课堂教学):高级情报话题培训课程:包括写作、编辑长篇论文以及特定问题的模式话题,如否认和欺骗、指标和公告。针对特殊的情报分析问题需要更先进和复杂分析技巧技术,因而为分析人员设计特殊核心课程,教授关于情报分析技巧类话题,包括概念、技术、方法对情报问题研究的假设、复杂问题简单化等,以利于后期对原始情报数据的处理[[16]]。其中分析技巧包括可替代分析技术、情境构建、A/B队等[[17]][[18]]

15~18周(第二阶段临时任务):进行室外恐怖危机模拟训练,CAP创造情境来模拟日后分析人员工作中可能面临的突发情况。高峰仿真与困境能在整个课程学习的过程中迫使学员即兴创作和发挥自身技能;临时任务还包括采用角色扮演的方式模拟CIA分析员,撰写总统每日简报(PresidentialDaily Briefs),并进行情报数据评估。在练习中为了使模拟尽可能真实,教员扮演的高级政府官员需要尽可能创造与现实工作环境中相似压力的情境,以便于学员及时发现自身的优劣势。

19~22周(课堂教学):先进话题课程:教授分析人员关于情报政治化和职业道德问题,确保情报的中立性;开设提供直接面向CIA高层和决策者的情报写作课程,如题为“Writingfor the President”的高级情报编辑课程;组织开展名为“round-tableon customer relations”的圆桌会议,名为“secretsof success panel”的经验交流座谈等,邀请有经验的分析家提供在处理国会、公众和媒体关系方面来之不易的实践经验,为新入职人员答疑解惑。

综上可以发现,CAP采用由简到繁、由易到难的进阶式的教学方式。在课堂教学中穿插户外实践,将理论学习与实践教育相结合,能够更有效地促进学员对情报知识的掌握。同时,采用实时评估的方式来考察学员的知识掌握情况,如在第一个临时任务进行前,需要进行期中考试;最终的考试需要进行30个小时的角色扮演,以模拟真实工作环境。这些都为分析人员正式投入工作奠定了理论和实践基础。

3.2 案例教学研究

为了帮助学员更快速地掌握情报知识和分析技巧,CIA肯特学院会聘请具有丰富经验的分析家为学员讲授在职业生涯中的经验教训,同时积极丰富教学方法,其中应用最广泛也最有效的教学方法是案例教学法。案例能够很好充实课程,启发学员思维,促进其分析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19]],通过进行不断的案例辩论,有助于学员对情报知识的掌握。因此,肯特学院在积极应用案例法的同时不断调整教学方法,1990Tomas W. Shreeve开发了第一个系统案例培训体系——CIA案例教学法(CIA’s Case MethodProgram[[20]]。在这个培训体系中,CIA教员担负着案例撰写者、学习者、培训者多重角色,每一个案例讲授前,教员都会进行为期4-5天的统一培训,对案例内容、演示方法进行讨论分析以达到更好授课的目的。

3.2.1提升教学质量:为情报教员培训

CIA肯特学院的教师队伍分为固定和兼职两类,固定教师都是专业分析人员,主要职责是管理和指导CAP以及肯特学院的其他项目,兼职教师包括CIA已退休员工和在职分析师。所有任职教师都必须经过CIA大学注册认证,同时参与为期1周的教员课程和不间断的课程评估。案例研究法在中情局的综合培训课程中取得的巨大成功与其严格的教员培训分不开的。1989年,中情局的培训和教育办公室(OTE)设立了案例方法教学小组(case method teaching workshop),并出版了分析培训手册《Analytic Thinking and Presentation for intelligence Producers[[21]]OTE的主要任务是评估使用中的案例方法并组织对教员的培训课程,以提升案例教授的规范性和有效性,将案例教学培训内容整理如下[[22]]

1天:包括两个演示案例教学法培训、案例类型讨论和教授方法讨论。工作组(workshop)介绍参与者案例研究方法,并参与2个案例讨论,每一个案例由不同讲师讲授。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促进更广泛的案例讨论和教学方法的讨论,促进教学风格的对比。

2天:集中讨论“教学案例”,包括讨论案例中重要问题、评论反馈和总结案例。案例教学最重要的方面是每一个案例都需要经过工作组集中讨论。方法是将成员分为3个小组,每组分配一个案例进行教学演示。每个小组成员需要阅读、分析以及讨论各自案例,并完成以下工作:①递交“教学计划”给小组领导审核;②确定两至三个中心“教学重点”;③制定允许时间内“教学点”展示计划;④研发讨论问题,并根据这些问题指导教学;⑤演示板书或思维导图来反馈案例。此外,每一个参与者需要讨论其他小组教授的另外2个案例。在培训过程中,经验丰富的分析家提供对教学计划的反馈以及自身关于案例的经验建议,及时帮助和鼓励教员。

3天:对所有案例进行回顾和反馈、教授案例研究和案例撰写技能。小组成员发表案例讨论心得(包括本组讨论与他组评论)。当每个教员都有机会发表评论后,经验丰富的导师提供点评。当天培训结束后,参与者反馈获得的经验,并总结如何将这些方法融入自身的教学中。

4天:确定教学目标、教学计划,学习提问、倾听与回应技巧。教员培训的最后一个上午,每个小组提交案例的概述,包括课程如何教授、教学重点范围,如何调动课堂氛围技巧等。

在授课前对教员进行培训,不仅规范了教学手段目标,同时增进了教员间的相互学习交流,提升授课技巧。在授课培训的过程中,还鼓励教员勇于探索新方法,从教授转向研究和案例撰写,构建案例数据库。教学过程中常利用场景模拟,角色扮演,战争故事、虚拟管理等方式来进行交互式教学,最大化方便学员获取知识提升分析能力。

3.2.2提升教学内容:构建情报案例库

除了对教员进行培训,CIA案例方法教学小组还鼓励教员主动参与案例的撰写与分析过程,如1980年末CIA与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合作,一起撰写重大历史事件的案例研究,积极探索CIA在美国政策制定中的作用,经典案例包括“伊朗国王的衰落”、“黎巴嫩和情报界”等。90年代中期时,中央情报局的案例教学法项目已经被国家认可,并广泛的应用于美国情报界培训中,为此还构建了专门的案例库,作为重要历史事件的永久记录,同时也作为情报培训的教材库。此处摘录美国情报界案例教学法课程部分公开内容并分类[[23]],如表2所示。

2 美国情报界案例教学法课程(摘录公开部分)

案例分类

具体内容

情报分析

(Intelligence Analysis)

环城公路狙击手(The Beltway Snipers

西贡陷落(The Fall of Saigon

德国重新武装(German Rearmament,1919-1935

杀害特别代理卡马雷纳(The Killing of Special Agent Camarena

国家情报评估南斯拉夫(A National Intelligence Estimate on Yugoslavia

恐怖东京(Terror in Tokyo

新年攻势(The Tet Offensive

反间谍

(Counterintelligence)

曼努埃尔·奥尔特加Manuel Ortega

【资源】最新版本开源情报工具和资源手册(一)

 i-intelligence 组织编写的这本2018版《开源情报工具和资源手册》包含了数十类全球开源情报的资源和工具,共计三百多页,数千条资源链接。从今天开始,丁爸将其陆续分享给大家。 目录 (一)、搜索  1、一般搜索  2、元搜索  3、可视化搜索和集群搜索引擎  4

秘密行动

(Clandestine Operations)

如何处理血腥的美国人(How to Deal With Those Bloody Americans

代号“PBSUCESS”秘密行动

领导和人员管理

(Leadership and Management of People)

选择DIA的高级情报官员(Choosing a New Senior Intelligence Officer at DIA

格林维尔号航空母舰碰撞(The USS Greenville Collision

劳伦斯·波特(Lawrence Potter

项目管理

(Management of Project)

联邦执法培训中心(The Federal Law Enforcement Training Center

危机管理

(Management of Crisis)

吉隆坡空气污染(Air Pollution in Kuala Lumpur

从卢旺达疏散美国人(Evacuating the Americans from Rwanda

几内亚比绍兵变(A Mutiny in Guinea-Bissau

伦理及企业文化

(Ethics and Organizational Culture)

詹姆斯马丁(James Martin

军事行动

(Support to Military Operations)

贝鲁特营房爆炸(The Bombing of the Marine Barracks in Beirut,23 October 1983

胡拜耳塔(Khobar Towers

莫斯达尔救济(The Relief of Mosar

索马里武器搜索(Searching for Weapons in Somalia

强调案例研究能够帮助学员加深对情报问题的认知,《洛杉矶时报》评论员Bob Drogin曾指出CIA中的大部分课程是在学习失误案例,以避免重蹈情报失察的覆辙[[24]]。通过对以上案例归类,发现研究对象为国内外重大历史事件,内容涉及包括大部分情报活动,如情报分析、反间谍、秘密行动、军事行动等。案例针对个人或团体问题,需要学员设法找寻解决方案,以辅助决策者在缺乏完整信息条件下做出决策。以“从卢旺达疏散美国人”为例,案例假设情境学员是1994年负责美国大使馆工作人员之一,需要帮助258名美国人从卢旺达安全撤离。针对三种选择:①由武装直升机掩护从机场离境(假设仍然开放);②海军陆战队护送陆路离境;③没有美军护送从陆路离开。学员需要在规定时间内进行规划、实施评估与辩论。通过诸如此类开放性讨论,学员不断学习操作性技巧、总结归纳情报管理方式,以提升分析能力。而教员所做的是不断构建情报情境,启发学生思维,学习提问、倾听与回应的技巧。

3.3教研结合——肯特中心

现实世界的不确定性和模棱两可构成了情报分析的挑战,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有效避免由于偏见、无知和镜像思维等造成的情报失察问题,情报分析培训不仅需要教员传授个人经验和不同文化知识,更需要分析人员在实践经验背景下进行专业分析工具和分析方法的研究开发。CIA肯特学院作为一个学习型组织,有效整合了教学、研究与传播的职能。肯特中心即是分享情报专业知识的研发综合体,主要以出版学术刊物及情报理论著作来促进情报理论、学说以及分析实践的发展,是肯特学院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出版物包括不定期的情报分析专题文件(Kent Center Occasional Papers)、《情报研究》(studies in intelligence)季刊以及情报学者的论著。肯特中心后来和联合军事情报大学(Joint Military Intelligence College, JMIC)创造了“战略情报研究中心”,集中研究情报实践知识,鼓励经验丰富的情报专家撰写文献,并公开出版这些非机密文献。随着这些研究刊物的出版,不断推进情报理论研究的发展与创新,如“现代科学和技术情报之父”R.V.Jones为了简化分析矛盾和信息不足的情况将“奥卡姆剃刀”理论引入情报分析[[25]];这些研究成果作为教学材料应用于课程当中,将理论成果以最快速度传递给学员,以提升其分析能力。拥有45年丰富经验的CIA分析家Richards Heuer为了避免分析中的“镜像思维”在《情报分析心理学》中提出的著名的“竞争假设分析法”[[26]],后期研究他又将“轮廓、图、表、树和矩阵”等分析工具结合“魔鬼辩论”“红帽分析”等分析方法,创建了“结构化分析方法”来帮助分析师规范分析流程。后期Folker又利用结构化分析方法对情报问题进行假设验证,证明该方法明显优于传统的直观思维,具有较强的科学性和实践性[[27]]。随之,结构化分析方法也成为CIA培训的必修课程之一。可以说,肯特中心既是CIA理论研究的核心部门,同时又是学者与分析人员进行思维碰撞的中心,教研相结合大大促进了肯特学院培训教育的发展。


4.情报培训模式构建

肯特学校通过规范化和科学的教学方法为情报分析研究提供方法论和理论基础,帮助分析人员构建认知结构形成科学的思维方式,掌握国家的历史、文化、区域动态,政府运作等知识。通过专业培训,分析人员能够从事专门研究工作,解释在经济学、政治、心理学、国际关系等领域产生的问题,为决策制定提供详实充分的依据。

通过梳理CIA肯特学院情报培训的方法、内容、架构,可以归纳出促进情报培训发展的阶梯式培训模式。通过对不同层次人才的培养,使之逐步达到个人知识的完善。发现其培训发展过程遵循Bajamin Bloom的学习三层次理论[[28]]:认知、情感、精神。认知阶段学习通常包括专业知识和理性学习,可以开设如情报基础理论、作业流程和情报文化的相关课程;情感阶段学习包括对态度、价值的感知,可以开设适合中高级情报人员学习的管理技巧、沟通技巧等;精神阶段学习往往是个人通过长时间的学习与经验积累,达到个人精神层次的升华。同时,该体系知识层级间并不是毫无交流,当通过培训和实践之后,达到较高层级成为导师时,则可进行情报教育研究工作以及向低层级的学员进行经验传授。形成周而复始,逐级递进、多种教学方式组合(学术政府机构培训、公众社会学习、个人经验积累)的培训体系,构建如下图:

1 情报培训层级模式

相较于国内目前缺乏的情报分析专业培训来说,CIA肯特学院的经验在于,能够着眼于社会各领域广泛的情报需求去发现情报分析工作机会,以工作需求为导向,培养具有应用水平专业分析人员;面向复杂的信息环境和用户多样化的情报需求,以情报分析能力的提升作为核心确定培养目标;针对服务决策的情报问题,深化课程内容,协调发展教学与研究,形成特有的培训体系。尤其在教育层次的多样性以形式多样的教学实践等方面的先进经验为我国情报培训领域提供了重要参考,值得我们进行深入研究与学习。

参考文献:



[1]①情报的严谨性;②有意识的避免信息分析的偏差;③愿意接受和倾听其他的判断;④善于判断群体责任;⑤使用精准的语言;⑥善于接受外部专家的建议;⑦坦诚缺点以及善于从失败中学习;⑧服务于决策而不是决策者;⑨保持情报中立性。



[[1]]Dobbs, Michael. U.S., Russia At Odds onIranian Deal[J].Washington Post, 2001,7(15).

[[2]]Katz, Yitzhak ,YgalVardi. Strategies for DataGathering and Evaluation in the Intelligence Community[J].InternationalJournal of Intelligence and Counterintelligence. 1991.5,(3)

[[3]]胡雅萍,潘彬彬. Intelligence 视角下美国情报教育研究[J].情报杂志.2014.

[[4]]DavidL.Carter.Law Enforcement Intelligence:A Guide for State, Local, and Tribal LawEnforcement Agencies[R].School of Criminal Justice Michigan StateUniversity.2004:111-121.

[[5]]CIAAnalyst Training Program Information and Requirements. [EB/OL][2014-01-27].http://education-portal.com/articles/CIA_Analyst_Training_Program_Information_and_Requirements.html

[[6]]StephenMarrin.Training and Educating U.S. Intelligence Analysts[J].International Journal ofIntelligence and CounterIntelligence.2008,22(1):131-146.

[[7]]StephenMarrin. CIA’s Kent School: Improvingtraining for new analysts[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ntelligence andCounterIntelligence.2003,16(3):609-637.

[[8]]CIA Press Release. Tenet Dedicates NewSchool for Intelligence Analysis.[EB/OL][2000-05-04][2014-01-27].https://www.cia.gov/news-information/press-releases-statements/press-release-archive-2000/pr050400.html

[[9]]ShermanKent School for Intelligence Analysis. [EB/OL][2014-01-27].http://en.wikipedia.org/wiki/Sherman_Kent_School_for_Intelligence_Analysis

[[10]]CIA Analyst Training.[EB/OL][2014-01-27]http://www.ehow.com/about_6573153_cia-analyst-training.html

[[11]]The 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sEfforts to Hire, Train and Retain Intelligence Analysts[R].U.S. Department ofJustice office of the Inspector General Audit Division.2005.5:46-62.

[[12]]TrainingResources.[EB/OL][2014-01-27]https://www.cia.gov/offices-of-cia/intelligence-analysis/training-resources.html

[[13]]Clark, Robert M. Intelligence Analysis:Estimation and Prediction[M].American Literary Press Inc. Baltimore,Maryland.1996:332.

[[14]]Platt,Washington. StrategicIntelligence Production: Basic Principles[M]. F.A.Praeger,NewYork.1957:75.

[[15]]Career Analyst Program: Preparing for acareer in the Directorate of Intelligence[R]. Kent School publication.2001

[[16]]Douglas J. MacEachin. The Tradecraft ofAnalysis: Challenge and Change in the CIA. [EB/OL][2014-01-27]http://www.odci.gov/cia/di/toolkit/index.html.

[[17]]RobertC.Reich.Re-examining the Team A-TeamB exercise[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ntelligence and Counterintelligence,1989,3(3):387-388.

[[18]]KevinP. Stack, A Negative View of Competitive Analysis[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Intellingece and CouterIntellignece.1997-1998,10.(4):456-464.

[[19]]ThomasW.Shreeve ,James J.Dowd.Jr. Building a Learning Organization: Teaching with Cases atCIA[J].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ntelligence andCounter-Intelligence.1997,10(1):104.

[[20]]IntelligenceCommunity Case MethodProgram.[EB/OL][2014-04-2]http://www.intelcasestudies.com/about/about_director.html

[[21]]Analytic Thinking and Presentation for Intelligence Producers:AnalysisTraining Handbook[M].Office of Training and Education. WY. Official Use Only.

[[22]]ThomasW.Shreeve, James J.Dowd Jr. Buildinga learning organization: Teaching with cases at CIA[J].International Journal ofIntelligence and Counterintelligence.1997,10(1):97-107.

[[23]]Catalog of CaseStudies. [EB/OL][2014-01-27]http://www.intelcasestudies.com/cases/catalog.html

[[24]]BobDrogin.School for New Brand of Spooks[N].LosAngeles Times.2000-7-21(1).

[[25]]Jones, R.V. Reflections onIntelligence.William Heineman Ltd: London.1989.11:87-88.

[[26]]RichardsHeuer.Psychologyof Intelligence Analysis[M].1999:95-109.

[[27]]Folker,Jr. Robert D. Intelligence analysis inTheater Joint Intelligence Centers: An Experiment in Applying StructuredMethods[R]. Center for Strategic Intelligence Research. Joint MilitaryIntelligence College, Washington, DC,2000(1):25-82.

[[28]]Bloom’s Taxonomy of LearningDomains.[EB/OL][2014-04-02]http://www.nwlink.com/~donclark/hrd/bloom.html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维护安全与发展战略的情报理论与体系研究”(项目编号:11ATQ005)成果;江苏省2013年度普通高校研究生科研创新计划项目“Intelligence视角下国外情报学学科体系研究”(项目号:CXLX13_064)成果。

【作者简介】胡雅萍(1986-),女,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安全情报、情报分析;潘彬彬(1989-),男,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安全情报。

【文章来源】《情报杂志》2014年第7期

【版权声明】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丁爸 情报分析师的工具箱

【A级通缉令】公安部通缉十名重大盗抢骗犯罪在逃人员

4月25日,公安部发布A级通缉令,公开通缉十名重大盗抢骗犯罪在逃人员。被通缉的十名在逃人员是: 何明、施春红、郎爱平、陈雨、李盛、潘潇黔、潘建军、胡薇、李宏利、代怡红。 公安机关希望社会各界和广大人民群众提供有效线索,及时检举、揭发盗抢骗等违法犯

人已赞赏
安全工具

【资源】40个中文AI开放平台

2019-10-15 15:37:27

安全工具

【美国情报】实时和开源分析(ROSA)资源指南

2019-10-15 15:37:3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