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人力情报与技术情报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通知】电子科大网络信息安全工程师研修班本月10号开班了!

位于成都的电子科大网络 信息与软件工程学院举办的信息安全工程师研修班本月10号即将开班了! 研修班不仅授课,还有一些实用的攻防、社工、查询软件赠送,大家期待的警友通也将附送注册用户和查询代币。 没有来得及报名的同学赶紧抓住机会抢最后几个名额了!

美国在历史上曾多次由于情报失误而造成重大损失,早期如珍珠港事件,近期如9.11事件。近年来,美国愈发看重先进的侦察技术,对人力情报体系的作用有所忽视。在阿富汗战场上,由于存在语言障碍和对当地情况不了解,甚至出现过收买了假情报以至行动受挫的情况。痛定思痛,人力情报体系的发展终于重新引起美国情报机构的重视。

比较:技术情报和人力情报

人类情报活动的历史悠久,情报已成为政治、经济和军事领域必不可少的要素。依据来源的不同,情报可分为人力情报与技术情报两类。人力情报指的是以人作为情报的搜集者、传递者和分析者,在其中发挥绝对的主导作用;而技术情报则侧重以技术装备取代人在情报活动中的作用。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现代技术侦察手段日臻完善,人们可以在千里之外了解世界上每个角落的详情,各国情报界越来越倚重技术类情报手段。相对而言,人力情报活动十分麻烦、风险较大、收效有限,而且存在着局限性,近些年不再那么“吃香”。

在近几场高技术局部战争中,美国先进的技术情报系统大显神通,在某些领域发挥了人力情报难以比肩的功效。一些军事家因此对高技术侦察手段加以“神化”,甚至认为技术情报的发展将宣告人力情报时代的“终结”。

事实果真如此吗?

技术情报系统虽然有优越的一面,却无法摆脱其固有的局限性。原因就在于,人的主动性和创造性是目前的技术手段所无法替代的,或者说,再高明的机器也还聪明不过人脑。比如说,人们使用无人机、侦察机、卫星等现代化装备,可以了解敌方的军事部署和战场态势,但却无法了解军队指挥者的思想,无法对敌方的决策做出准确判断。所以,人力情报所独具的主观能动性仍是情报工作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目前,美国情报体制存在着诸多问题。有分析家揶揄道,这种体制的最大”成功”之处就是每年能争取到400多亿美元的经费,这笔钱哪怕只要1/10用来收买内线,就可以抓到靠高分辨率成像卫星永远无法发现的敌人。

美国情报机构坚持一种无疑带有浓厚官僚主义色彩的论调一一“人类总是有理智的,或者说可以迫使其变得理性”,而忽略了现实中的仇恨和鲜血会使得人们不再理智。从阿富汗到伊拉克,没有哪一部高速计算机能够模拟出人性的复杂多变。然而,美国情报机构过于依赖技术情报,却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今日美国所面对的最严峻威胁,来自于人灵魂中的怒火和刻骨仇恨,是再精密的机器也无法算出的。 

根源:对技术的过分信任

众所周知,美国情报机构人员众多,开支巨大,但这种奢侈的情报机制却是建立在一个有缺陷的基础上—-即相信人类总是有理智的,不会做出超越平常逻辑的事情。事实上,这种一厢情愿的想法根本不成立,在恐惧,嫉妒、宗教、种族,暴力的刺激下,人们往往无法做出符合正常逻辑的反应。

那么,为什么情报机构一定要坚持认为人是理智的,所有的威胁和攻击都可以找到一个符合逻辑的解释呢?事实上,只是因为这种说法让人容易接受,思考起来相对简单,政治上正确无误,最重要的是,情报机构也能因此而减少在情报工作中对人力情报的依赖,以技术手段取而代之。

美国的情报领导者给机器和技术予以绝对的信任,却对身边的人抱着怀疑和警惕的态度。在他们的情报工作准则中,机器是全能的,而人是不稳定的、危险的。这种体制可能会质疑分析人员的信仰和宗教,却绝不会去质疑机器的运算结果。

决策者们深感自豪的是,能够利用高科技手段截取敌人的秘密通话,甚至通过让人眼花缭乱的卫星图像看到他们,但这仍然无法使美国避免对虚假目标的狂轰乱炸,无法判断敌人的武器发展项目,无法认清敌人的战略企图。

另外,发展高科技可以让军工产业从中获利,必然会有人去贬低人力情报的作用。一些美国国会议员可能会在公开场合对人力情报的匮乏和退化大表不满,但是转过身去仍然热心地投票批准卫星项目投资。

冷战的经验让美国人热衷于用技术手段来解决所有面临的情报挑战,因为在冷战时期,美国面临的威胁特别适合于用具体的测量方式来应对。比如,敌国有多少个导弹发射井,有多少艘潜艇,一个坦克团配备了多少辆坦克等。密码是可以破解的,各种秘密装备也能从天上拍抵到,遥测技术能够提供有价值的数据,这些都构成了当时美国情报来源的基础。

但是,在冷战结束10多年后,仍然坚持这种方法却是愚蠢的,其结果是在情报工作中,人力的因素几乎被忽视殆尽。美国陆军甚至提出过,只有理,工科的毕业生才能进入军队情报系统,产生这种想法的根源在于,情报机构已经习惯于所有的问题都从技术角度找到解决方法,人天生就不完善,而技术则是清晰无差错的。

然而时至今日,这个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冷战结束后,美国并没有再面对另一个超级大国和原子弹的威胁,而是面对著人类最原始的憎恨和自杀式的袭击,恐怖主义无处不在,防不胜防。面对这一切,仅仅依靠机器和高科技,已经是力不从心了。

情报分析师的书架之二

接着昨天的文章继续介绍情报分析师培训相关书籍。 七、《批判思维与情报分析》 作者:David T. Moore 下载地址: http://www.au.af.mil/au/awc/awcgate/dia/ndic_moore_crit_analysis_hires.pdf 本书系列论文介绍了由国防情报学院(NDIC)通过其战略情报研究

对策:挑选最合适的情报人员

最近,美国政府开始为中央情报局增加人手,这无疑是积极的举措,但却有些治标不治本。尽管庞大情报机构的运行的确需要更多的人手,但是更为重要的却是如何找到适合的人选,而令美国情报界倍感忧虑的是,他们并不知道应当如何找到这一行的顶尖高手。

目前,美国情报机构招募,训练,利用和发展情报人员的手段仍然建立在工业时代的模式之上, “招募最佳情报工作者”的工作根本没有从现实情况出发。他们普遍优先考虑“一流”大学的毕业生,这意味着他们找的是一些学习成绩优异却毫无经验,不了解现状的新手。

这些年轻人掌握的只是生搬硬套的书本知识,却必须要面对来自全球化罪犯,宗教极端主义和种族仇恨热衷者构成的威胁,面对随时可能出现的人体炸弹。在复杂纷乱的现实世界面前,他们往往手足无措。

情报工作的本质和最高境界,就是要求情报人员在敌人做出决定之前就洞悉他们的意图。这意味着要培养一种能看穿对手的内在理解力。而这种能力是超越理性的,要求情报工作者将自己的个性和信仰束之高阁,必须熟知人性所有邪恶的角落。这是任何学术背景都无法提供的,不管是特工人员、分析人员或是审讯人员,都应该能够深入敌人的灵魂,洞察他们的思想,情报的核心词语应该是“才能、本能、移情、想象、经验、勇气”。

如果能回到冷战时期,回到那个一幅卫星图像抵得千言万语的时代,那么抵制这种改变还算有理有据。但如今已不是只要利用仪器追踪舰队,计算敌人就能免遭攻击的年代了,美国新的安全问题在于不得不去应对那些隐藏在敌人灵魂中的仇恨,没有任何一颗高分辨率成像卫星,能够发现这些只有人类本身才能洞察的信息。

重点:情报本能与直接经验的培养

情报部门必须将职业情报人员(不仅仅是特工)送到外国,使他们有机会长期浸润在目标地区的文化之中,才能更好地培养他们的情报本能,仅仅在大使馆里呆上一两周是根本没有用的。但是现今的情报体制却很少能提供这种严肃的训练项目。目前而言,只有美国陆军有着第一流的,培养地区专家的项日,但是规模却非常之小,仅够为陆军自身提供少量的机会。美国中央情报局已经对地区情报人员进行了专门的能力训练,但是对于分析人员却没有相应的培训项目。

技术情报资料固然重要,但如果没有人能提炼出其中的含意,再尖端的精密仪器获取的技术数据也将毫无用处。情报机构所犯的错误往往在于将数据未加分析地等同了情报。正确的做法应该是,由情报机构向海外派遣专业情报人员,在特定的环境下培养他们的感知能力和直觉洞察力,以便依靠他们从纷繁的技术数据中分析、破解出敌人的行为密码。

缺少直接的接触,情报人员的分析就会没有根基,即使案头堆满报告和文件,情报人员获取的也只是表面的,毫无深度的信息。长期坚持以技术为导向,使得美国人力情报发展滞后。在五角大楼的参谋机构中,一些军事情报将军们对行政体制如何运行,如何赢得预算斗争“门儿清”,但偏偏对情报工作缺乏最基本的了解。如果一名情报分析家尽职尽责,是搜集数据的大师,但对于宗教极端主义分子本质的理解却是完全错误的,以为敌人都会遵循他自己的心理逻辑行事,他就是走上了情报工作歧途的情报分析家。

未来:技术与人力的融合

技术能够为情报工作提供不可思议的帮助,但是,将情报工作屈从于技术却是大大错误的。当前,许多有识之士认识到,情报工作离不开情报人员,人能够比最昂贵的计算机所做出的计算看得更远,可以发现技术装备所不能发现的人的思想。他们呼吁要让情报工作重新回到一条技术和人力更加平衡的道路上。

在技术情报鼎盛期的20世纪80年代,高级情报官员拒绝接受“预测性情报”。他们对于情报工作的信条,就是在事情发生之后对事实进行解释。他们没能看到情报机构存在的理由一一保证先敌致胜。在当今的时代,美国的情报机构面对的敌人是那些头脑发热的狂热分子,需要话生生的人以及他们的非凡头脑与之抗衡。

如今,美国乃至全世界的情报机构所面对的对象已经不完全是具体的敌对国家了,从自杀式人体炸弹- – -这简直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了不起的精确打击武器,能以最低的成本造成最大的战略性影响,直到精心谋划的“9.11” 事件,防不胜防。然而美国情报机构却还在假设,只要花钱就能为任何问题找到一种技术性解决方式。

在反恐形势严峻的今天,敌人往往行踪隐蔽,居无定所。他们经常是通过口信联系,连手机和电话都不用,任何窃听和卫星技术手段都很难捕捉到他们的踪影。在这样的情况下,人力情报就愈加突显出优势。在美国进行的反恐战争中,收买内奸获取人力情报就显得更为重要。

因此,无论战争怎么发展,通过传统的人力侦察手段获取情报信息的方式永远不会“寿终正寝”。甚至会更普遍地应用。未来作战的侦察手段应是高技术侦察手段和人力情报两者的巧妙结合。所以,加强人力情报能力与手段、实现人力情报与技术情报的融合,将是未来信息化战争条件下夺取情报优势极为重要的一环。

原文载于:2005年10月《现代军事》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丁爸 情报分析师的工具箱

【论文】基于公开源情报的涉华暴恐问题国际舆论研究 ———以1996年-2017年外媒报道为例

基于公开源情报的涉华暴恐问题国际舆论研究  ———以1996年-2017年外媒报道为例   韩娜 杨光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国家安全与反恐怖学院 北京 100038)   摘要 [目的/意义]恐怖主义对世界尤其是转型中的中国带来巨大挑战,国际涉华暴恐舆论应该被提升到国家安全的

人已赞赏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