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情报分析师职业胜任力通用标准比较研究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工具】安全工具推荐—-哈勃分析系统

今天给大家推荐腾讯安全工具—哈勃分析系统,可以上传文件分析病毒和恶意行为。 官网地址:https://habo.qq.com/ 支持文件格式: APK、EXE、BAT、JS、VBS、SWF、ELF、PDF、HTML 各种压缩包(RAR、ZIP、7z等) Office文档(DOC/DOCX、XLS/XLSX、PPT/PPTX等)

摘要 

[目的/意义]梳理国内外有关情报分析人员能力素质要求的研究成果并进行比较研究,为我国情报分析师 职业胜任力通用标准构建提供参考。

[方法/过程]通过文献调查、实证调查和政策标准分析,总结中外学界、从业者 以及美国主要情报机构关于情报分析师职业胜任力的观点,比较中外对情报分析师职业胜任力的认知差异。

[结 果/结论]识别出共识度高的知识、技能和个人特征等指标,形成情报分析师职业胜任力标准初始模型。中外对情报分析师职业胜任力的认识有较大差异,例如国外重批判性思维,我国经验思维突出;国外重内在素质和通用技能,我国强调情报专业知识技能;国外重书面表达、口头交流和多媒体传播技能等,我国主要强调书面写作能力; 国外强调 情报职业道德伦理规范,我国侧重于政治素质与保密意识等。 

关键词 情报分析 情报分析师 职业胜任力 通用标准 

中图分类号 D63 G35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2-1965( 2017) 02-0025-07 

引用格式 谢晓专.情报分析师职业胜任力通用标准比较研究[ J] .情报杂志, 2017, 36( 2) :25-31, 39. DOI 10.3969/j.issn.1002-1965.2017.02.005

引 言 

美国国家安全局情报专家 David T. Moore 指出: “传统的情报分析研究范式主要关注情报是如何生成的,将情报分析视为一种活动、过程或组织。至今,仍缺乏对情报生产的关键要素———情报分析人员以及作为一名成功的情报分析师所必备的核心能力的关注”[1],他认为,“情报是由情报分析员独立生产的,确保情报分析员的任务分工与其能力、技能、知识相适 应,是情报改革战略的关键环节” [2] 。

我国情报界也普遍关注情报工作业务本身,忽视对情报生产的主体———情报分析人员及其能力的研究。一名合格的情报分析师应具备哪些能力素质,这是一个重要的理论与现实问题,正如美国国土安全部、联邦调查局等部门联合发布的《州、地区和部族情报分析师通用能力》所言,明确情报分析师的通用能力,将其纳入培训计划, 有助于全国范围的各级各类情报分析人员形成共同的使命,获得公平的培训和职业发展机会,且有助于促进各级政府部门的情报和执法人员之间的交流互动、信息共享以及协作[3]。

具体说来,情报分析师胜任力标准是人才招募、培养、考评的重要依据,是情报分析业务培训目标、内容设定以及岗位考评标准设计的依据; 建立情报分析师通用胜任力标准模型,有助于推动贯彻落实国家相关政策与决策精神,促使全国范围的情 报分析员形成基本共识,构建高效统一的情报文化,推动情报共享与融合、资源整合与优化配置,提升情报整 体能力;精准地描述情报专业人才能力素质要求是高 校情报专业人才培养的逻辑起点,它关涉“培养什么 样的人才,培养目标和培养规格”的根本性问题,是情 报专业人才培养方案制定、情报分析学历教育以及职 业培训课程设计、教材讲义编撰的重要遵循。

本文旨在梳理国内外情报分析人员能力素质要求相关研究成 果,为我国情报分析师职业胜任力通用标准构建提供参考。 

1 职业胜任力 

职业胜任力( Competency) 又称职业胜任能力素质、胜任能力、胜任素质、胜任特征等, 20 世纪 50 年 代, David.McCelland 教授最早提出胜任力概念, 1973 年提出“冰山模型”,他认为胜任力是影响工作绩效的知识、技能、能力、特质、动机等的集合,冰山浮于水上的显性要素包括“知识”与“技能”,它们容易观测,容易通过教育培训改变和提升,水下部分包括价值观、态 度、角色定位、自我形象( 自我认知) 、个性、品质、内驱力、动机等,难以通过外力短期改变[4]。此后,许多学者开始对胜任力开展研究,例如 Richard Boyatzis 提出 “洋葱模型”, Spencer、 Dubois、 Mirabile 等学者进一步丰富了胜任力的内涵。

国内 90 年代末开始出现胜任力研究成果,内容广泛涉及胜任力理论探讨以及各行各业胜任力模型构建等。综合国内外相关研究成果, 笔者认为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理解职业胜任力:

第一, 它是一个人能够胜任特定岗位的能力素质的集合; 

第二,具体包括知识、技能以及个体特征( 如角色定位、 自我认知/自我概念/自我形象、价值观、品质、态度、个 性、内驱力、动机等) ; 

第三,它与工作绩效紧密相连, 是能够测量的、有助于个体取得优秀工作业绩并且能 够区别员工绩效的个体特质,可作为人才招募、考评、 教育培训的依据;

第四,胜任力的显性部分“知识和技能”能够通过教育培训或后天学习提升,而隐性部分 “态度、动机、品性、价值观、自我概念、自我形象、角色 定位”等难以习得。

基于该认识,本文将情报分析师 职业胜任力分为三类作为本文基本框架: 一是个体特质,二是知识,三是技能。 

2 理论文献 

2.1 我国学术界的观点 

我国学界专门探讨情报分析师职业胜任力的文献不多,通过知网检索( 截至 2016 年8 月20 日) 获得26 篇相关文献,广泛涉及大学生、医生、教师、图书馆员、科技情报人员、竞争情报人 员、公安情报人员、采编人员与编辑、医学情报人员、护 理人员、工程技术人员、领导者、体育情报人员等主体的情报能力素质,总计109项指标,按照“知识、技能、 个人特质”三维框架归类发现: 

①知识、技能指标相对集中( 频次如图 1 所示) ,个体特质( 品质/态度/动机/ 价值观/自我认识等) 比较分散。

②知识方面,业务 ( 行业) 知识、情报信息知识居首,其次是计算机网络、 法律政策、外语知识。

③技能方面,情报分析技能居首,其次是情报获取、情报处理、情报陈述与传递、组织协调与交际等技能。

④个体特质方面,涉及两类:

一是智力能力特质,包括机智果干、随机应变、紧急处置、敢于评价、思维敏捷、嗅觉灵敏、善于观察、决断能力、观 察力、想象力、记忆力、判断力、学习能力、创造能力、动手能力、独立思考能力、敏感、敏锐、警惕等;

二是态度/ 动机/价值观/自我认知等,包括稳定的心理结构、强烈的情报意识、恒定的情报期待、持久的情报兴趣、好奇心、求胜心、平和心、平常心、自信心、细致心、完美心、 事业心等。 

2.2 国外学术界的观点 

由于情报分析师所处的工作领域、工作对象、内容与环境的不同,在国外往往 被贴上不同的标签,如情报分析师( Intelligence analysts) 、犯罪分析师( Crime Analysts) 、图像分析师( Imagery Analysts) 、全源分析师( All Source Analysts) 、战略分析师( Strategic Analysts) 等[5]。Jeffrey D. Corkill 等人在《分析师的特征: 我们从情报分析师的职位描述能获得什么》一文中总结了 8 位学者的观点[6],根据该文线索扩展搜索,共获得 13 篇专门论述情报分析师能力素质的文献,其观点如表 1 所示。

表 1 国外学术界有关情报分析人员能力素质要求的观点

领域

作者

能力素质指标

国家安全

Clauser &Weir

推理能力、准确、诚实、思想开放、怀疑精神、超然、耐心、勤奋、毅力、想象力[7]

国家安全

Wolfberg

创新、综合、学习、提问、模仿、识别、适应不确定性、视觉思维、实验、隐喻、非线性系统思维[8]

国家安全

Moore,Krizan,  & Moore

1.能力:交流、团队精神与协作、思维;2.特质:永恒的好奇心、自我驱动、着迷于解开谜题、“AHA”创新思维、喜欢观察、喜 欢阅读、全身心投入、多元视角、创造性建立联系、好玩、幽默感、好奇感、专注、提问习惯; 3.知识: 目标知识、情报界、政府 计划和政策、用户、分析资源;4.技能:批判性推理、文字素养、计算机素养、表达能力、外语能力、研究能力、信息收集与处  理能力、项目/流程管理、可视化。

国家安全

William J.Lahneman  等

1.个人特质:生性好奇、全面发展、思路清晰、批判性思维、直觉思维、团队精神、透过表象看本质、发现/鉴别复杂的模式、 掌握理论、自律、处理大量不确定性问题的能力、处理可能情况的能力、道德伦理/正直、灵活/适应能力、快速学习能力、想 象力、鉴别自身偏见/观点、接受批评;2.教育背景:外语能力、了解顾客/客户/用户、特定领域或地区的专业知识、了解美 国政策、重视历史、理解情报与政策的区别、海外生活经历;3.技能: 高效的写作能力、口头表达能力、高效的提炼能力、解 决问题的技巧、把政策问题转化为情报问题的能力、 IT 技能、研究技能、社会技能、了解其组织与情报界、良好的人际交往 能力[11

国家安全

Richards

批判性思维、创造性、判断、交流[12]

国家安全

Katter 等

理解复杂概念模型、开发概念模型、知识、记忆力、思维灵活[13]

国家安全

Fischl & Gilbert

高水平的推理能力、归纳推理、灵活性、写作技能、记忆力、好奇心、审慎、人际交往技能、成就动机、自律、毅力[14

国防军事

Wing

知识、远见、好奇心、创新、果断、直觉、逻辑、想象力、灵感[15]

国防军事

Allen

1.特征:信息序化、模式识别、推理;2.技能: 技术专长、目标知识、分析技术、搜索和组织技能、数据综合能力、归纳推理、表  达观点[16

国防军事

Charles C. Frost

1.背景因素:包括兴趣、研究能力、有益的工作经验;2.心理特征: 好奇心( 求知欲) 、快速吸收信息、敏锐回忆信息、 韧性、决断意愿与能力;3.交流技巧:写作、口头陈述;4.工作风格: 积极主动与自我导向、有效的人际互动、训练有  素的智慧勇气[17]

执法

Schneider

1.个人特质:好奇心、记忆力、快速吸收信息、韧性、判断;广泛的兴趣、发达的研究能力、经验、主动性、自我导向、遵 守纪律、智慧勇气;2.技能:写作技能、口头交流技能[18]

执法

Quarmby & Young

1.个体特征: 交流、协作、批判性思维、创造力;2.技能:专题知识、程序性知识、学科专业知识、一般性知识[19]

执法

Corkill

诊断和研究问题的能力、交流、自我意识[20]

 将上述观点合并同义项后共得 91 组指标,出现频次 2 次以上的指标如图 2 所示。

3 实证调查 

调查成果源自从业人员的切身感悟或情报机构的实际需求,更具有参考价值。本文共获得3项调查成果:

一是美国情报界的调查。2006年1月,美国国家反情报执行办公室、国家反情报研究所发布调查报 告《反情报训练的基本要素( 第一卷) : 通用反情报核心能力》,这是美国情报界第一次尝试通过系统的调查研究确定情报 职业能力素质与KSAs (知识-knowledge、技巧-skills、能力-abilities) 。该报告运用结构化访谈以及焦点小组法,对150名来自美国国家反情报执行办公室、 联邦调查局等诸多情报机构且工作2年以上的业务骨干和管理人员进行访谈, 调查显示,情报业务骨干与管理者应具备17 种核心能力素质[21]。

二是澳大利亚的调查。Jeffrey D. Corkill 等人从澳大利亚45个机构和部门搜集了2009-2015 年期间 300个情报分析师工作岗位在线招聘广告,运用横断面抽样法从警察、司 法、犯罪和贪腐、矫正、犯罪委员会、交通 运输以及其他机构中选择了30份职位描述,对岗位要求的资格条件、工作 经验、知识、技能和个人特质进行了分析[22]。

三是对我国公安执法人员的调查。自2006 年起,笔者每年赴我国各地公安机关调研,先后走访了北京、江苏、浙江、山 东、甘肃、青海、广东、湖南、四川等省市区多个公安情报部门以及基层派出所,围绕“你们需要什么样的情报人才”、“你认为情报分析人员应具备哪些知识、技 术、素质和能力”等问题搜集有关观点。

三项调查成果如表2所示。

表 2 美、澳、中三国情报分析师能力素质需求调查比较表 

4 政策标准 

美国情报界对情报分析师职业胜任力的认知深刻且形成了较为成熟的测量标准,对其进行考察有助于我国情报分析师职业胜任力标准的构建。

一是美国情报界国家标准。

2008 年,美国国家情报办公室发布美国情报界第610号指令《情报界工作人员胜任能力目录》( 简称 ICD-610,2010 年修正) ,旨在为情报界建立统一标准,用于识别、定义、确认、应用、推广适用于情报界的职业胜任力,并为情报界提供统一的胜任力清单和术语标准[23]。ICD-610 将岗位胜任能力分为核心能力素质 ( Core Competencies) 和专业技术人员 ( Technical Expertise) 应具备的能力素质两类,其中“核心能力素质”是指不论机构、任务、职位和工作类 型,均应具备的有助于提高业绩的基本能力素质。

二是美国国防情报部门的标准。

美国国防部( DOD) 下 设的国防情报局、国家安全局、国家地理空间情报局都是美国情报界的主要成员。2008 年,美国国防情报局联合军事情报培训中心发布《国防情报局分析师培训需求和胜任能力》[24],将情报分析能力分为入门级、全绩效级、高级和专家级等四个层次,详细阐述了情报分析师应具备的核心能力和专业能力。

美国国防部国防文职情报人员系统( DCIPS) 发布的《国防文职情报人员系统: 设计、实施和影响的独立评估》[25]明确了7 类工作任务3类工作岗位的能力绩效评估指标。

美国国家地理空间情报局( NGA) 于 2009 年发布的关于地理空间情报分析师的岗位说明书详细罗列了分析师必备的知识、技能、教育或认证以及身体素质要求等[26]。 

三是美国执法部门的标准。

美国执法情报分析师国际协会( IALEIA) 是执法情报分析领域全球规模最大的专业协会组织,它根据美国国家犯罪情报共享计划 ( NCISP) 的要求,于 2004 年制订了《执法分析标准》 ( 2012 年出版第二版) [27],该标准提出了执法情报分析人员评估指标。美国联邦调查局( FBI) 拥有庞大的执法情报分析师队伍,在情报分析师培养管理方面富有经验,本文选取美国 FBI 制定的分析师“核心能力清单”[28] “联邦调查局职业道路标准”[29]以及近期 FBI 官方页面招募情报分析师的职业说明[30] 作为考察对象。

智慧启航:中国警察智识数据库

四是美国国土安全部门的标准。

9.11 后,美 国情报和执法工作之间的界限日益模糊,以情报融合 中心为代表的综合性情报机构将其使命定位于应对所 有犯罪和危险因素。为适应这种形势,美国国土安全部、司法部、联邦调查局于 2010年6月联合发布《州、 地区、部落情报分析师通用胜任能力》,明确了州、主 要城市融合中心以及类似的执法机构的情报分析师所必备的职业能力素质,鼓励国家和地方分析师参考这份文件评估分析培训机会,要求培训供应商参照该文 件开发新的分析课程和评估当前的课程,确保该文件确定的能力素质都纳入培训[3]。

除了上述具有一定共识度的指标外,部分情报机构还设有各自特色指标。美国国防情报局设有调查能力、分析工具和方法、搜集系统与行动、GMA.区域战略分析、MA.功能分析、SEA.S&TI 分析、建模与仿真等 指标; 国土安全部( DHS) 设有情报融合与执法情报技术、将概念和原理转化为行动的能力等指标; FBI 核心能力目录设有专业精神、渴望探索未知世界、习惯研究复杂问题、开发资源、揭示隐蔽犯罪活动、时事、教学技巧等指标; 美国国际执法情报分析师协会( IALEIA) 设有理智/心智成熟、客户服务理念等指标。 

表 3 美国情报机构情报分析师核心能力素质标准

5 比较分析与讨论 

5.1 共识度分析与初始模型构建 

共识度是指不同主体对同一现象认识的一致程度,各项指标的共识度可用“单项指标共识度=( 该指标出现频次/样本文献总数) * 100%”来测量; 所考察样本的总体共识度可用“总体共识度=( 完全共识指标数/样本文献总数) * 100%”来测量,这里的“完全共识指标”是指所有主体都认同的指标。

国内26篇相关文献涉及指标多达109 项,无完全共识指标,总体共识度为零,单项指标共识度最高的是“情报分析”,出现17次,共识度为65.38%。国外13篇理论文献提出了91组概念,单项指标共识度最高的是“批判性思维/逻辑推理”和“表达/交流与传递”,出现9次,单项指标共识度为69.23%,总体共识度亦为零。

美国、澳大利亚和中国三项实证调查结果的共识度比理论界要高,共涉及 68项指标,有7项指标为“完全共识指标”,总体共识度为10.29%。美国情报机构政策标准的共识度最高,各大情报机构大多参照 ICD-610 情报指令来设定自己的标准。

综上,总的看来,中外学者、情报从业者们对情报分析师职业胜任力认知的离散程度比较高,未形成普遍共识。

情报分析是一项复杂的智力活动,不同领域、不同类型的分析任务需要不同的知识、技能和个体特质,正所谓“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难识“庐山真面貌”,无论是学术界的理论推导,还是实践部门的实证调查,得到的结论均不一致。但这不影响我们对情报分析职业胜任力标准的观测。各方努力及其取得的成果为我们认识这一现象提供了丰厚的理论资源和证据,立足“求同存异”准则,筛选共识度较高的指标项,是构建情报分析职业胜任力模型的基础,具体做法如下: 

第一步,标识指标出现频次,各个指标在所获文献成果中每出现1次赋一次“+”( 格式见表 4, 鉴于指标项数量大,表格详细数据略) ; 

第二步,筛选指标,标准如下: 文献分为“国内理论成果、国外理论成果、实证调查成果和政策标准”等4类,在2类以上成果中出现且获得3 个“+”以上的指标被定义 为共识程度较高的指标; 

第三步,专家调查,就筛选出的高共识度指标与10位来自各级公安情报实践部门的资深从业者电话交流,逐项听取意见,确定入围指标,补增指标项,最终得到指标集( 如表 5 所示) ,形成情报分析师职业胜任力通用标准初始模型。

5.2 “知识”分析 

国内学者强调业务( 行业) 知识、情报信息知识、计算机网络知识、法律政策知识、外语知识等,表述明确具体。

国外学者也强调知识的作用,但属中频词,在他们看来,知识是容易改变的变量, 可通过后天学习、教育培训提升,因此,国外相当一部分学者未将知识作为最重要的指标对待,表述上一般以学科知识、程序性知识、一般性知识、目标知识和专业技术知识等概括性词汇表达,以包容情报分析的行业性特点,即不同的行业、不同领域的情报分析工作, 所需知识有较大差别。 

国内外从业者对情报分析师必备知识的描述相对具体,其中“业务( 行业) 知识、法律/政策/程序/司法知识、情报流程/原理/实践”等3项指标的共识度最高,在理论文献中也广为认同,吻合情报分析的基本原理: 业务( 行业) 知识为情报分析提供事实认知和判断依据,情报流程/原理/实践为情报分析提供手段和工具,法律法规政策是情报分析活动的基本规范。

共识度低的指标也耐人寻味,例如我国重视人文地理( 如 当地风土人情、风俗习惯、宗教信仰等) 和犯罪心理知识,澳大利亚强调公共服务准则,反映出中西文化的差异,前者重在支持犯罪防控和打击,后者关注公共服务 精神的培养。

美国情报机构的政策标准文件对“知识”模块的论述颇为原则性,国家情报办公室颁布的 ICD-610 情报指令、FBI《职业道路标准》、IALEIA《执 法 分 析 标 准》均用“专业技术知识”来描述情报分析师所需知识,具体包括“情报技术知识”和“特定领域的知识”。情报技术知识接近实证调查成果所提及的“情报流 程/原理/实践”; 特定领域的知识是指从事某类具体 的情报分析业务所必备的专业知识,例如,从事反恐情报分析,需要掌握辖区宗教、民族、地缘政治、方言等知 识; 从事禁毒情报分析,应具备一定的毒品知识; 从事反洗钱情报分析,需要掌握一定的经济金融财务知识 等。

我国官方情报机构尚未形成类似的标准性文件, 精细化、规范化、标准化和制度化是我国情报界发展的方向。

5.3 “技能”分析 

中外学者都重视情报分析的基本技能,但存在明显差异: 

第一,国外重视思维、逻辑、 表达、交流、研究、写作、人际交往、团队协作等通用技能,而我国关注情报分析、情报获取、情报处理等专业技能; 

第二,国外重视批判性思维,认为批判性思维是情报分析的灵魂,而我国历来崇尚经验主义,批判性思维在我国还是比较陌生的术语。

中外从业者对情报分析师职业胜任力的认知也存在差异,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国外从业者强调领导力、协作、团队精神、人际交往、交流表达等,认为情报分析师并非独立作战的单元,而要与团队成员、合作单位、情报用户等各类机构和群体打交道,中高级情报分析师还要肩负团队指导、管理、培训等任务或角色,而我国仅将情报分析师看作专业技术人才,将人际交往、 协作能力、领导力等视为管理者应具备的能力,而非情报分析师必备; 

二是国外从业者认为情报分析师是风险管理者、冲突管理者,而我国警务部门仅仅将情报分析师视为打击违法犯罪和维护社会稳定秩序的利器, 情报分析师的角色定位相对模糊; 

三是国外特别重视书面、口头和多媒体传递等技能,我国尽管也重视,但 主要强调书面表达能力,忽视后两者,这与我国行政体系重视通过函件沟通协调的传统有关。

5.4 个人特质分析 

中外学者都非常重视个人特质的影响,13 篇国外理论文献中,出现频次 2 次以上的指标共27项,其中个人特质指标占15 项,按频次从高到低排序有“好奇心/求知欲、灵活性/适应性、自我驱动/引导、自律、创新/创造力、记忆力、想象力、学习能力、兴趣爱好、韧性/执着、毅力、勇气、直觉、积极主动、提问/质疑习惯”等。

在这组指标中,中外共性颇多,但也有差异,具体如下: 

一是国外强调的“自我驱动、自我引导、自律”等指标,我国文献几乎没有涉及, 情报分析是一项“内隐”的智力型、研究型、思想型的工作,不像“显性”化的工作那样易于观察、考核和管理,因此,自我引导、管理和驱动的素质非常重要。

二 是中外都强调“道德伦理/正直”这一品质的影响,但我国侧重于政治素质、保密意识,而国外学者强调人品正直、诚实,强调职业道德伦理规范。美、澳、中三项调查成果中,唯一一项“完全共识 指标”是“伦理/承诺/正直与责任感”,此外,积极主动/意愿、灵活性、创新/创造力、注重细节/细心等4项指标在2项调查成果中出现,这些共识性高的指标与美国官方情报机构的标准基本一致。在美国官方标准中,主动性、创新/创造力、勇气信念、正直/诚实、韧性、 严谨等指标被多个情报机构采纳,解决了情报分析师 的内驱力( 如积极主动/意愿、责任感、勇气信念等) 、 个人品质( 如伦理、正直、诚实等) 、个性特点( 如韧性、 严谨、注重细节/细心等) 和天分能力( 如灵活性、创 新/创造力) 等问题,值得我国借鉴。

6 小结 

本文系统梳理了中外学术界、从业者以及美国主 要情报机构关于情报分析师职业胜任力的观点,主要结论如下: 

第一,中外学术界、实务部门以及情报从业者对情报分析师的职业胜任力的认识纷纭多样,共识度较低。

第二,文章识别出了知识、技能、个体特征等三方面共识度较高的指标( 见表 5) ,可作为执法情报分析师职业胜任力模型构建的基本指标。

第三,比较 发现中外对情报分析师职业胜任力的认识有较大差异: 

一是国外重视批判性思维,我国经验思维突出; 

二是国外重视团队精神、合作共享、人际网络、领导力和组织协调能力等,很少出现“情报”字眼,看重情报分析师的内在素质、通用与综合能力素质,而我国强调具体的情报专业知识与技能; 

三是国外将情报分析师视为风险管理者、冲突管理者,重视公共服务和客户服务意识,我国执法情报分析师主要着眼于打击违法犯罪和维护社会稳定; 

四是国外重视表达、教学和信息传递技能,包括书面表达、口头交流和多媒体传播技能等, 我国主要重视书面写作能力,忽视后两者; 

五是国外特别重视情报分析师的“自我驱动、自我引导和自律”, 我国少有提及; 

六是国外学者强调人品正直、诚实、信守承诺,强调职业道德伦理规范,我国侧重于政治素质与保密意识等; 

七是以美国情报机构对情报工作人员的能力素质有较为深刻的思考与调查总结,并形成行业或国家标准,我国的相关研究才刚刚起步,制度化、 规范化、精细化发展是未来大势所趋。

下一步,我们将在本研究的基础上,进一步调查确认情报分析师职业胜任力指标,并给出精细释义,最终构建情报分析师职业胜任力通用标准模型。

参考文献 

[1] Moore,David Moore.Creating intelligence: Evidence and inference in the analysis process[J]. Unpublished Masters Thesis ( Washington DC: Joint Military Intelligence College,2002) . 

[2] David T Moore.Species of competencies for intelligence analysis [EB /OL].[2016 - 07 - 15]. http: / /citeseerx. ist. psu. edu /viewdoc /download? doi = 10.1.1.177.8743&rep = rep1&type = pdf. 

[3] Common competencies for state,local,and tribal intelligence analysts[S].( 2010-06) [2016- 07- 15]. https: / /it. ojp. gov /documents/d /common%20competencies%20state%20local%20and% 20Tribal%20intelligence%20analysts.pdf. 

[4] David Mcclelland C.Testing for competency rather than intelligence[J].American Psychologist,1973,28( 1) : 1-14. 

[5] Marrin S. Improving intelligence analysis[M]. London,UK: Routledge,2011; Richards,J.The art and science of intelligence analysis[M],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10; Walsh P F.Intelligence and intelligence analysis[M].London: Routledge. 2011. 

[6] Jeffrey D Corkill,Teresa kasprzyk cunow,elisabeth ashton,et al. Attributes of an analyst: What we can learn from the intelligence analysts job description[Z].The Proceedings of [the]8th Australian Security and Intelligence Conference,30 November - 2 December,2015: 36-42.

 [7] Clauser J,Weir S M.Intelligence research methodology: An introduction to techniques and procedures for conducting research in defense intelligence[M]. Washington: Defense Intelligence School,1976. 

[8] Wolfberg A.To transform into a more capable intelligence community: A paradigm shift in the analyst selection strategy[M]. Washington: National War College,2003. 

[9] Moore D T,Krizan L,Moore E J. Evaluating intelligence: A competency - based model[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ntelligence and CounterIntelligence,2005,18( 2) : 204-220. 

[10] Moore D T,Species of competencies for intelligence analysis [EB /OL].( 2006-03) [2016-07-15].http: / /citeseerx.ist.psu. edu /viewdoc /download? doi = 10.1.1.177.8743&rep = rep1&type = pdf. 

[11] William J Lahneman.The future of intelligence analysis volume [R].( 2006 - 03 - 10) [2016 - 08 - 05]. http: / /commons. erau. edu /cgi /viewcontent.cgi? article = 1000&context = db-security - studies. 

[12] Richards J.The art and science of intelligence analysis[M].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10. 

[13] Katter R V,Montgomery C A,Thompson J R.Human processes in intelligence analysis: Phase 1 overview[J].Alexandria: U.S. Army Research Institute for the Behavioral and Social Sciences, 1979: 74. 

[14] Fischl M,Gilbert A C. Selection of intelligence analysts: DTIC Document.1983 / /Jeffrey D.Corkill,teresa kasprzyk cunow,elisabeth ashton,etc. Attributes of an analyst: What we can learn from the intelligence analysts job description[Z].The Proceedings of [the] 8th Australian Security and Intelligence Conference,30 November-2 December,2015: 36-42. 

[15] Wing I.The characteristic of successful and unsuccessful intelligence analysts[J].The Journal of the Australian Institute of Professional Intelligence Officers,2000,9( 2) : 4-11. 

[16] Allen D M.Building a better strategic analyst: A critical review of the U.S. army 's all source analyst training program[M]. Fort Leavenworth: United States Army Command and General Staff College,2008: 59. 

[17] Charles C Frost. Choosing good intelligence analysts: What 's measurable[J]. Law Enforcement Intelligence Analysis Digest, 1985,1( 1) : 5-8. 

[18] Schneider S R.The criminal intelligence function: Toward a comprehensive and normative model[J]. IALEIA Journal,1995,9 ( 2) : 403-427. 

[19] Quarmby N,Young L J.Managing intelligence the art of influence [M].Sydney: The Federation Press,2010. 

[20] Corkill J,Davies A.The contemporary australian intelligence domain[J].The Journal of the Australian Institute of Professional Intelligence Officers,2013,21( 2) : 37-53.

[21] Office of the national counter intelligence executive,the national counter intelligence institute,fundamental elements of the counter intelligence discipline,volume 1,universal counter intelligence core competencies[M]. ( 2006 - 01) [2016 - 07 - 15]. National Counterintelligence Council . http: / /www. au. af. mil /au /awc / awcgate /ncix /fundamentals_ci.pdf. 

[22] Jeffrey D Corkill,Teresa kasprzyk cunow,elisabeth ashton,et al. Attributes of an analyst: What we can learn from the intelligence analysts job description[Z].The Proceedings of [the]8th Australian Security and Intelligence Conference,30 November-2 December,2015: 36-42.

[23] ODNI ICD 610: Competency directories for the intelligence community workforce[S].[2016 - 07 - 15]. http: / /www. dni. gov / files/documents/ICD /ICD_610.pdf. 

[24] Defense intelligence agency joint military intelligence training center.DIA analyst training requirements and competencies[S]. ( 2008-08-01) [2016- 07- 15]. http: / /scripts. cac. psu. edu /users/t /s/tsb4 /GEOINT /DIA_Analyst_Competencies.pdf.

 [25] Edwin Dorn,Dan G Blair,Diane M Disney,et al.The defense civilian intelligence personnel system: An independent assessment of design,implementation,and impact[R].( 2010-06) .[2016- 07-15].http: / /www.washingtonpost.com /wp-srv /metro /v /FINAL_DCIPS_REPOR.pdf. 

[26] GEOINT analyst[Z].[2016 - 07 - 15]. https: / /www. nga. mil / Careers/Occupations/GEOINT% 20Analyst% 20Thermal% 20Infrared.pdf. 

[27] Global justice information sharing initiative,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law enforcement intelligence analysts,Inc.law enforcement analytic standards( 2nd edition) [S],April,2012. 

[28] Parks,Dean,Marilyn B Peterson.Intelligence 2000: Revising the basic elements; a guide for intelligence professionals[J].Law Enforcement Intelligence Unit,2001: 59-60. 

[29] 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career path standards,2000. / / global justice information sharing initiative,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law enforcement intelligence analysts,Inc.,law enforcement analytic standards ( 2nd edition) [S],April 2012. 

[30] FBI core competencies[EB /OL].[2016-07-15].https: / /www. fbijobs.gov /join-us/hiring-process.asp.

文章来源:《情报杂志》2017年2月36卷第二期

收稿日期: 2016-09-15 修回日期: 2016-10-28 基金项目: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青年创新团队项目“美国执法与国土安全情报融合策略及其经验借鉴”( 编号: 2016JKF01205) 与优质课程建设 项目“公安情报分析”( 编号: XYK15-08) 研究成果之一。 

作者简介: 谢晓专( ORCID: 0000-0003-3309-0092) ,男,1980 年生,博士研究生,副教授,研究方向: 情报与反恐、传播与治理。

往期关联阅读

1、美国情报分析师职业指南

2、【资料】美国执法情报指南

3、【资料】美国情报分析师培训最低标准

4、【情报】美国国土安全情报分析师能力指标

5、【知识】美国情报分析师的工具箱里都有哪些工具?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丁爸 情报分析师的工具箱

【资讯】麻省理工学院研发新型智能耳机 可实现意念操控和无声交流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研发出一款拥有“读心术”能力的可佩戴设备AlterEgo,让使用者不必张口说话也能操控电子用品。 这个被称为AlterEgo的装置由计算机和可穿戴设备两部分组成,计算机部分负责信息计算,而可穿戴部分负责信息采集以及传送,其外形和我们日

人已赞赏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