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历史故事之沃尔辛厄姆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图片挖掘】落你妹之—–酒店、妹子与天气,emm…或许是那啥的捷径?

妹子,酒店,下雪…你想到了什么?啧啧啧,我说的是:可能会是一条落妹的捷径。一切与开房无关……… 感谢H小姐的投稿与肖像权授权许可 可爱的人偶,穿着羽绒服的妹子,美女完美假期的纪念照,这能告诉我们什么呢?老规矩,开始落你妹~ 老规矩,图片分区信息

法国国王召见英国大使,向大使讲述发生在巴黎街头的流血事件。查尔斯九世强烈谴责那些企图夺取他的王国的“谋反之徒”,大使面无表情地听着。国王说,他的臣民自发组织起来,杀死了上千名谋反之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他马上补充说,当然出现了一些难以避免的过火情况。3位英国公民不幸丧生,他们无疑都是无辜的,国王对此尤为遗憾。英国女王肯定能理解吧?

“我感谢陛下的这番….解释。”弗朗西斯.沃尔辛厄姆( Francis Walsingham) 大使说。他在“解释”前面停顿了一下,暗示自己明白国王在说谎。他知道,1572年8月24日被杀害的2000名胡格诺派信徒(法国的加尔文派新教徒),不是什么“谋反之徒”。他也知道,这场由暴民发动的暴行,是由国王的母亲凯瑟琳王后(Catherine de Mdiei)煽动起来的,在欧洲天主教各国永远消灭新教的总体计划之中,这不过是第一步。更为重要的是,沃尔辛厄姆还知道,他的国家迟早也会成为其目标。

沃尔辛厄姆知道实情,是因为他通过深入的间谍行动,弄清了事件背后的真相:法国国王关于胡格诺派信徒的大规模的阴谋,及其被法国民众消灭于萌芽状态的说法,都是无稽之谈。这位英国大使的主要情报线人,是他一年前招募的眼线,一位名叫托马索.塞西提(Tomaso Seseti)的梵蒂冈官员,他反对教皇将新教徒逐出欧洲的计划。塞西提不但从知情人的角度,向沃尔辛厄姆提供了圣巴托洛缪日(Saint Bartholomew’s Day Massacre, 事件发生那一天的名称) 大屠杀的密谋过程,还帮助他招募了另外十多名关键的线人。

根据这些人的情报,沃尔辛厄姆给他的君主伊丽莎白一世写了-份长达64页的报告。报告仔细分析了对胡格诺派信徒的大屠杀是如何计划和实施的,并预估这场针对新教徒的宗教运动,将会很快危及英格兰。这份报告堪称情报写作的范本,客观、真实、判断审慎、细节全面。这是历史上已知的最早的情报报告,作者即将成为间谍史上的突出人物、当之无愧的“间谍首脑”。

他之享有大名,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样一个事实:他作为间谋首脑,几乎仅靠已之力,就挽教了自己的国家。关于沃尔辛厄姆,有这样一个说法 “他看到了所有人, 但无人看到过他。”这是对“幕后大佬”的完美的描述,他看上去是一个隐秘的学究,散发出他知道一切应该知道的事情的气息。

他是剑桥毕业的律师,在信奉天主教的玛丽.都铎登上王位王位时,逃离了英格兰。此后,沃尔辛厄姆到罗马学习法律,在玛丽对新教徒的迫害结束之前,他一直耐心等待时机。只有少数几个人熟知沃尔辛厄姆这时期的生活, 他们后来回忆说,他把大部时间都用来研究人的作用,因为他认识到,这是决定世事的真正因素。他的结论是,促使人们做出各种行为的,正是那些让人心动的东西。

要理解世界是如何运转的,就必须了解人们相信什么、为什么相信。正如他曾经提醒他的侄子那样:“书只是死的字;只有人的声音和信心才能把生命赋予书本,为你带来真正的知识。”

1568年,在伊丽莎白一世统治之下,新教得以恢复,沃尔辛厄姆返回英格兰。他随即被首席秘书和枢密大臣罗伯特●塞西尔(Robert Cecil)招入伊丽莎白一世麾下。塞西尔是女王的首席顾问,他先向沃尔辛厄姆交办了一些小事,结果他的得意门生在接受细节方面具有惊人的能力,这让他印象深刻。凡是流进伊丽莎白皇室的文件,沃尔辛厄姆都会阅读消化,日后凭记忆回想,几乎一字不差。

基于沃尔辛厄姆有的这样才能,塞西尔让他承担更大的责任,包括在1570年任命他为驻法大使这一关键职务。 他因此得以与伊丽莎白接触得更为密切。不久,伊丽莎白就认为他是个不可或缺的人, 虽然在其后的几十年里两者关系时好时坏。

一定程度上,伊丽莎白是觉得沃尔辛厄姆这个人好玩,因为他是一个苦行僧似的英国学究,看上去不太像英国人。沃尔辛厄姆的脸长而尖,深色皮肤,黑色胡子,因为他的这副长相,有人传言他出生于地中海一带(还有人谣传,说他是私生子,母亲为英格兰人,父亲是北非人)。

伊丽莎白有时会同他开玩笑,叫他“摩尔人”(今摩尔人多指在中世纪时期居住在伊比利亚半岛、西里岛、马耳他、马格里布和西非的穆斯林。一编者 )或者“埃塞俄比亚人”。但她从来都知道,沃尔辛厄姆对英格兰,对他自己的君主,向来忠心耿耿。伊丽莎白明白,这份忠心的坚实基础,就是他虔诚的信仰:用她的话来说,他“是一个深藏不露的清教徒”。

1573年,沃尔辛厄姆成为首席秘书和枢密大臣,负责外交事务。伊丽莎白很快发现,对欧洲各重要国家,她的这位朝臣的知识广泛得让人心驰目眩:对英格兰本国的大小事情同样了如指掌。这些情况,来源于沃尔辛厄姆建立的巨大的情报网,其规模前所未有。

这个情报网包括在欧洲50个关键地点(主要城市、港口和贸易中心)招募线人,提供外国情报。另外一些国外眼线则包括英格兰的天主教流亡者。录用这些人的时候,沃尔辛厄姆会给他们一些空泛的承诺 :假如他们能为他的情报工作提供“有益的贡献”,他们被新教徒夺走的土地或许可以归还他们(他从来没有打算兑现这一一承诺)。

除了前线的眼线之外,沃尔辛厄姆还有一支小型的线人队伍作为辅助。他们包括:在港口那些称为“海岸”(seashore )的人,他们会汇报定期坐邮轮到法国的人员名单;巡逻英格兰与苏格兰边境的武装人员,他们跟踪这一地区的所有陌生人;在荷与西班牙作战的英国雇佣兵,他们提供关于西班牙人的情报。

他在伦教还有几十名线人,任务是对内搜集情报。他们的职能包括邮件检查行动,秘密检查进出英格兰的每一份邮件。任何一封可疑的信件都会拿去测试,用洋葱或者柠檬汁检查隐形文字。这项行动中最有价值的线人是几名技术人员,他们能熟练地除去信件的封印,换成伪造的封印,手段高超,即使仔细察看也不会发现信件被打开过。

沃尔辛厄姆的谋报王国的“皇冠明珠”是鲜为人知的密码破译组织。负责谈组织的是他招募的一名国外线人,菲力普.冯.马尔尼克思,此人痛恨天主教的佛兰德贵族。利用他的这一仇恨,沃尔辛厄姆招募了这位出色的语言天才,他能流利地讲9种语言(包括苏格兰方言),并且还显示出了破译西班牙最好的密码的能力。沃尔辛厄姆又让他这位佛兰德线人破译其他密码,沃尔辛厄姆的特工们从信使那里偷回了不少欧洲外交信函,很快, 马尔尼克思就将其中的很大部分译出,并提供给他的英格兰间谋首脑。

沃尔辛厄姆的特工们的惯用传俩,就是把信使引诱到饭馆,他们自己伪装成客人,热情地招待信使喝酒,在酒里面掺进催眠药。待信使睡熟后,把他们携带的信件拿到处安全屋抄写下来,趁他们还没有醒来时,又把信件放回原处。

沃尔辛厄姆还为他的密码破译组织物色到了第二位天才,也是一位出色的语言学家,名叫托马斯.菲力普斯( Thomas Phipppes)。他的父亲是一位杰出的英格兰商人和政治家。沃尔辛厄姆得知(他好像什么都能知道),菲力普斯厌倦了商人世界的生活,想找点刺激的事情干,有一次还提到想当间谍。沃尔辛厄姆感觉到,菲力普斯的语言才能最适宜于破译密码。果然这是他特别擅长的事情。让他破译法国外交密码,仅仅用了不到一个月,他就连最敏感的信件都能译读了。从效果上说,就好像沃尔辛厄姆参与了法国的决策过程样。

录用菲力普斯这样的线人,是沃尔辛厄姆尝试的创新之:他的这些创新后来成了所有国家的情报机构的标准。他最重要的创新与用人有关。数百年以来,间谋一直是最低下的社会渣滓, 需要时招来搞谍报;失去利用价值后,就被弃之如敝屣,在一般人的想象里,间谍在公众眼中的地位与厕所清洁工差不多,虽然不可或缺,但都是贱业,所以没有人希望自己的子女长大之后当厕所清洁工或者当间谍。

沃尔辛厄姆经常强调,传统的间谍是社会的垃圾,绝大部分都是唯利是图的人,周身有一种危险的不清不楚的东西。传统的间谍的目标是金钱,所以永远存在谁出价高他们就将情报实给谁的危险。然而,沃尔辛厄姆反其道而行之,集中招募最好最聪明的人,他们通常是出自剑桥和牛津的教养良好的年轻人,纯粹是因为爱国或者爱冒险,愿意从事间谍工作,他认为这样的动机才能确保忠诚。

新招募的人要进人沃尔辛厄姆在伦教设立的一所秘密学校,接受间谍技术训练。毕业生由他亲自审察,派遣上路时要重申他的标准:“明察无言”(videoet tcco),就是要认真观察,少说话,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注意。

沃尔辛厄姆对情报总的态度也是非常现代的。他不只是搜集情报,而是还要仔细评估以确定其真伪。对于最敏感的情报,他坚持一定要有多个线人;当他怀疑一个间谍的报告有错误时,还会派另外的间谍去核实。沃尔辛厄姆也很擅长双面间谍的游戏,埃德蒙德.斯塔福德( Edmund Saford)就是一个好例子。 斯塔福德于1583年被伊丽莎白女王任命为驻法大使后,沃尔辛厄姆指示他,集中搜集与法国和西班牙的关系相关的一切情报, 因为西班牙此时已经成为英格兰最危险的敌人。

斯塔福德的早期报告倾向于低估西班牙对英格兰的敌意,这引起了沃尔辛厄姆的怀疑,因为他收到的其他间谍的报告都与此相反。他派了一个特工去法国。 要他核实斯塔福德的情报。这位特工传回了令人不安的消息:斯塔福德沉迷赌博,业已债台高筑;在巴黎有传闻说, 西班牙银行家已经同意替他还债。沃尔辛厄姆推测,斯塔福德很危险,他的处境是成为双面间谍的完美条件。按当时的常规做法,应当召回斯塔福德,控以叛国罪,再将他的脑袋砍下来。但沃尔辛厄姆决定另辟溪径。

沃尔辛厄姆估计斯塔福德可能早已成为一名西班牙的情报间谍,开始有意给这位大使“喂”些假情报 (用现代的字眼就叫提供假信息)。这些假情报果然被送到了西班牙,被沃尔辛厄姆的另外个特工发现了,从而肯定斯塔福德真的是一名双面间谍。为了让西班牙人相信假情报,沃尔辛厄姆安排斯塔福德悄无声息地“因病”退休。虽然叛国的证据确凿,他却从未被起诉。

沃尔辛厄姆巨大的间谍网只为一个理由而存在,那就是他确信英格兰终将卷入正在吞噬欧洲的浩大的宗教冲突中。他在1570年就得出了这一结论,那一年教皇庇护五世(PiusV)发布题为《上帝在天》( Regnans in Exelis )的教皇训谕,宣布伊丽莎白女王为异端分子,并革除了她的教籍。训谕还解除女王的臣民们对她的效忠,要求他们“藐视她的法律”。对沃尔辛厄姆而言,训谕的含义一清二楚,就是要扰乱伊丽莎白的统治,鼓励欧洲大陆各国摧毁这个“异教徒”。

沃尔辛厄姆比任何人都明白,在英格兰的历史上,这一威胁来得最不是时候。王国的情况很差。由于税收不足,伊丽莎白只能够维持的常备军,只有200名皇家卫队和一个由几百名士兵组成的卫戍部队,他们驻守在南部海岸,负责抵御来自海上的侵略。

英格兰虽有一支庞大的民兵队伍,由16到60岁的所有男子组成;但民兵装备很差,并且依照法律,民兵没有境外作战的义务。王国在很大程度上是一块空地。经过一系列大瘟疫后,14 世纪初,全国几乎有一半人口已经死去,只有300万人幸存下来。唯一的亮点是海军, (经伊丽莎白秘密批准), 他们私掠西班牙的宝藏船,为王国的国库提供了主要的收入来源。私掠活动也支撑了摇摇欲坠的英格兰经济。那些投资弗兰西斯.德雷克(Francis Drake )的私掠船的商人,他从1580年环球航行时对西班牙宝藏船的私掠行动中,得到了4700%的投资回报。

然而,对于陆上来自北部对英格兰的威胁,海军就无能为力了。英格兰王位的竞争者:北面的苏格兰玛丽女王一直在与法国人和西班牙人密谋推翻伊丽莎白,重建一个天主教的英格兰。对玛丽支持最大的是西班牙。西班牙受惠于它从南美殖民地榨取的金银财宝,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富裕的强国。统治西班牙帝国的菲利普二世是一个宗教狂热分子,他公开宣称,要消灭“英格兰异教徒”。

摧毁伊丽莎白统治的企图以秘密行动开始。后来演变成一场地下战争,由梵蒂冈罗马教廷谋划,法国和西班牙资助。其计划是招募并训练在欧洲生活的天主教流亡者,让他们以各种掩护身份渗透到英格兰。再由这些人召集天主教徒,将他们组织起来,武装他们,发动暴动,配合苏格兰玛丽女王的力量,把伊丽莎白赶下王位,在英格兰恢复天主教的统治地位。

沃尔辛厄姆知道这一计划,也知道他在秘密战争中最危险的对手是罗马耶穌会(耶稣会会士),后者在上述计划中扮演了关键的角色。耶稣会建立了一所间谍培训学校,从全欧洲招收有前途的学生主,要是流亡的英格兰天主教徒,将他们引人间谍世界。学校会仔细甄别新生,考察其智力如何,是否彻底献身于天主教事业,是否愿意承担任务可能带来的生命危险,能否利用掩护有效地工作。

课程则包括隐形文字书写(多用柠檬汁),对付沃尔辛厄姆的国内特工所需的反侦察技术、掩护身份以及如何在全英格兰建立安全屋体系。耶稣会在英格兰招募了一批特殊的眼线,为渗透进内部的间谍提供帮助。其中有技艺超群的木匠,他们负责在安全屋里面建造隐蔽巧妙的藏匿点,供间谍们在遇到突然袭击的时候藏身,在存留至今的那个时代的房子里,现在还能看到这种被称为“牧师洞”的藏匿点。此外还有从欧洲各地招募的伪造高手,他们制造的假证件经得起最严格的检查。

1581年初,从耶稣会间谍培训学校出来的毕业生开始渗透到英格兰。他们以为,自己的证件无可挑别,对安全慎之又慎,沃尔辛厄姆的内部安全网不可能察觉他们。但事实上,沃尔辛尼姆对他们的到来,已经一清二楚。他在法国和西班牙的天主教流亡者中有线人,向他报告了耶稣会间谍培训学校在他们中间招生的事。

不仅如此,在伦敦的法国大使馆里,他还有一个重要的线人。线人的化名是“亨利.法戈”(Hemry Faga),他透露使馆的外交官接到任务,负责传递耶稣会特工们发往梵蒂冈的所有报告,同时为特工们提供所需的一切帮助。 一此现代学者认为,法戈就是佐丹诺.布鲁诺( Giondano Bruno),一位天主教牧师,当时的主要哲学家之一。后来宗教法庭指控他为异端分子,将他用火刑烧死。对于用“法戈”(Fagot)来作为名字的人而言,这是个可怕的讽刺性结局,因为 “法戈”在法语中就是指将火刑柱上异端分子烧死所用的一捆捆木柴。

无论法戈的真实身份是何,他都是一个宝贵的线人。 因为使馆里关于耶稣会特工渗透一事进行过的所有讨论,显然他都接触得到。有了这一方面的信息, 加上从欧洲大陆天主教流亡者的线人那里收到的情报、沃尔辛厄姆在英格兰的特工们开始追捕渗透进来的耶稣会特工。

这项工作得到了所谓“女王之士”(Queer’s Man)的帮助。“女王之士”是沃尔辛厄姆的又一项间谍创新。 沃尔辛厄姆是艺术的资助人,同戏剧界联系广泛,从中招揽了大批乐意教劳的人加入他的内部安全网,他把这些人组织到“女王之士”里面,名义上是个流动剧团,演出地点五花八门,其中包括富人的大宅。他们在演出之余, 还有一项只有他们自己和沃尔辛厄姆才知道的任务—-暗中察看各种蛛丝马迹, 判断大宅的主人是否是秘密的天主教徒,有没有神秘的“访客”,建筑有无异样暴露出可能存在“牧师洞”。

就这样,耶稣会特工们纷纷落网。被捕的时候,有些正在拥有土地的天主教贵族家里主持弥撒,另些则是在招募天主教徒,鼓动他们投身于推翻伊丽莎白统治时行踪败露被抓。更多特工是在躲藏的“牧师洞”里被找到的。他们都被拖到伦敦塔,被逼问所知道的一切:如何接受招募,在英格兰的具体任务,最为重要的是,就是特工同伙的名字。所有人都拒绝开口,所有人都遭受了难以想象的最残酷的刑罚:酷刑架。

依当时的惯例,酷刑是颇为平常的事情。沃尔辛厄姆与当时别的欧洲人并无不同,都认为要取得信息,酷刑是屡试不爽的方法。上了酷刑架的人,只有极少数不开口。这是一个简单但可怕的工具,造成的痛苦无法形容。简单地说,酷刑架就是一张长桌子, 两头装有绞车。把受刑的人平放在桌子上面,手脚绑在绞车上。转动绞车,拉伸身体,转一次拉长一点。先是筋腱撕裂,接着是关节;如果还是不说,大臂从骨臼中扯出,小腿自膝盖处分离。说酷刑架是间谍最坏的命运,绝不为过。

【工具】查询飞机、轮船、货车、火车、公交车实时位置

大家出行基本都要依靠飞机、火车、轮船、客车等公共交通工具,以前乘客是没法查询这些公共交通工具的实时位置的。随着全球信息化的发展,实时查询相关交通工具的位置也得以实现,极大的方便了大家的出行。 在情报分析中,情报分析师也常常需要了解相关交通工

让沃尔辛厄姆吃惊的是,他抓到的耶稣会特工,即使身陷绝境,哪怕是面临折磨致死的威胁,也不肯透露其他特工的名字或其他信息。有一个木匠,沃尔辛厄姆知道他建了好多个“牧师洞”,被酷刑折磨了一连好几天。但是,当问到他的“牧师洞”的位置何在时,虽然他的身体被酷刑架撕裂,他却一个字都没说,导致最后丧命。

不过,后来还是有几个人经不住折磨招供了,从他们那里,沃尔辛厄姆次又一次听到一个危险的名字:埃德蒙.坎皮恩( Edmund Campion)。他就是领导反对伊丽莎白的地下战争的人。

坎皮恩是英格兰天主教徒,这位出色的学者在伊丽莎白登基时逃离自己的祖国,前往法国加入了耶稣会。他很快就因为狂热而知名,声称要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神圣的事业,就是把邪恶的异端分子赶下英格兰的王座。从耶穌会间谍培训学校毕业后,他潜人英格兰,掩护身份是一位名叫“埃德蒙兹”的珠宝商人。他带领小队追随者,同全英国最有影响力的天主教徒们建立起联系,主持弥撒和其他教会仪式,号召人们加人他的事业。由于沃尔辛厄姆的内部安全网的持续打压,这一事业逐渐开始衰败。

坎皮恩富有人格魅力,激情洋溢,极富辩才。他告诉天主教徒们,他们现在应当全心全意投身于他称为“神圣的反改革”之中。如果有人不明白这究竟是什么意思,他就说,只要伊丽莎白女王的头天还没有摆在砧板上,天主教徒就一天不能停歇。 他坚决主张,与新教徒没有妥协可言。从现在起要一直斗争,死而后已,绝无余地。他猛烈抨击那些为掩盖自己的信仰而进出新教教堂的英格兰天主教徒。他认为天主教徒做这样的事情,即便是出于自我保护,也是不可接受的。

坎皮恩一直明白,他正受到通缉。他每天都要换地方留宿,总是游走于那些他信得过、年代久、有恒产的天主教徒家族之间。但是,沃尔辛厄姆的特工里面有两位特别执着的人物,乔治.爱略特(Gcorge Eliot) 和大卫.杰金斯(David Jenkins)。一天晚上, 他们在一个酒馆里,听到了一个喝醉了的天主教徒无意中说的一句话。他们发现有一个“从欧洲大陆来的非常重要的人物”,住在伦敦西面的莱福德的一幢房子里。他们想,这个人只可能是坎皮恩。

他们冲进房子后,在寻找“牧师洞”方面已经驾轻就熟的爱略特发现,在一 处楼梯下面有一点银色的光,十分可疑。他用铁撬棍把一面墙撬开, 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空间,坎皮恩另外两个耶稣会特工就蹲在里面。

沃尔辛厄姆打算对坎皮恩进行一次作秀审判,以后者认罪达到高潮。且坎皮恩认罪, 就可以暴露出反英格兰阴谋的虚伪。沃尔辛厄姆还相信,这样一份认罪书,可以粉碎英格兰天主教徒的士气,一劳永逸地结束这一内部威胁,迫使法国和西班牙重新思考破坏伊丽莎白的统治的所有想法。不过,人们很快就清楚了,坎皮恩不可能认罪。他被带到伦敦塔,受尽了沃尔辛厄姆的拷打者们设想出来的种种酷刑。但是,最残暴的欧打,加上几次酷刑架,都不能使他屈服。

最后,沃尔辛厄姆放弃了,坎皮恩和另外三个耶稣会土出庭受审。这基本上是一场被随意操纵的审判,一长串证人声称,他们看到过被告犯下种种可以想得出来的罪行。结果,审判反而成了对坎皮恩的坚强意志的礼赞,他受尽折磨,但绝不屈服。

当法庭要先他举起右手宣誓, 然后再向法庭发言的时候,只能由另一 名共同被告把坎皮恩的手举起来,因为他的右手已经被扯脱白了。坎皮恩忍受的痛苦可想而知,但他做了精彩、顽强的辩护,从法律和教义两方面提出论据,旁征博引,头头是道,令法官倾倒,使公诉人无法望其项背。他肯定知道,这切都是徒劳不出所料,他被判犯有叛国事,分尸处死。当局以为, 用这样的酷刑,就可以阻吓其他人犯下同样的罪行。

1581年12月1日,坎皮恩连同另外三个与他起进 人英格兰的耶稣会士,以这种最可怕的方式被处死。先让他受刑刑, 在快被勒死的时候被放下来;再开膛破肚,就在他的眼前,把他的内脏扯出来;最后,内脏被扔进一只装有开水的大桶里,驱体则被砍成碎块喂给野狗。他至死都没有悔罪。许多人求他以认罪换取性命,他都拒绝了。

聚集起来观看行刑的几百人中,有一位名叫亨利.沃波尔(Henry Walpole )的英格兰天主教徒。坎皮恩的内脏扔进水桶时溅出一滴鲜血, 落到了沃波尔的轴子上。沃波尔后来说,在那一刹那间, 那滴鲜血令他确信,上帝给了他一个信号,要他继续完成坎皮恩的使命。他离开英格兰去了西班牙,加入了耶稣会,后来和一位耶稣会同伴回到祖国,为的是重新发起反对伊丽莎白的政变。

但是,沃尔辛厄姆的间谍们一直盯着他。他几乎”上岸就被捕了。他经历了酷刑架的残酷折磨,但拒绝认罪。沃波尔被判犯有叛国罪,他那已被折磨得残废了的身体,被拖到了处决的地方。在那里,他的耶稣会同伴刚刚被处死。人们把把碎尸拿给他看,并告诉他,只要他公开放弃天主教信仰,加入英格兰教会,就可以饶他不死。沃尔辛厄姆希望,这样公开放弃信仰的行为,将有助于打击天主教事业的声誉。沃波尔拒绝了,当即被分尸。

到1585年的时候,耶稣会的隐蔽战争基本上被打败了。几十名天主教渗透者被抓获、处死,他们在英格兰的支持者或被逮捕,或被泊洮亡。消除这一威胁后,沃尔辛厄姆现在转向了苏格兰玛丽女王的问题,在他看来,这个问题对王位是一个更大的威胁。

在过去10年里,沃尔辛厄姆悄悄在玛丽和她的小圈子周围织了一张谍报网。最受关注的是她的通信。沃尔辛厄姆知道,虽然玛丽实际上已经被软禁在斯塔福德郡的查特里豪( Chartley Hall)但她一直和法国人、西班牙人保持联系。她希望两国的军队有朝日能够入侵英格兰,将她扶上王位。

要是沃尔辛厄姆能够接触到三者之间的通信渠道(他认为他们使用的是密码信),他的密码破译员就可以让他深人了解玛丽及其在欧洲大陆的支持者的计划。他还想搜集到确凿的证据,说服伊丽莎白下令以叛国罪逮捕玛丽,那样就几乎肯定可以处死玛丽。他知道,伊丽莎白很不情愿走出这一步 。

1585年底,沃尔辛厄姆实现了大的突破。他在法国的间谍向他汇报,有一个名叫吉尔伯特.吉福德( Gllbert Gifford)的英格兰天主教流亡者,已被法国情报机构招募,成为玛丽和她的法国支持者之间的信使。沃尔辛厄姆还得知,吉福德准备渗透到英格兰,建立正式的信使体系,将玛丽的信件送到欧洲大陆。

对此人的性格,沃尔辛厄姆也有深入的了解。其他流亡者认为,吉福德是个软骨头,对自己有可能破抓怕得要死。吉福德在拉伊港口(Rye)一登陆,沃尔辛厄姆的特工们就抓住了他。他被带到伦敦塔,那里的一个狱卒把对所有囚徒的警告, 给他也讲了一遍:“要害怕!要真正害怕!”

吉福德被扔进间地牢, 再没有人骚扰他。他在里面一连熬了好几天,当然很奇怪为什么没有人来审问他,好像他已经被遗忘了。然而,他没有被遗忘,沃尔辛厄姆是在玩一场心理游戏。 吉福德坐在地牢里,总能听到伦敦塔里别的什么地方有人在受拷打,不时传来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他自然想得到,自己在某 个时候也要面对同样的命运。他很快就被吓破了胆,于是沃尔辛厄姆走了下一步。

令吉福德惊讶的是,沃尔辛厄姆竟然亲自来到了他的牢房同他谈话,随便闲聊宗教话题。不多一会儿, 吉福德又听到,从某个不远的地方传来了让人血液都要凝固的惨叫,显然是有人在受到酷刑(沃尔辛厄姆为这一场合特意安排的表演)。吉福德的神经要害已经被击中,沃尔辛厄姆的最后一步棋准备到位了。

他用父亲的语气告诉吉福德,对于他这样的年轻人“少不更事的糊涂行为”。仁慈的人可以不把它当成叛国,当然,条件是他得愿意为女王服务,做些有益的事情来赎罪。沃尔辛厄姆把他的对手了解得很透彻。他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就成功说服吉福德成为他的线人。他赦免了吉福德的叛国罪,郑重承诺对与后者的合作一事永远保密:作为交换,吉福德同意把自己从欧洲大陆带给玛丽的每一封信、 都交给沃尔辛厄姆看。

吉福德被放出伦教塔,通信渠道建立起来了。他提供的密码信,对沃尔辛厄姆的破译员而言,难度不大。很快,玛丽和欧洲大陆之间的每一封信,沃尔辛厄姆都读到了。信件交由沃尔辛厄姆的破译队伍抄录后,原件继续原有流程。

译出的第一批信件中, 就包含了令人震惊的信息。德比郡有位名叫安东尼 .巴宾顿 (Anthony Babington)的天主教徒,写信告诉玛丽,他已经招募了一个名叫约翰.巴拉德(John Balard)的耶稣会特工去暗杀伊丽莎白,得手之后,法国和西班牙的军队就会人侵,扶助玛丽接替伊丽莎白。另封由巴宾顿写给玛丽的信上说,他又招募了6个同伙,帮助他实施暗杀。他请求得到玛丽的许可。

玛丽表示许可,以为这样的罪证不会被窥视。信是用巴宾顿自己设迎计的密码写成的,藏在啤酒桶的塞子里面,从玛丽的住处送进送出。当地的一位酿酒商定期递送酒桶;玛丽的仆人从掏空的塞子里面取出来雨,放进回信。有谁能料到,吉福德把这一套不同寻常的收发安排, 透露给了沃尔辛厄姆;而后者的破译员又发现,巴宾顿的密码很容易破译。更有甚者,在一封由玛丽写给巴宾顿的信的末尾,破译员们还塞进了一点自己的私货。他们要求巴宾顿列出同谋的姓名,他果真照办了。

当沃尔辛厄姆的特工们来到巴宾顿的家,宣布以叛国罪逮捕他时,他自然是万分惊讶。被带到伦敦塔后,他竭力否认自己是叛徒。这时沃尔辛厄姆来了,一言不发,只把截获的信件拿给他看。巴宾顿无话可说,知道自己没有希望了。1586年9月20日,他和6名同谋被矮轮车拉到行刑点分尸。

摧毁所谓的“巴宾顿阴谋”,还不是这次行动的结束。沃尔辛厄姆心目中还有一个更大的目标,就是玛丽本人。新的证据中包括了暗杀计划,他认为肯定这样能说服伊丽莎白,最终同意逮捕并以叛国罪审判玛丽。没想到伊丽莎白还是不答应这个想法,沃尔辛厄姆对此很是不快。沃尔辛厄姆与他的君主之间的关系开始紧张起来,他不断去缠她,坚持说只要玛丽不死,英格兰就会一直面临严重危险,欧洲大陆的军队会人侵,支持玛丽对王位的主张。对于玛丽的叛国罪行,您还能要求什么更多的证据呢?

然而,伊丽莎白还是不肯,说是她与自己表妹之间的事情,可以采用某种方式处理,不必逮捕审判她(更无须处死她)。但在国会两院和她的顾问的长年压力之下,她最终同意签署一份命令。 玛丽被逮捕并出庭受审。由于沃尔辛厄姆截获的信件被呈交法庭,她完全没有辩护的希望。

接着她被判处死刑,于1587年2月8日被砍头。当时有300名见证者在场,这些人都被吓坏了。他们看到,刽子手第一下砍偏了,斧头砍进了头颅的侧面;第二下也没能把脖子砍断;最后,直到第三下,才把脑袋砍下来。按照惯例,刽子手会把砍下的脑袋举起来,拿给围观的人看。霎时间,见证者个个都目瞪口呆,因为玛丽的嘴唇一直念了 15 分钟的祷告词。沃尔辛厄姆下令,剥掉尸体上的全部衣服,焚化后的骨灰用铅封住,不留一丝痕迹。

就这样,来自苏格兰玛丽女王的威胁结束了。但是,沃尔辛厄姆很清楚,来自欧洲大陆天主教国家的威胁依然存在。他估计,到了一定时间,这些国家就会采取某种公开的行动,来粉碎这个王国。在他们看来,这个王国不过是一个残存的异端国家。沃尔辛厄姆相信,他那巨大的间谍网能够给他公告。从后来的发展看,他的间谍们确实提供了公告,只是没有哪个间谍能猜测到, 这一次竟然是英格兰遇到的最严重的威胁。沃尔辛厄姆在击败这威胁中所起的作用, 将使他能够跻身英格兰最伟大英雄的万神殿,将他造就成一位不朽的间谍。

事情始于1587年的一份报告。 报告来自沃尔辛厄姆最出色的一名特工,其内容令他难以置信。西班牙的菲利普二世、欧洲大陆最为狂热的天主教统治者,已经决意采用一个大胆的计划,一举推毁伊丽莎白。他要组建一支强大的海军舰队,载着庞大的入侵军队,驶向英格兰海岸。舰上的勇士们将摧毁小小的英格兰舰队:舰载大军登陆后,可以迅速制服微不足道的英格兰陆军。

沃尔辛厄姆命令他的明星特工核实这一消息。 安东尼,斯坦登( Anthony Standen)说,情报确信无疑。这个英格兰人是托斯卡纳公爵(西班牙的紧密盟友)家族的一员。多年来,他一直非常注意自己的言行,确保给他人这样一个印象:他是一个生活在国外的英格兰人,不太喜欢伊丽莎白女王。

他深得托斯卡纳人的信任,公爵府里关于菲利普二世宫中大小事情的闲谈,都不会避开他。这些人际关系给他提供了关于菲利普二世舰队的消息。但斯坦登是一个优秀的间谍,不会只采信宫廷的闲谈。他在法国和西班牙海岸一带,特别是在造船厂周围,招募了数十个特工。他们报告说,看到正在忙忙碌碌建造巨大的西班牙战舰,工人忙得近乎疯狂。斯坦登知道,宫廷闲谈是真的。

在此期间,沃尔辛厄姆派出他的另一位明星特工理查德,吉本(Richad Gbben),让他直入虎穴。多年来, 吉本一直伪装成一个痛恨英格兰的苏格兰商人,主要在法国地区搜集情报。现在,沃尔辛厄姆命令他去投靠西班牙情报机构。不出沃尔辛厄姆所料,西班牙人无法将间谍渗透到英格兰,所以对于能够提供英格兰关键情报的任何眼线,他们都求之若渴。

在西班牙人眼里,吉本就是完美的眼线, 掌握了大量他们迫切需要知道的东西。让西班牙人高兴的是,吉本提供的情报显得很详细,例如情报提到人民痛恨伊丽莎白,西班牙入侵无疑将引发一场反抗她的人民起义。还有,英格兰舰队实力弱小,指挥昏庸。

接下来的情况人们都知道了。1588 年夏天,由130多艘战舰、5万多战土组成强大的西班牙舰队驶向英格兰。但是,英格兰舰队的舰长们早就获悉了西班牙舰队的准确计划和位置,将他们打得四分五裂。剩余的舰船在逃回西班牙途中,又遭遇了恶劣天气。这是一场巨大的军事灾难,西班牙从此一蹶不振,再也无法真正威胁到英格兰。

摧毁西班牙舰队是沃尔辛厄姆的最后一次胜利。 疲惫不堪的他随后退休,于1590年4月6日告别人世,时年58岁。他死时债台高筑,因为他经常用自己的财产付报酬给他的间谍们。西班牙的菲利普二世从他的一名外交官的信中,得知了沃尔辛厄姆的死讯,信中还说,英格兰对于这位伟人的去世深感悲伤。菲利普在信纸上的空白处潦草地写下:“于彼信然,于我则洵为喜讯。”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丁爸 情报分析师的工具箱

【美国】关于情报收集的观点

简介: 情报需要从各种方面收集 ,包括:间谍,窃听,技术来源和公开可用的材料。传统上将各种手段描述为“情报学科”,或简称为“INT”。然而,术语“INT”也适用于一些专门的分析学科,导致一些混淆:是一个概念具有“ INT“后缀集合INT,还是分析方法?您

人已赞赏
安全工具

【图片挖掘】落你妹之---白蛇传cos小姐姐是在哪里你想知道吗?

2019-10-15 15:16:33

安全工具

【图片挖掘】落你妹之-----酒店、妹子与天气,emm…或许是那啥的捷径?

2019-10-15 15:17:0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