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历史故事之中国的技术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荐书】《秘密线人:最有价值的执法工具》

《秘密线人:最有价值的执法工具》由约翰·马丁格著。从古至今,线人对执法部门始终起着非常关键的作用。在信息化社会的今天,人们将比以往接触到更多的信息,而线人衰微的可能性看起来也会越来越小。我们的文明正面临着越来越严重的威胁。毒品犯罪、跨国犯罪

十三世纪,一个强国犹如一道露雳,在世界历史舞台上骤然出现。开始的时候,它不过是中北亚一个不起眼的小王国;一位叫作成吉思汗的伟大领袖、把这些蒙古游牧部落团结成了庞大的帝国。正是成吉思汗,将这些部落锻造成了专事征服的可怕的军事机器。

所有的蒙古男性到了14岁就必须参军;通过从不间断的操练,军队被打磨成为强大的工具。蒙古军队的60%是骑兵,装备着射程可达350码(约315米)

的强力复合弓。蒙古大军具有前所未见的机动性,10天时间的行军里程可以达到1500英里(2400公里)。

成吉思汗坚持,若没有完全掌握敌情,他的军队就决不能贸然行动;这一做法增强了蒙古的军事力量。他建立了双层报体系:一层是训练有素的侦察单位,负责侦察敌情和行军路线;另一层则由总部负责情报的幕僚组成,他们专门负责从一切可能的来源搜集情报。

成吉思汗的情报专家有大量资金,可以购买所需的一切,所以他们从各种游人商贩和朝圣者那里,都能弄到消息。他们再将这些消息整理归纳,形成详细的报告、向战地指挥提供其需要知道的一切。例如、如果蒙古大军要通过一座桥、他们一定会有一份关于桥的宽度、最大承重以及敌人是否会防守等情况的报告。

蒙古大军浩浩荡荡、一路向西,所过之处一切都被摧毁。在征战中,他们利用机动性强的优势、神出鬼没、击败了所有胆敢挑战他们的军队。1241年、他们终于叩响了欧洲的大门。蒙古人来到现今波兰和牙利的东部,击败了前去迎敌的军队,使整个欧洲大陆陷入一阵巨大的恐慌之中。在很大程度上、这一恐慌是由彻底的无知造成的。

由于欧洲人普遍忽视情报,所以他们无法预知到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即将横扫欧洲。他们只知道外面某处有一大帮蒙古人,而且这些人显然是不可战胜的。

然而,就在欧洲面临灭顶之灾的时候,奇迹发生了。成吉思汗的儿子、继位为汗的窝台汗此时突然去世,蒙古的高级将领们为了争抢汗位,纷纷率军奔回蒙古。瞬间,教堂钟声响彻欧洲,到处都在庆祝这一戏剧性的事件。神学家们都说,只有神助才能够解释这件事情。

那些更勤于思索的欧洲人,则开始更深入地观察事件的经过。一经分析,他们很快确信,欧洲要生存下去,就再也不能对世界其他地区无所知了。他们的结论是,在太长的时间里,欧洲各国应对外来威胁的方法,就是用城墙将自己围起来,以为建造起众多的堡全,就能使自己高枕无忧。欧洲指望那些巨大堡垒的厚墙能够挡住威胁,实际上是被动坐等下一个威胁出现。

可是,万一欧洲要面对的威胁比蒙古人还厉害呢?万一他们有欧洲人根本不了解的新式武器呢?蒙古人差点带来的灾难发人深省。除非欧洲人投入时间和精力去了解外面的世界,否则永远有可能会出现某种未知的威胁,将全无准备的欧洲推毁。这种新的想法在天主教会稳稳地扎下了根,不过更多的是出于宗教原因,而非情报方面的原因。

蒙古人的入侵让梵蒂冈意识到,在遥远的东方某地一定有伟大的文明,那是发展新教友的沃土。于是传教士们开始东行,不管那里住的是什么样的人,总之要把他们带进天主教的大门。

第一批传教士发回的报告就让人膛目结舌:里面提到的印刷、石棉防火和丝绸,都是些奇妙无比的东西。这些报告,还有样品,在罗马教廷和王公贵族那里引起了一阵骚动。

很快就有人认识到,传教土还可以完成另一项使命,就是搜集现在所谓的“技术情报”,这类信息对欧洲刚刚萌发的经济具有巨大的价值。他们第一个目标是丝绸,这种神奇织物由传教士送回欧洲。虽然中国对生丝的生产过程严格保密,传教士却还是发现,丝是由蚕生产的。

【资讯】谷歌的AI助理打电话预约餐饮和理发服务,和真人无异!带来商机也带来隐忧!

2018年5月8日,谷歌在一场会议上演示了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谷歌AI助理打电话预约理发和预约订餐。 会议上的人们非常震惊,但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接到电话的人似乎并没有想到他们正和AI交谈。这对Google来说是一项巨大的技术成就,但它也带来了一系列道德和社会

中国当局愚蠢地同意安排传教士参观生丝的生产设施,后者很仔细地观看了这一工艺的运作过程。他们悄悄偷了一些蚕蛹,藏匿在他们手里掏空了的拐杖里面。

另一行动是窃取了同样机密的中国瓷器生产工艺。一名传教士装得好像什么都不懂,提出想参观一间瓷器厂。在那里,他向主人问了一大堆幼稚的问题,还趁主人不注意的时候,往口袋里装了些陶土的样本,而这种陶土正是瓷器生产工艺的真正秘密。

传教士最大的谍报成就与另一项技术有关。乍看起来,这项技术就像是一件玩具。那是一些彩色纸管,点燃后会爆炸并发出很大的响声传教士们对此很好奇。这些后来被欧洲人称为“爆竹”的纸管,首次在中国出现的时间是1110年。

爆竹是中国炼金术士的发明,为的是在庆祝新皇帝登基的时候,制造喜庆的场面让皇帝高兴,令百姓敬畏。一些纸管在棉制短引线点燃时“砰砰”爆炸,另外一些在引爆时会冒出五颜六色的烟。在中国所有的节日里,尤其是在每年的大年初一,爆竹都是重头戏。

传教土们不知道纸管里面究竟是装了什么才引发爆炸的,但他们觉得,欧洲应当知道这件事情。样本被运到欧洲,其中一件最终到达了英国修土罗吉尔・培根( Roger Bacon)的书斋里。此人多才多艺,包括撞长炼金术。

培根拆开纸管,从中取出了一种黑色粉末,发现粉末是硝石和其他一些化学品的混合物。培根是中世纪早期欧洲最伟大、最有远见的思想家之一,他明白自己眼前的东西所具有的潜力,远远超过了种声响玩具。他预言,将来某个时候,这种黑色粉末会脱胎换骨,成为一种可怕的武器,能使世界上所见过的任何武器相形见绌。

事实证明他是正确的。仅仅几十年后,欧洲人就学会了如何把中国的配方发展成一种威力大得多的东西一一火药。正是单凭这一发现,就给欧洲提供了使之称霸全球的巨大技术优势。

中国人之所以给予西方传教士极大的自由,是因为他们对“圣贤极其尊。外国人的这种自由是一种例外情况,因为这个帝国既排外,又对内严加控制,其制度是后来极权国家的安全机制的起源。

这种制度有一大特色,就是有了历史上最早的护照制度。一人如果想从某一行省前往另一行省,就需要有两封信:一封由行省长官签发,批准持信人旅行;另一封则证明持信人有足够的盘缠在该省生活。全国的道路上都有政府的检查站,所有旅行者都要在检查站说明目的地何在,出示所持文件。检查站里的特工会把他们了解到的所有事情都记录下来,从而形成了一个囊括中国男女老少庞大的数据库。

外国人被认为其心必异,所受的控制也更加严格。所有进入中华帝国的外国人,都必须向政府的一个安全部门报到;那里有画家会画下访客的肖像。此后,如果有某个外国人企图不经政府登记就擅自离境,相关人员就会把他的肖像副本分发到国境线上的检查站以方便缉拿。

外国人在中国期间,随时随地都可能受到政府间谍的监视。在港口,政府特工会登上每一艘船,检査并登记货物,记录所有船员的名字。任何未经这种安全检查的船只,不得进入中国水域。

所以,早期前往中国的传教士不仅在获得情报方面如此成功,而且还能把各种各样的技术资料送回欧洲,这实在是一个奇迹。事实证明,这些技术资料对欧洲经济有巨大的价值,极大地促进了瓷器业和纺织业的繁荣;而这两个产业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技术间谍活动的作为。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丁爸 情报分析师的工具箱

首家免费!三六零天御为开发者打造SDK加固服务

人已赞赏
安全工具

【资源】国际犯罪分析师协会(IACA)之概述

2019-10-15 15:13:53

安全工具

【荐书】《秘密线人:最有价值的执法工具》

2019-10-15 15:14:2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